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通灵实录 第三章 怨灵之祭拜

时间:2019-03-17作者:姚颖怡

    昨天晚上,何灵语上网百度了叶秋痕这个名字。#菠x萝x小#说

    网络上关于叶秋痕的消息有几十条,大多是同一件事。

    叶秋痕年轻时是某电视台小有名气的节目主持人,她的丈夫名叫陈月久,曾经是跻身福布斯名人榜的著名民营企业家。

    叶秋痕是陈月久的第二任妻子。

    他们的婚礼轰动一时,被称为财色兼备的金童玉女。

    可惜好景不长,四年前,陈月久死于非命。

    网络上并没有陈月久之死的详细情况,昨天何灵语问过菠菜,据菠菜所说,叶秋痕每年秋天都会来这里祭拜陈月久,陈月久的尸体一直没有找到,不能入土为安,他是在四年前的秋天在这里出事的,叶秋痕便把这片悬崖当成了丈夫的墓地。

    太阳已经升得很高了,清晨的阳光温暖明亮,洒在叶秋痕的黑色头巾上,像是染了一层淡淡的金粉。

    叶秋痕的脸上没有悲戚,她庄严肃穆,每一步每一个动作,都是端庄得体,无美无瑕,如同要出席一个重大的场合。

    这让何灵语感觉怪异,她去过墓地,也见过很多丧偶妇人,她们或刚刚失去心爱的丈夫,或是已丧偶多年,再或者早已另结新欢,面对前夫的墓地,她们有的潸然泪下,有的隐忍坚强,有的静默无语。

    而唯有叶秋痕,她的隆重,她的庄严,都让何灵语感觉,叶秋痕就像是一具完美的躯壳,不含感情的躯壳。

    何灵语屏住呼吸,看着叶秋痕一步步走到悬崖边,叶秋痕以一个优雅无比的动作蹲下,从篮子里取出香烛和纸钱,从何灵语藏身的大石后,恰好能看到叶秋痕的侧影,她的脸上依旧是肃穆的神情,目光却很平淡,她嘴里小声念叨着:“月久,你放心吧,我和孩子们都很好,小玖说她也想来看你,我担心她会影响学业,没有让她来。”

    这倒是像一个妻子对亡夫说的话了,何灵语的目光却停在叶秋痕右手的戒指上面,那个女鬼就是隐身在戒指中吧。

    何灵语拍拍手腕上的铃铛,就像是在安抚淘气的孩子。

    这两只小铃铛平时是没有声音的,即使摇晃也不会发出任何声响,但是只要它们叮咚做响的时候,附近必定有鬼。

    正在这时,何灵语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她警惕地四下张望,便看到就在她的斜对面,一块石头后面露出一角衣裳。

    那是一角铅灰色的衣裳,而那个引起她注意的东西,就是衣裳上的一颗金属纽扣。

    何灵语确信刚才那个地方是没有人的,她到这里的时候,恰好从那块石头旁边经过,如果这个人先她而来,她一定会发现。

    也就是说,这人是在叶秋痕后面来的,或者就是跟踪叶秋痕至此的。

    叶秋痕知道被人跟踪了吗?

    或者她做的这一切,根本就是做给这个跟踪者看的?

    何灵语暗自思忖着,这时叶秋痕已将最后一把纸钱洒向悬崖下面,她高声说道:“月久,你安息吧,明年我再来看你,我和孩子永远爱你!”

    何灵语狠狠掐了自己一把,才没有笑出声来,这个叶秋痕,不愧是做过电视节目主持人的,声情并茂字正腔圆,堪比一场个人秀。

    叶秋痕步态优雅地缓缓走下悬崖,恋恋不舍地再望一眼丈夫丧生之处,这才沿着来路走了。

    直到她的背影消失不见,一个男人才从大石后面走出来。

    他的身材瘦长,穿了一件长及膝盖的铅灰色风衣,同色的鸭舌帽。

    何灵语也只是看到他的背影,这个男人便脚尖一点,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从几块大石间闪过,就像一只狸猫,转瞬便消失不见。

    何灵语了然,难怪连她都没有发现这个人的踪迹,想不到在这里还能遇到高手。

    何灵语兴趣大增,她哼着歌儿,跑回了客栈。

    菠菜的手里拿着鸡毛掸子,正在以大侠的架式打扫卫生,看到她回来了,菠菜立刻就像是漏气的充气娃娃,鸡毛掸子扔在地上,四肢摊开坐到沙发上。

    “灵灵,我要累死了,你快来可怜可怜我吧。”

    客栈里有排班表,昨晚何灵语值夜班,今天上午她休息,这打扫卫生的活儿当然是菠菜的。

    可这货一身懒筋。

    “你必须回答我三个问题,否则我才不会帮你。”

    菠菜揉揉鼻子:“两个行不行?”

    “当然行了,我去睡觉,白白。”何灵语转身欲走。

    菠菜伸出胳膊,有气无力地拽住她的衣袖:“三个就三个,本大侠豁出去了。”

    何灵语翻了个漂亮的白眼,就是让你回答问题,又不是让你去杀人,你有什么可豁出去的?

    “第一个问题,你有没有见过一个穿铅......”

    何灵语的话音戛然而止,她看到一个穿着铅灰色风衣的男人正从楼梯上走下来。

    “这是谁?”她压低声音问道。

    “这也算一个问题吗?”菠菜反问。

    “算。”何灵语的目光却没有在那人的身上移开。

    这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五官清俊,脸色苍白,带着几分书卷气,鼻子上架着一幅金丝边的眼镜,还是那身铅灰色的风衣,只是鸭舌帽换成了礼帽,看上去像三十年代很能撩拨文学女青年的才子诗人。

    “这是徐先生。”菠菜回答。

    何灵语腹诽,果然像是姓徐的。

    徐先生已经走下楼梯,菠菜懒洋洋地向他打招呼:“徐先生,您出去啊?”

    徐先生看了一眼何灵语,微笑着点点头,算是打招呼,他对菠菜道:“我出去走走,中午不回来吃饭。”

    看到他走出客栈大门,何灵语又问:“他是什么时候住进来的?我怎么没有见过他?”

    菠菜道:“这是两个问题,我回答完了,你就要替我打扫卫生。”

    然后他生怕何灵语会反悔,飞快地回答:“徐先生是早晨住进来的,就在你回来前十五分钟,所以你没有见过他。”

    何灵语拍拍脑门,也就是说这人是从悬崖回来以后才住进来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