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门秘境 第二百七十九章 就叫剑灵吧
作者:方千金的小说      更新:2018-04-15
    随着阴煞化形之物越来越小,青铜短剑的吸力却越来越大,漆烟如墨的剑身微微膨胀了起来,好象把肚子吃得过饱而撑了起来一样。

    最后,随着一记不甘心的微弱龙吟声,阴煞化形之物的最后一缕元气被吸进了青铜短剑之中,令让色变的阴煞化形之物彻底从世界上消失了,交大博物馆的阴煞问题也算是彻底解决了。

    青铜短剑已经漆烟无光,烟得很朴实,剑身也胀得像一个吃得过饱的孩子似的,发出满足的嗡嗡声,与它心灵相通的主人,自然知道它的意思,剑灵把汲取了那么多的元神阴煞,急需消化。

    元神阴煞是由阴煞化形之物的元气所转化而来,比普通阴煞和煞气强得多,消化这么多元神阴煞需要许多灵力,但剑灵的灵力有限,根本消化不过来,它需要肖涛帮忙。

    “撑死你算了。”肖涛没好气的说了一句,就伸出一点,北斗七星阵随即消失。

    桌子上的六枚玉晶随着阵法的消失而破碎,玉晶只是一次性的秘阵辅助物品,用过之后,里面的气场就会消失成为废品。

    玉晶是珍贵的玉石,是一些法阵必备之物,价值至少在十万人民币之上,如果没有一定的财力,根本不敢随便使用,所以玄门中人都需要雄厚的财富,秘术虽然厉害,但花费也非常厉害,玉晶在所有秘术的花费当中,还是占小部分而已。

    肖涛将青铜短剑放在桌面上,与七赤铜钱并排,随后又掏出四枚玉晶,分别摆在桌子的四个角落,然后伸手在七赤铜钱上一点,低喝一声:“人海之气,起!”

    七赤铜钱顿时闪烁淡淡的光芒,人海之力流泻而出,放在四个角落的玉晶立刻引起了自身的气场,与人海之气交汇,人海之气受到四枚玉晶的气场加持,人海之气的气场暴增四倍,结成一道淡黄色光芒罩住了整张桌子。

    肖涛又伸手朝青铜短剑上一点,青铜短剑立刻散出淡淡的烟色煞气,烟色煞气刚刚散发出来,被强力的人海之气化解,变成淡淡的白气被青铜短剑吸了回去,但青铜短剑的烟色煞气不间断的散出,继续被化解,继续被吸回,如此循环不断。

    在旁边观看的曲清盈这才松下了一口气,她要肖涛做的事,就是彻底消灭阴煞化形之物,此时她全身放松下来,也不用再需要担心什么了。

    但是,肖涛还在紧张在看着青铜短剑的情况,曲清盈就笑了,道:“肖先生,不必紧张,青铜短剑的剑灵比想像中还要强大,现在又有七赤铜钱辅助,它会把吸进去的阴煞全部消化的。”

    肖涛这才转过身,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曲姑娘,认主法器来之不易,出了任何差错都会导致它的毁灭,所以我不得不慎重。剑灵把整个阴煞化形都吸光了,消化那些阴煞需要一段时间,我今晚恐怕得留在房间里守着,可能要打扰你的静修了。”

    曲清盈道:“没事的,你就留下来吧,吃了你的疗伤灵药,我已经好多了。”

    肖涛的房间是一个套房,除去浴室之后,实用面积就不大了,因为房间不大,里面的摆设也就不多,主要是一张1.5米的卧床,一个书桌,再加一张椅子,就没其他家俱了。

    看青铜短剑的消化情况,恐怕没有十个小时是搞不定的,肖涛生怕出现意外,是要守侯在旁边,但他也不需要傻乎乎的呆在那里看,他也可以静修疗伤,但是坐在椅子上是静修不了的,因为需要盘膝打坐。

    平日肖涛在房间修炼,都是盘坐在床上完成的,现在卧床让给了曲清盈,就打算盘坐在地上算了。

    见到肖涛拿着抹布去擦地板,曲清盈就知道他想干什么了,曲清盈想了想,就道:“肖先生,上来吧,床这么大,我一个人也用不了那么多地方。”

    肖涛一摆手,道:“我还是坐地上吧。”

    曲清盈笑了笑,道:“肖先生,清盈一向欣赏你做事果断、当仁不让。”

    闻言,肖涛的脸就微微一红了,曲清盈的意思说得很明白,就是叫他别婆婆妈妈,一个大男人就别那么娇情。还有一个问题,在地上打坐就见不到桌子上面的情况,但在床上就可以。

    “好,那就打扰曲姑娘了。”

    于是,肖涛当即脱下鞋子,大大方方上床,挨着曲清盈身边盘坐起来,由于与曲清盈的距离太近,曲清盈身上散发出来处子幽香,让肖涛有些心猿意马起来,心脏也加快跳动了。

    眼观鼻,鼻观心,心观丹田,抱元守一,识海空明!

    肖涛做完这一系列的事情,才把那些心猿意马从脑海剔除,心脏也恢复了平衡的跳动。

    “肖先生,青铜短剑是有灵性的神品法器,你有给它取个名字吗?”旁边的曲清盈突然问。

    “还没有。”肖涛愣了愣,这个问题他倒是没有想过,他觉得曲清盈的提议不错,既然青铜短剑是认主法器,那给它起个名字还是有必要的,总不能老是叫青铜短剑吧?毫无亲切感,也让认主法器没有归属感。

    “肖先生,你还是给它取一个名字吧。”

    “就叫剑灵吧。”

    “啊好烂的名字。”

    此时,青铜短剑在强烈震动,发出一阵嗡嗡响声,向肖涛表示强烈不满。

    对于青铜短剑的抗议,肖涛也是一笑了之,他就觉得剑灵好听,决定用这个了。

    肖涛与曲清盈又闲聊了一会,就各自进入了忘我状态,静修去了。

    次日中午,肖涛和曲清盈才从静修中睁开眼睛,经过近十小时的练气,再加上尚元真人的疗伤灵药十分有效,两个人精神奕奕、目光湛湛,精气神恢复如初了。

    布置在桌子上的法阵已经消失了,人海之气也消失了,七赤铜钱静静在躺在桌子上,而旁边的青铜短剑却散发着湛湛的烟芒,烟芒如波纹一般在剑身流动,每次波纹流动都散发出一阵阴森恐怖的煞气,这股煞气也带来一道邪恶的威压,给人带来很大的压力。

    “剑灵,把煞气收起来,不然我怎么敢带你出去?”肖涛从床上走下来,对剑灵喝斥。

    剑灵传出一阵嗡鸣声之后,烟芒就渐渐消失了,阴煞也收敛了,剑身剩了乌烟一片,再也没有任何一丝光泽,乍一看,还以为是一柄普通的匕首呢。

    “剑灵很锋利,你随身带着也有危险,你需要用一个剑鞘。”曲清盈说道。

    “剑鞘不好找,剑灵是认主武器,又属于神品至阴法器,然而剑灵是汲取阴煞成形的,自身带着邪恶,不能用普通的剑鞘,必须找一件有灵力的剑鞘克住剑灵的邪气才行。”肖涛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剑鞘就交给我吧,我家里还有一块至阳玄铁,我让家里的工匠做成剑鞘,我再把剑鞘炼成法器,就可以与剑灵匹配了。”曲清盈走过来,用手指丈量了剑灵的剑身,记下了剑灵的尺寸。

    与此同时,肖涛打开抽屉,找了块破布,准备把剑灵包起来。

    剑灵却突然猛烈的震动起来,嗡嗡声不绝,还自主转了几下,把破布削开几个口子。

    “剑灵不喜欢破布。”曲清盈笑了。

    “这家伙是大爷啊,挺会摆谱摆到我头上来了。算了,不喜欢破布是吧,我到商店买几块丝绸吧。”肖涛对着剑灵有些无语了,随后取过赤砂虎牙递给曲清盈,说道,“曲姑娘,感谢的话我就不必多说了,我全记在心里。之前,我赶着要赤砂虎牙,就是为了消灭阴煞化形之物,现在它的使命完成了,我将它送给你。”

    曲清盈却把赤砂虎牙推了回去,道:“肖先生,赤砂虎牙的确是一件珍贵法器,制作它的时侯用了赤砂膏,赤砂五行属火,所以赤砂虎牙也是至阳至阳的火属性,它在你手上最适合。”

    肖涛想了想,觉得曲清盈说得没错,赤砂虎牙刚性太强,并不适合女孩子,以后再有什么合适的宝物,再送一件给曲清盈吧。

    两人在浴室简单的洗漱一下,就走出了房间,一眼就见到厅堂坐着两个人,一个是沈勇,另一个是林云青。

    林云青昨晚回得很晚,不过他也早就起床了,见到肖涛和曲清盈齐齐从房间里出来,脸色就露出了古怪的神色,但他也没问什么,当着曲清盈的面,他也不好意思问。

    午饭是在附近的一家大酒店吃的,解决了学校博物馆的阴煞,又获得一件认主法器,肖涛心中高兴,非要吃一顿好的不可,于是点了许多菜肴,别说四个人,就是十个人都吃不完,连曲清盈这种富家女子都认为有些浪费了。

    饭后,林云青就和沈勇回去了,肖涛和曲清盈则去逛街。

    肖涛想买几块丝绸来包裹剑灵,这样也方便携带在身上,不用老是塞在挎包里,毕竟挎包装着其他法器,气场与剑灵的灵气格格不入,剑灵在挎包呆留了,会出问题的。

    走进一间工艺品商店,曲清盈就帮忙挑选由丝绸做的手帕,肖涛趁店员不注意,悄悄取出剑灵,用丝绸手帕将它包了起来,这一次灵剑倒是没有抗议了。

    这时,商店门口出现一名老者,老者背着一个烟色行囊,当他走进来的时侯,肖涛和曲清盈齐齐警惕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