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大唐第一狠人 第233章 【建设家园,百姓人口】

时间:2019-04-30作者:山下出水

    时大唐贞观七年,腊月,寒风呼啸,漫天飞雪,大唐渤海国主李云,因感汉家苗裔沦落之苦,愤而提兵五万,猛攻辽东新丸。

    四锤出,城门裂,靺鞨大军潮水而入,一战而开疆拓土。

    城门轰塌之时,见一女奴正被折辱,怒而吼之,悲愤交加,乃提擂鼓瓮金锤杀入,长街染血一地肉泥。

    高句丽行淫之兵,就此死无全尸。

    国主得汉家老卒临死之求,仰天盟誓酬谢汉家军功,需两事,救苗裔,拆京观,又闻苗裔悲泣之苦,寒风瑟瑟衣衫撕裂,乃发怒,仰天咆哮曰:辽东狗贼,辱我汉苗不当人子尔。

    乃发疯,屠城。

    时有高句丽兵卒五万,尽皆死于国主屠城令下。

    消息传出,天下震惊,大唐长安连续三日大朝会,儒门重臣攻讦国主杀伐太凶,此非仁君之道,请皇帝贬国主为民。

    国主门下五徒,因此大闹朝堂,有新任卢国公程处默,新任夔国公刘仁实,当庭行凶打伤重臣,触犯大唐律法国策,帝勃然大怒,收国公位,贬为庶民发配辽东。

    程家刘家,举族迁徙,临走之日,何等凄凉?

    唯世人有所不知,帝曾登临皇宫之顶,目视东北叹曰:朕,送尔等团圆,程知节,救命之恩已偿还。

    半月之后,有鲁王李恪上表,曰,山东境内苦楚,百姓无有寻食,乃求出关逃荒,祈赐朝堂批复。

    帝准奏,却于当夜酩酊大醉,莫名悲伤,对皇后吐真言:为扶亲子,遣走侄子,自古皇家亲情何其淡漠也,白山黑水穷困潦倒,却让侄子挣扎求存,朕心甚伤,无颜面对三弟也。

    皇后执帝之手,幽幽劝曰:侄儿甚是懂事,喜欢白手起家,帝莫悲伤,臣妾愿去东北,予以亲情,温柔呵护,吾乃其伯母,可令子侄心安。

    帝迟疑不决,终采纳。

    十日后,五千玄甲铁骑出离长安,护送皇后凤撵巡视,先至范阳,又转幽燕,遂出关,直往东北。

    皇后怀中抱一女孩,时年方才两岁,粉雕玉琢,钟灵可爱,因生来体弱,取名为兕子。

    国主见而大喜,日日搂于怀中,无比宠爱,宛如亲妹,曾戏言调侃,谓之二大娘生妹劳苦功高,皇后略羞赧,啐国主满脸。

    ……

    大海波澜壮阔,一望水天相接,在辽东以东的海洋之中,有一群大岛组成的某个国度。

    此曰东瀛,名义上与中原一衣带水。

    当李云在东北准备建国的时候,这座岛国又要往中原派出遣唐使,此次派遣唐使,规模及其巨大,二十五艘巨大木船,承载足有上万人口,越海而渡,破浪而行。

    遣唐使团先由新罗登陆,报备之后途径辽东百济,最后转而进入高句丽国,却被动乱时局阻挡了行程。

    高句丽国主高元,正在大肆征兵,高句丽人举国踊跃参军,要在渤海国建立之时进行报复。

    同一时间,东北之北同样出现数艘大船,王通和虬髯客带着数万美洲土著,终于渡过了连接两块大陆的白令海峡。

    世间大事,每每凑巧而来,整个白山黑水,外加辽东三国,很快又要风起云涌,也许所有事要凑到一起了。

    ……

    “一二三,砸,一二三,砸!”

    冰天雪地之中,忽然响起重重的号子,明明寒风刺骨,然而好些人额头冒汗,甚至有壮硕的汉子赤精着上身,脊背上不断冒着腾腾的热气。

    这是一处巨大的工地,放眼一望密密麻麻全是人,有汉人,有靺鞨人,除了汉人和靺鞨人之外,工地上还有一群一群穿着囚衣的高句丽人。

    一根一根的原始古木被砍伐,然后从山中源源不断运到这里,不远处一座小山,正在冒着滚滚浓烟,许多牛车来回穿梭,拉着一车一车的红砖。

    “啊噢噢,建房子喽,砖头建造的房子,特别坚固特别挡风……”

    偌大工地之中,一群小屁孩在撒欢奔跑,这些孩子并非是在嬉闹,他们也在帮着大人干活,年龄稍大一点的,可以抱起两三块红砖飞奔,年龄稍小一些的,只能拿着一块慢慢运送,但是不管年龄大还是年龄小,孩子们干起活来显得特别兴奋。

    天上又在飘雪,鹅毛一般的大雪,工地上突然响起清脆的敲锅声,只听几个粗犷汉子大声喝喊道:“一队二队,三队四队,你们这四队先停停手里的活,收拾一下准备开饭,各自带好饭碗,中午照例还是吃肉汤。”

    这声音在热火朝天的工地上传播,很快传进一处正在建设的城墙旁边,于是一群小孩欢呼雀跃,大人们也伸手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

    四个大队很快聚集而来,每队竟然有一千多人。

    吃饭的地方架起几十口大锅,锅底烈火熊熊,大锅热气腾腾,一股浓郁肉香弥漫空气,许多小孩馋的直流哈喇子。

    虽然很馋,并不争抢,反而竟然有些排好长队,端着各式各样的大碗等候打饭。

    但见几十个厨子拎着大马勺,打饭的时候全都很是给力,每每看到人来,大马勺对着大锅一舀,咣当一声,一碗肉汤,如果发现打饭的是小孩,会在锅底专门舀出一块肉,手疾眼快送进小孩碗中,跟着眼睛狠狠一瞪,笑骂一句道:“把口水擦擦,吃完不够再来。”

    有时候会腾出粗糙大手,使劲揉搓小孩子的脑袋,口中发出哈哈大笑,问一句道:“今天搬了几块砖?对不对得起国主给你们吃肉?”

    小孩子们叽叽喳喳,端着大碗做个鬼脸,然后欢呼跑开,有些孩子会把自己碗里的肉块送去给母亲吃。

    “人心堪赞啊……”

    远处的工地边缘,有个老头发出一声感慨,随即看向身边的李云,语带担忧问道:“粮食够不够?老夫看你这手笔有点大。”

    这老头竟然是魏征。

    此前魏征因为黄河一事纷争,结果后来自请去挖掘干渠,这次因为长孙皇后巡视出关,魏老头跟着皇后的车架也来了东北。

    “粮食够不够?”

    魏老头看见李云不答,再次开口问了一句。

    李云负手站在工地边缘,闻言忽然苦笑一声,道:“自古至今,粮食哪里有够用的时候?”

    说着看向热火朝天的工地,略显无奈道:“说我手笔大,陛下才是真的手笔大,我实在没有想到,陛下竟然征发了三十万百姓过来,错非我提前一年筹备买粮,真要被陛下这一手打个措手不及。”

    这话听起来有些抱怨,然而话里话外全是欣喜,魏征笑眯眯撵着胡须,意味深长道:“有了人口,才好建国,纵观历朝历代,人口都是重中之重,只要国主能挺过这一遭,你的渤海国必然腾飞如龙。”

    李云嘿嘿两声,如今他手底下可不止三十万人口。

    光是生活在白山黑水之间的靺鞨人,粗粗一算就得四五百万,再加上山东河北不断迁徙百姓,还有收服归化的草原突厥,人口肯定越来越多,他的渤海国必然不缺百姓。

    唯一头疼的是,粮食越来越捉襟见肘,今年勉强还能支撑,但是明年肯定要变成大麻烦。

    虽然可以开荒种田,但是这个时代的粮食产量实在太低。

    李云特别奢望能有一种高产的粮食。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