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秦尧林教授 第357章 独战两学士

时间:2019-05-16作者:青狐妖

    被宇文天河再度祭出的玄武幻影虽不如一开始那么强大,但却更加凝重压缩,最后像是一具铠甲一样包裹在宇文天河的身上。

    由于更加凝重,故而银芒更盛,仿佛周身一团燃烧的白火。

    “天武甲!”连教尊也能识别出这个咒法的名字。

    教尊知道,墨家之中就算钜子也极难修炼出这个咒法,而且战斗时候需要消耗极大的念力。哪怕念力庞沛如海,也支撑不了几分钟。

    但现在都已经跟教尊面对面了,还不叫“万不得已”吗?

    这天武甲有个极其变态的功能,就是能把所有咒法的所有威力,都转化为同等的物理打击能力。哪怕对方施展的是中等嫡裔级的精神类咒法冲击,结果触碰到天武甲的时候,也变成了中等嫡裔级的力量型打击。

    但是,力量型的打击作用在号称防御天下第一的玄武血脉身上,基本上是白费劲。可以说,同等高手对于天武甲状态的宇文天河,基本上形不成任何伤害,就算教尊都不行!

    教尊摇头而笑:“你这乌龟般的战术有什么用?扛揍磨蹭时间吗?玄武血脉防御虽强,但攻击力太弱。无论佛尊还是道尊,其攻击力都应该略强于你的。”

    四大尊之中,钜子防御第一,攻击第四。

    宇文天河也没办法,这本就是搏命。使用天武甲,三分钟后肯定念力衰竭无法坚持;但若不使用天武甲,恐怕更支撑不到三分钟。

    哪知道这时候秦尧忽然凑过来,嘴里轻轻吐出一个“力”字。于是之间一个小小的光丸,触向宇文天河的眉心。

    宇文天河显然知道这是为什么,安然接受,让这个光丸印入自己的眉心,可见这应该是两人交流之后的战术。

    一瞬间,宇文天河感到自己的力量翻了倍!

    “哈哈哈!教尊,那就来试试我辈之中‘攻击最弱者’的打击力如何?”说完,宇文天河一道残影扑向了教尊。

    力量翻倍之后,攻击力甚至不弱于教尊了吧,更会稳稳超过佛尊和道尊。

    宇文天河忽然发现,秦尧这家伙简直就是一个超级作弊器。只要他帮着谁,四大尊的任何一个肯定会瞬间超越其余三人。

    教尊也发现了事情的异常,因为宇文天河的威势似乎强大了不少。而且当两人一交手,教尊才骇然色变!

    一拳击出,教尊竟然被硬生生震退好几米!

    而后两人同时御空而起,结果天武甲护体的宇文天河疯进攻,完全不怕教尊的打击,如同一台轰轰烈烈的坦克。

    所有人都看傻了眼,心道这是啥情况?四位大尊之中攻击最弱、防御最强的钜子攻势如潮,而号称攻击力天下无双的教尊却节节败退?

    秦尧偷偷笑了笑,一转身抽出了龙阳破魔剑,因为孔维泗等人也已经包围了上来。

    而由于玄溟之水已经消失,所以两位大学士所带领的已经不是三个人,而是十几个高手,全都是清一色的真裔!

    秦尧摇了摇头:“孔伯父,晚辈本不该对您拔剑,但你们这么多人,晚辈真不敢托大,否则更是对你的不敬了。”

    若是这样还不全力以赴的话,岂不是瞧不起你们了吗。但是对自己朋友的老爸动刀的话,又确实很难堪。

    孔维泗却摇了摇头:“阵营不同,自然全力以赴。我来捉你,又不是你来主动挑衅。不过我最后再问你一次——是否愿意弃恶从善,改过自新?!假如可以,你不必去夜枭营,我会向教尊大人求情,留你在礼乐阁做事。”

    一旁的颜晴优雅地撇了撇嘴,或许觉得孔维泗有点托大了。真龙一现天下变,圣教衣冠成古丘,你当是随口说说的?教尊肯定不会留下这个心头大患的。就算不杀他,也会废掉他一身的修为。

    而秦尧则摇头说:“什么叫弃恶从善,为什么说是改过自新?墨家恪守国法和道义,圣教却穷追不舍,这叫善恶不分;至于我,算不上英雄也算不上好人,但我没作恶,又哪来的什么过错要改。”

    这就等于是最终拒绝了。

    孔维泗叹息一声,示意后面的人将一把古琴给他递来。

    南都孔氏的镇族之宝,最强法器——凤凰琴!

    圣教礼乐一脉精通音律,南都孔氏更是其中之翘楚。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孔宰予的时候,问及他的本事怎样,他还结结巴巴说自己会“唱歌”,当时就险些把秦尧气得吐了口血。

    但是,南都孔氏的“歌声”真的很恐怖。

    至于这把凤凰琴,则来自于千百年的代代相传。据说这是上古神火桐的木料所制,轻如鸟羽而硬若精钢,连琴弦都是神火桐上寄居的天蚕吐丝所制,同样可遇而不可求。至于说现代,无论神火桐还是天蚕丝,应该都已经绝种了。

    这秦身雕刻有一头凤凰,昂扬飞翔,活灵活现似乎要飞离出去。而琴身下半截则犹如焦炭,似乎被焚烧过的痕迹,当然已经打磨得乌黑油亮仿佛魔石镜面。而这又让凤凰展现出了一副浴火重生的韵味,看上去非但没有影响美感,反倒更加赏心悦目。

    孔维泗厚积薄发直达天榜,加上这凤凰琴的辅助,不知将何等威力。

    不要小瞧这种世家豪门的家主级人物,他们拥有的法器不同、见识不同,实际威胁一般都远胜过同等血脉境界的江湖野路子高手。

    同理,春秋阁大学士颜晴也取出了自己的法器。看得出两位天榜大学士都相当重视秦尧,联手攻击竟然还都使出了最强的法器,秦尧就算失败也当令人震惊了。

    没办法,教尊刚才就交代过了,称秦尧实力已经相当于尊级,而且轻松干翻了王玄辅等五人,如今这两大学士又怎敢怠慢。

    至于颜晴的法器则是一副笔牍。

    笔为大名鼎鼎的圣教春秋笔,一直掌握在颜氏手中。笔杆如墨玉般晶莹剔透,又给人一种凝重端庄之感。

    牍则是一块长一尺宽两寸的光滑木板,色泽赤黄,据说是上古大椿的木芯所制,当然现今也已绝种。

    其实连那支春秋笔的笔杆,据说也来自于大椿的根茎。这种巨木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一万六千年才算作它的一年。于是长到最后竟而木质硬化如铁,却又保留木头的本质,极其难得。

    左手持牍,右手持笔,颜晴已经蓄势待发。

    此时的孔维泗左手怀抱凤凰琴,右手似乎有些不情愿地勾起了一根琴弦,仿佛欲言又止。

    最终叹了口气:“当真不回头了?”

    秦尧大喝一声举起长剑,化作一道残影扑杀了过去,用实际行动拒绝了最后的媾和可能。

    孔维泗一声叹息,勾着琴弦的手指砰然松开。

    “铛!”于是琴弦上浮现一道光弧如新月般飞出,激射向秦尧。

    秦尧不知其深浅,举起龙阳破魔剑怒斩。那新月般的光弧根本不受影响,越过龙阳剑之后直接“切割”在了秦尧的身上。

    身体被“切割”之处无碍,但秦尧的脑袋里却忽然响起了铜锣般的巨震,险些将自己给震晕了过去!

    这看似光弧,其实是一道类似于声波一样的攻击方式,防不胜防。唯一不被伤害的方式,就是避免被射中。

    这一击攻击虽不至于伤残,但假如连续中招也肯定会使得大脑受到伤害。当伤害越多,最终不免……脑残。

    秦尧脑袋浑浑噩噩,也停下了冲刺的脚步。但是紧接着孔维泗的手灵妙地拨动琴弦,秦尧注意到他拨动的手指也在飞速变换着姿势,也就是说手印随时在变化。

    与此同时,孔维泗口中的圣诵之音不绝于耳——

    “治世之音安以乐,其正和;乱世之音怨以怒,其正乖;亡国之音哀以思,其民困。声音之道,与正通矣。宫为君,商为臣,角为民,徵为事,羽为物。五者不乱,则无怗懘之音矣……”

    几乎他每吟诵三五个字,就有一道新月光弧激射出来,可想而知现场几乎成了一片光弧交织的漫天光雨,煞是壮观。

    南都孔氏的绝杀,一旦爆发竟如此恐怖。

    谁说南都孔氏的“唱歌”不厉害?那是你没见到他们将自身圣诵演绎到登峰造极时候的可怕。

    场外一帮圣教高手啧啧赞叹,甚至觉得孔大学士的战法简直比两大尊级强者还好看,至少场面绚烂。

    甚至有两位来自于南都孔氏和礼乐阁的高手,竟忍不住涕流满面。多少年了,南都孔氏再度迎来了上等真裔坐镇的时刻,而且是上等真裔之中的极强者。

    至于另一位大学士颜晴,当然也不让孔维泗专美。只见她左手持牍右手持笔,而此时的手握姿势肯定暗合了手印之法。与此同时,她一边吟诵一边书写,速度快地无与伦比。

    “礼以行义,信以守礼,刑以正邪!”

    话音未落,书写在木牍上的这些字纷纷飘散出来,如狂风携卷的雪花一样疾速飘向秦尧,并且将秦尧包围了起来。

    秦尧皱了皱眉头,心道这难道跟韩大爷那种古字进攻差不多?

    其实不一样。

    而外面观战的那些人已经心情吊了起来,毕竟是两大学士联手对付一个年轻人,无论秦尧此战胜败如何,都注定被世人所传扬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