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司礼监 第九百四十七章 不给钱,吾宁死!

时间:2019-03-31作者:傲骨铁心

    好诗,好诗!

    错愕之后,众家勋臣一致公认小魏公公这首诗,确是震骇人心之作,不枉府案首之名啊。∫菠∠萝∠小∫说

    这个评价无论从哪方面来看,都是公允的,不带一丝昧良心的。

    毕竟,魏公公的实力摆在那。

    实力,不允许勋臣们说假话。

    实力,也不允许魏公公过于低调,隐藏自己的惊世才华。

    如果不是冻化了,谁知这里有条缝!

    上下几千年,谁能作出这等绝世好诗呢!

    在众人的叫好声中,魏公公放下笔,摸出自己的印鉴哈了口气按了上去,之后又满意的在自己的佳作上吹了口气。

    这是一口仙气,也是一口贤者之气。

    有此气加成,这幅墨宝将来不卖他个千八百万的,都对不住拍卖行啊。

    丰城贵人很高兴的将公公佳作独占下来,准备装裱挂起来,以便以后每天能好生观摩。

    为此,还和定远侯爷、成山伯爷他们闹的很不愉快。

    主意是王伯爷提出来的,结果他却两手空空,这显然是挫伤了王伯爷对魏公公的赤诚之心。

    但总体气氛无疑是热闹的,充满了真情的,些许的小矛盾并不妨碍众家勋臣对魏公公的敬仰之心。

    欢声笑语中,公公脸色突然郑重,尔后向着众家勋臣深深一躬,吓得各家勋臣们纷纷谦让,都说当不得公公这一礼。

    魏公公则坚持如此,言语间倒不曾提及各家勋臣“捐输”了多少银子,也绝不提之前的种种不愉快,但众人不是傻子,哪个不知道魏太监此举为的是什么。

    他既坚持,那大家便坦然受了吧。

    也算是小小安慰。

    他们可是出了几十万两银子呢。

    “皇爷虽在京城,但于南都却是时刻关心着的……在皇爷心目中,无论是开国还是靖难功勋之后,都是咱大明朝的中流砥柱咧,这国事嘛,还要各位同心协力才是咧…唯有各位同心协力,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咱大明朝的国势才能蒸蒸日上…”魏公公语重心长。

    这话什么意思呢?

    众家勋臣脸上挂着笑,心里头则一个个嘀咕起来:有钱出钱,有力出力,难道这事还真是陛下的意思,这魏太监真个就是陛下派来敲打他们的?

    是了,我早就猜到了嘛!

    成山伯王道允隐隐很是兴奋,他就说嘛,没有皇帝的授意,这个小魏公公敢这么跟他们这帮勋贵大动干戈?敢叫嚷什么天诛奸小!

    有些事情,魏公公也不能点的太过,得要这帮家伙自己去琢磨。琢磨出什么了,都跟他没关系嘛。

    丰城贵人见是时候了,忙将一册子交给了魏公公。

    册子上是各家主动捐输的钱两数目,总计十三家,共六十三万两。

    其中,丰城侯出了十万两。

    另外灵壁侯的夫人在丰城贵人的多番劝说下,也主动掏出了六万两,诚意伯和东宁伯府则是一家各出了五万两。

    算起来,灵壁侯还差九万两,诚意伯差五万两,东宁伯则差了十万两。原因是东宁伯还有两个各值两万五的大侄子。

    这还差的银子,丰城贵人倒是跟魏公公解释过,魏公公同意了余下欠银应当由罪魁祸首魏国公来付。

    不管什么事,都要讲个主次嘛。

    主谋必须要为他的愚蠢的行为付出代价。

    定远侯能出六万两,叫魏公公很感意外。如果没记错的话,定远侯应该给付的“赎款”好像只有两万多两吧。现在却是超常发挥,多孝敬了三万多两,实是叫人刮目相看。

    这是一个好人,会有好报的。

    公公对定远侯印象立时提高了几个点,以后有好事得想着点人家。凡是友好分子,也都应当沾一沾公公的福气,所谓雷霆雨露,俱是大恩嘛。

    成山伯见魏公公对账目很满意,轻咳一声,想说什么,但颇是有些不好意思。

    魏公公察言观色,自是知道这位伯爷想说什么,便笑着合上账册,对众人道:“从前之事,便一笔勾消了,今后,诸位都是咱的朋友!…”

    言毕,顿了顿又笑着道:“诸位既是咱的朋友,那咱在此便请诸位有空到咱的特区去走走,看看…诸位放心好了,咱这人最是重朋友,只要是朋友,来了咱就好酒招待…但若是咱的敌人嘛,那咱接待他的就是铳子和炮弹喽。”

    众人听了这话,自是不敢流露不满,纷纷点头笑道将来有机会一定要去尝一尝魏公公的美酒。

    魏公公频频点头,继而挥手叫道:“来人啊。”

    宋四宝忙捧来一盒子,魏公公笑着打开盒子,众人朝盒中看去,却是十几枚铁铸的牌子。

    “这是良民…这是咱专为朋友准备的牌子,诸位都是咱家的朋友,以后但有什么事,只要拿这牌找咱家,除了造反咱帮不得,其它的事,咱义不容辞!”

    哪个敢造反?

    公公笑盈盈的看着众人,丰城侯爷第一个带头取了铁牌,余者见状自是不敢不拿。

    牌子到手之位,却发现牌上只有四个字——“荣誉会员。”

    会员是什么意思,众人都不知道,但荣誉二字却是懂的,知道不是什么坏事,所以不管用得上用不上,先收着再说吧。

    魏公公满意点头,这个荣誉会员便是他魏公公的老朋友。

    丰城侯这边则是忙说已备下酒宴,要为公公接风洗尘。

    公公却道酒先不喝了,他还有些杂事要办。

    众人听后,一个个却突然来了精神,个个满怀期待之心。

    公公的杂事自是要办一办那些到现在还不主动来交钱的不友好分子。

    加上先前主动到神策门交钱的那几钱,不友好分子仅剩五家。

    分别是魏国公徐弘基、安远侯柳祚昌、隆平侯张国焉、忻城伯赵世新、广宁伯刘嗣爵。

    原先还有个平江伯陈治安,但这位陈伯爷在公公率部入城之后已经幡然悔悟,出于治病救人的目的,公公已经原谅陈伯爷。

    众家勋贵们恭送魏公公出了丰城侯府后,就一个个和丰城侯告辞,可却没有一个回家,而是纷纷到魏国公家不远的酒楼占了位子,等着看好戏。

    只是,魏公公仍是没有到魏国公府上来,而是奔了广宁伯刘嗣爵家。

    和魏公公一起到广宁伯府的除了皇军将士外,还有那具棺材。

    不给钱,吾宁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