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自在神医逍遥客杨业 第六百二十七章道士张富贵

时间:2019-04-03作者:杨业沈梦瑶

    凭着记忆中的路线,花了一个多小时后,杨业驾车来到了这座隐秘的山庄门口,下车之后竟然发现门口空无一人,他记得上次和吴杰一起过来的时候门口还有两个美女迎宾。..

    没有多想,杨业点燃一支烟之后,双手抄在口袋里然后朝里面走了进去。

    走进大堂,却看到正中间的主位上坐着一个衣衫褴褛的中年男人,肩膀上斜跨了一个发黄的老旧布袋,看上去不过三十多岁,且是满脸胡渣。他浓眉大眼长着一副凶恶之相。他一只脚抬起踩在靠背椅上,右手上正抓着一只硕大的烤鸡腿吃的正香,手上和嘴上到处都是明晃晃的油光。

    “你就是杨业?”中年男人抬头撇了一眼,直呼杨业的名字问了一声,然后将吃得只剩一根骨头的鸡骨随手扔到地上,用衣袖摸过到处是油的嘴巴,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红塔山香烟。

    杨业很惊讶此人看上去像一个乞丐,自己从来没见过,他怎么能直呼出自己的名字呢?

    “敢问阁下是?”杨业打了个拱手,以五爷的身份,一个路边的乞丐是不可能可以坐到这主位上来的。

    中年男人将右脚放下来穿进黑色布鞋里,站了起来,然后瞄着杨业看了几秒,皱起了眉头说道:“俺不是乞丐,俺叫张富贵,我已经在这儿等你一早上了,方才饿的不行便叫厨房去弄了一只鸡腿,好在你来了。..”

    杨业愣了一下,难不成这家伙知道自己心里在想什么?他也皱起了眉头:“你等我做什么?”

    “你跟我来,五爷在上面。”张富贵说着挥挥手,然后将斜跨在腰间的布包放在胸前,直接转身朝旁边的楼梯走去。

    杨业不知道这人要干什么,但还是跟着走了上去。

    这阁楼仅有三层,但每一个阶梯都比较高,按照这个高度的话,三层楼可以比的上一般的四楼那么高了。

    刚一踏上三楼的走廊,就看到左右两边站着两个身穿青色长褂的中年男子,两人双手背在身后,一双眼睛跟那雷达似得盯着杨业走上来。

    从这两个长褂男子中间走过的时候,杨业感觉到两人身上有一股比较强的元气波动,难道这两人也是武修者?

    张富贵走在前面,往走廊东头走了十多米然后停了下来,推开右侧一扇红木雕漆的木门,走了进去。跟在后面的杨业也走了进去,他刚一进门,就感觉右侧传来一道杀气。

    “杨业……”伴着一声怒喝,一记掌刀直接朝自己的面颊斜切而来。

    杨业一惊,稳住下盘,上半身往后一仰,左手朝那掌刀对打过去,因为仓促,杨业这一掌并没有使出全力,却依旧逼退了袭击他的那人。

    看到一侧身穿青色长袍的老者正满脸怒容看着自己,杨业半眯着眼说道:“是你?看样子,上次的事情你还没有长记性啊!”

    “杨业,你给老子拿命来!”青袍老者再次怒喝一声,从身后摸出一把长剑,右手挽出一朵剑花,准备再次进攻。

    这时张富贵挥起右手

    拦在了青袍老者面前:“葛叔,让这小子先看看五爷的情况再说吧!”

    杨业这才知道这青衣长袍的老者名为葛叔。

    “好,那就让他看看,若是五爷醒不了,就叫这小子全家给五爷陪葬!”葛叔眼睛里冒出极为阴冷的寒意说道。

    张富贵一手指着前面的一张宽大的复古木床说道:“上次你来的时候俺出门了,听说是你叫五爷入睡的,第一晚的时候五爷都撑过去了,结果第二晚的时候五爷就再也没醒来。若不是我赶回的及时,封住了他的三魂七魄,现在恐怕早就魂散阳间了。因是你种下的,这果还得你来尝。”

    “嗯?你是……”杨业皱起了眉头,看向了这邋里邋遢的张富贵。

    “没错,我就是个道士。”张富贵在他之前打断了后面的话。

    杨业点点头,立即朝复古大床便走去,走进一看,看到五爷身上盖着一层绣着牡丹花的红棉被,而五爷的额头上却贴着一张黄符纸。杨业首先拿住五爷的手腕给他把脉,过了大概一分钟,杨业松开了五爷的手,转身看向张富贵苦笑道:“这可不能怪我,是五爷自己没有挺过来。不过富贵兄倒是做了一件正确的事儿!”

    “杨业,你这个混蛋居然敢过河拆桥,若不是你叫五爷入睡,他会变成今天这样吗?”葛叔目絘欲裂,五官都变得有些狰狞起来。

    闻言,杨业冷哼一声,站起来说道:“姓葛的,我警告你给我说话注意点。五爷这是患了病,不是中邪。他不入睡无法唤醒记忆深处的噩梦,我无法对他医治。哪怕他不听我的,依旧不再入睡,我说过,少则一个月,多则两个月,他必死!”

    听到杨业的话,张富贵深深的看了杨业一眼,问道:“那你现在能不能唤醒五爷?”

    “能,但就你们这个态度,还口出狂言让我全家陪葬,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姓葛的有多大本事!”杨业冷眼朝葛叔看了过去。

    葛叔正准备说话,张富贵皱眉冷声道:“杨业,我说过这事儿的因是源自于你,果自然由你来负责,你现在说这话用意何在?”

    “用意何在?现在是你们有求于人,对吧?我今天就算看着五爷死了,你们又能如何?杀了我?”杨业语气里透出一丝不屑冷笑起来。

    张富贵咬咬牙,伸手从布包里摸出一张黄符纸,冷声道:“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说着他右手虚空掐出一道手决,嘴里念念有词,然后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大喝道:“落电符,给我去!”

    他手中的黄符纸突然消失不见,杨业似乎听到耳边有滚滚雷声传力,房间的四角突然闪现出几道蓝色电光,还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看上去让人毛骨悚然。

    见状,杨业立即抬起右手,以最快的速度在胸前画出一个太极图,喝道:“阴阳五行,赤木茹灵,赤木符来!”

    胸前闪过一道青色淡光,尔后将杨业整个人都笼罩在了里面,当房间四角的蓝电激射到杨业身边时,那些蓝色电光就像无缘无故消失了一般,而杨业却是完好无损。

    看到这个景象,张富贵露出惊讶的表情:“你,你也是道士?”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