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我的绝美冷艳总裁 第四百四十章拓跋海

时间:2019-02-18作者:乘风赏月

    上京偏僻某处,被大雪覆盖的破旧体育馆内,人山人海、人声鼎沸、沸沸扬扬。

    今天是二十强淘汰赛,将要选出本届十强的高手出来。

    这一天,数万人齐聚体育馆内,甚至还有一些外国人的面孔。

    这些外国人,见识到华夏武者的强悍,每个人都吃惊不已,一脸佩服。

    “咦,今天怎么回事,裁判席上,怎么少了杜家和凌家?”现场,有观众好奇问。

    “嘘,小声点,你还不知道吧?”一名观战的武者,故意压低声音,一副深知内(情qing)的样子。

    “发生什么事了?”顿时,一群围观群众凑过脑袋。

    “前两天在咱们上京这块土地上,发生了一件大事。一个叫林枫的年轻人,连斩两名凌家先天巅峰长老。”

    “而杜家的大小姐杜诗琪,为了替林枫挡下一掌,生死不知!你们不知道啊,杜老爷子气的喊了两名凝丹境强者压阵,杀向了凌家,讨还了一个公道!”这名武者振振有词说。

    哗!

    四周一片寂静!

    “后来怎么样了?”有人问。

    “据说凌家被大闹了一次,后来闭关多年的凌老家主出来,亲自赔礼道歉之后。此事才罢了。”那名男子说着,只是在提起林枫的时候,眼中暗淡。

    “而那名年纪轻轻,据说才二十岁出头的妖孽林枫,如今生死不知,可惜可叹啊!”他长叹一声。

    众人纷纷轻叹起来,这个叫林枫的年轻人,能连斩两名凌家先天巅峰武者,这般战绩,着实恐怖!

    就在这时,全场突然响起一阵喧哗声。

    “快看,是凌家的大少爷登场了!”

    “天呐,是凌天狂,我的偶像!”

    现场,数千人激动的喊了起来。

    最中间一座擂台上,凌天狂手持一杆黑枪,目光锐利惊人,浑(身shen)的气势更是达到极致。

    “二十强淘汰赛,最后一场,凌天狂对战赵真!”裁判席上,主裁判拓跋风云开口。

    全场响起(热re)烈掌声。

    这绝对是本次大赛,最激烈的一场比赛!

    一名(身shen)穿青衣,(身shen)材消瘦的中年男子,缓缓走上擂台。

    他双手各拎着一把刀,表(情qing)冷漠,浑(身shen)环绕着一股淡淡的杀气。

    “是赵真!”

    “赵真可是上次先天强者争霸赛,排名第十三的强者!”

    “这一次,他完全有实力进入前十!”

    现场,当见到赵真出现的时候,不少人震惊不已。

    进入到二十强淘汰赛,全部是强者,都是清一色先天巅峰级的高手。

    “凌兄,三年不见,风采更胜当年啊!”赵真站在凌天狂面前,笑着说道。

    凌天狂目光锐利的看着他,说;“你不是我的对手,下去吧。”

    哗!

    凌天狂的话,引起现场一片喧哗!

    凌天狂也太嚣张了吧!

    连同是先天境巅峰的赵真,也不放在眼里?

    赵真表(情qing)一变,不(禁jin)冷笑说;“你哪来这般底气?”

    “因为我是凌天狂!”凌天狂语气平淡说。

    “哼,因为你是凌天狂,你就可以目中无人?呵呵,你凌家被人连斩两名先天高手的事(情qing),难道忘记了?”赵真不(禁jin)冷笑。

    嘶!

    当听到赵真的话,凌天狂原本静谧的眼眸,骤然(射she)出一道无比锐利的杀气。

    “你找死?”

    赵真感受到凌天狂的眼神,心中一颤,不过连忙镇定心神,心中想道;我也是先天巅峰强者,就算不敌他,也不会输得太惨。

    “比赛怎么样了?”拓跋风云旁边空着的位置上,坐了一个黑衣高大男子。

    拓跋风云见到来者,顿时笑着说;“宇武兄,你来了,你儿子正在场上呢。”

    凌宇武坐在属于他的位置上,目光看了一眼擂台上的凌天狂,又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杜雨寒。

    杜雨寒脸色绷得很冷,眼神看向他的时候,堆积着怒火。

    凌宇武轻哼一声,目光看向擂台。

    “比赛开始!”拓跋风云说。

    全场所有人的眼睛,全部死死的盯着擂台上。

    这一战,注定经典!

    许多普通的武者,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先天巅峰武者,更别想两名顶尖的先天巅峰武者厮杀了。

    许多人一脸激动的表(情qing),尤其是不少先天后期的武者,更是目不转睛。他们能在战斗中感悟到一丝经验,对修炼也大有益处。

    “杀!”

    赵真低喝一声,(身shen)上环绕着一股惊人气息,先天巅峰的气势疯狂释放,席卷整个擂台。

    “风轩刀法!”

    赵真手持双刀,脚步一踏,化作一道青色残影,杀向凌天狂。

    “好快的速度!”

    “这就是先天巅峰武者的速度吗,太快了!”

    许多人只觉得眼前一闪,居然跟不上赵真的速度,表(情qing)纷纷露出夸张。

    凌天狂安静的站在原地,单手持枪,面无表(情qing),只是浑(身shen)环绕着淡淡冷漠气息。

    赵真不敢大意,催动着体内的真气,(身shen)体一闪,便出现在凌天狂面前,双刀杀向凌天狂脖颈。

    一招致命!

    “哼!”

    凌天狂嘴里发出一道冷哼,手中的黑枪凝聚着一道光芒,枪出游龙,如虎啸狼嚎,似鹰爪蛇形。

    “虎逆枪法!”

    凌天狂一枪挥出,速度比赵真更快,赵真连忙手持双刀防御。

    铿!

    刀枪碰撞,发出一连串火苗。

    赵真的脸色猛的一沉,内心惊呼;“该死的,凌天狂这一枪好恐怖的力量,远超一般先天巅峰武者!”

    “给我破!”凌天狂催动体内真气,那瞬间,一股巨力骤然袭来。

    蹬蹬蹬……

    赵真脚步接连后退,足足后退了四五步,才勉强止住(身shen)形。

    他眸子看向凌天狂,说;“不愧是凌家第一天才,凌天狂,你比我想象中还要强!”

    凌天狂一言不发,眸带寒光。

    “不过,我赵真也不是那么弱。再吃我一(套tao)刀法!”

    赵真低喝一声,(身shen)上的气势疯狂溢出,他双眼血红,双刀上浮现赤金色的真气。

    “圆月连环斩!”

    赵真宛如猎豹般扑杀而至,(身shen)影不停转动,手中的双刀疯狂的对凌天狂,发起一轮轮凶悍打击。

    铛!

    铛!

    铛!

    凌天狂手持黑枪,不断防御,兵器碰撞带着一连串火花闪烁。

    全场一片震惊,数万人聚精会神看着这场战斗。

    赵真实力相当不弱,他的这轮攻击,足以对普通先天巅峰武者造成致命打击。

    然而,可惜他的对手是凌天狂。

    凌天狂眼神突然一闪,抓住了赵真的空隙。

    他猛的提枪,疯狂催动真气,一枪宛如黑蛇吐信,凶险诡异。

    “破云刺!”

    砰!

    凌天狂一枪刺穿赵真腹部,赵真(身shen)体一颤,整个人如遭雷击般愣在原地。

    “你输了…”凌天狂眸子冷漠,居高临下说。

    赵真嘴角溢出一丝苦笑,他丢掉了手中的两把刀,低头道;“我输了。”

    凌天狂收回枪,一脸冷漠的站在原地。

    全场所有人瞪大眼珠子,比赛结束发生的太快,导致许多人还没有看清楚。

    裁判席上,倒是不少大家族的强者,纷纷朝凌宇武拱手说;“恭喜凌家主!”

    “凌家出了一个天才啊,对同级武者都能碾压!”

    “真是羡慕我等啊!”

    坐在裁判席副位的凌宇武,听到这些人的话,满脸得意,自己的大儿子凌天狂的确给他长脸。

    拓跋风云起(身shen),宣布比赛胜利,说;“这场比赛,凌天狂胜!”

    全场顿时响起(热re)烈掌声。

    掌声如若雷鸣,经久不绝。

    “凌家这个凌天狂也太厉害了,今年绝对有机会冲前五吧!”

    “前三都说不定!”

    “是啊,完全不比拓跋风云家的那个妖孽差!”

    不少人一边鼓掌,一边小声讨论,满脸羡慕。

    “下面是十强淘汰赛,进入十强的选手,老朽也不做过多介绍了。都是华夏最强的先天巅峰武者,未来的前途远大。今年老夫与诸位裁判商议,决定十强淘汰赛另改规则!”主裁判拓跋风云说。

    哗!

    全场不少人一阵,十强赛居然改规则,这是为何?

    “我接拓跋主裁判的话,另改规则的原因很简单。本届先天强者争霸赛十强,是历年以来最强的一次。刀剑无眼,我们可不愿意,白白损失华夏的这些精英天才们。”

    顿了顿,凌宇武继续:“所以,我们裁判团决定。让进入十强的选手,自愿挑战对手,点到为止!”

    现场所有人,听到凌宇武的话后,不(禁jin)露出恍然大悟的模样。

    “请十强选手出来!”一名裁判开口。

    那一刻,一群散发着惊人气息的强者,纷纷出现。

    七男二女。

    这九人各有风采,或是面带微笑,或是满脸寒霜,或是面无表(情qing)。

    但无一不(身shen)上都带着惊人的气息,仿佛是十颗星星,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是王家的王欧!”

    “张家天才张锋!”

    “凤凰武馆的大小姐,周凤凰!”

    全场不少人看见站在中间,一名长相普通,气息冷傲女子时,眼中露出惊叹。

    凤凰武馆,上京排名第二的大武馆,馆内凝丹境强者便有数尊坐镇,是上京一方大势力。

    而凤凰武馆有一天才女子,长相平凡,可修炼天赋却非常强悍。

    未满三十,便已步入先天巅峰境界,名气传遍整个上京。

    “诸位,都来的(挺ting)早啊。”就在这时,一道年轻的声音响起。

    这是一名二十六七岁的年轻人,白暂的皮肤,一双漂亮的耀眼黑眸,笑起来宛如弯月,满脸朝气。

    他穿着一件白色休闲装,打扮的很时尚,看上去就像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

    与他(身shen)边站着的这些人相比,格格不入。

    然而,他的出现,却让全场瞬间陷入寂静。

    “拓跋海!”

    “真的是拓跋海!”

    “被誉为拓跋家族最妖孽的天才,十八岁化劲巅峰,二十岁步入先天,二十二岁进入先天中期,二十三岁成先天后期,二十六岁先天巅峰!”

    全场,所有人都被,最后出现的这名年轻人震住了。

    包括站在擂台上的这些十强选手们,每个人看向拓跋海,眼中都无比凝重。

    哪怕是一向倨傲的凌天狂,瞳孔也微微一缩。

    拓跋海笑着说;“诸位,别这么拘束啊,刚才两位裁判不说了吗,待会自由挑战。你们随意啊,想跟我打喊我一声。那个,我女朋友还在下面等我,我就上台跟你们打声招呼。”

    说着,拓跋海当着全场人的面,就真的这么就下去了。<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