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吃货萌妃:邪王轻点宠 第219章 坏了兴致

时间:2019-03-15作者:授权

    咦?

    楚大小姐不自禁的留神。

    这位季淑妃,不但刻意与静妃等人交好,此刻又将王亦微推到御前,她想做什么?

    皇帝却没有那许多心思,闻言大感兴趣,鼓掌道:“之前听过贝县主的琴,但觉已绝妙非常,想不到还有王二小姐擅舞,我上京城中,可当真是藏龙卧虎!”

    季淑妃见他兴致极好,立刻命人去传王亦微。

    王亦微自人群中起身向这里而来,离御案丈余处盈盈施下礼去,柔声道:“臣女见过皇上!”

    从三年前静妃进宫,王亦微也经常出入皇宫,皇帝倒是见过多回,并不陌生,见她行礼,含笑道:“方才淑妃说你擅舞,可愿舞来给大伙儿开开眼界?”

    王亦微俯首道:“前有贝县主之琴,后有二位王爷演武,臣女岂敢自珍?”

    皇帝大悦,击掌道:“好!王二小姐要舞什么曲子,尽管命乐师奏来!”

    王亦微含笑回道:“倒不必乐师,臣女有一个堂妹,虽无贝县主的琴技,倒也弹一手极好的琵琶。臣女抖胆,想要请堂妹奏乐,请皇上恩准!”

    皇帝哈哈大笑道:“方才就说我朝藏龙卧虎,这会儿又出来一位弹琵琶的小姐!好!只是不知这位小姐是……”

    一时想不起,朝中谁是丞相的兄弟?更不论兄弟的女儿了!

    王亦微侧身,向后一望,含笑道:“便是京兆尹王大人之女,王曦莹!”

    随着她的话,但见远远的案席后,一位身材略丰的小姐站起,缓步向前而来,走到王亦微身后跪倒见礼:“臣女王曦莹,参见皇上!”

    皇帝向她略一打量,点头道:“原来是京兆尹的女儿!王二小姐说你擅弹琵琶,你就此弹来,为王二小姐伴上一曲!”

    虽然进京已有一年,宫宴也参加过几次,可是如此近的接近天颜,还是第一次。更何况,还是皇帝亲口和自己说话。

    王曦莹只觉掌心潮湿,整个人如在云里雾里,听到圣旨从云里飘来,自然立刻应命,激动之下,连声音也微微颤抖。

    王亦微瞧的暗暗皱眉,心里无端有些后悔。

    好端端的,偏要将她唤出来,一会儿若是出丑,怕会连累自己。

    耶律元迅凑首到楚若烟耳边,低声问道:“怎么本王不知道,丞相还有一位兄弟?”

    楚若烟抿唇轻笑,压低声音道:“听那位王小姐自个儿说,王丞相可是她‘嫡’亲的‘堂’叔!”

    故意将一个“嫡”字,一个“堂”字咬重,想起当日初见王曦莹的情形,忍不住笑出声来。

    要知道,在这苍辽国政权核心的上京城,横占整个上层圈子的,就是上京城中的各大世家。对于各大世家来说,嫡系和旁枝,天差地别。

    这位王大小姐,一进上京城就处处向人提及与王丞相的关系,偏偏还不得不带出一个“堂”字,落在各大世家的公子、小姐耳中,想到的也只是她是王氏一族的一个旁枝。非但不能令人高看一眼,还处处透着小家子气。

    耶律元迅闻言,也顿时会意,只是微笑点头。

    瑶琴、琵琶之类的乐曲,倒是内务府本就有备,不过片刻就已送上。

    王亦微向王曦莹低声交待几句,不安问道:“妹妹若是没有把握,向皇上告罪也无不可!”

    这样绝佳的机会,王曦莹又怎么肯错过?连忙摇头道:“姐姐放心,妹妹必然用心,断不教姐姐失望!”向上浅施一礼,退到场侧,手抱琵琶而坐。

    王亦微见她说的如此笃定,心中略宽,自行整束一下衣裳,向她略一点头。

    王曦莹手指轻挥,琵琶声已叮咚而出。

    王亦微衣袖轻挥,腰肢款摆,一舞已翩翩而起。但见她纤腰楚楚,柔若无骨,娇软的舞姿,舞尽身材的曼妙。

    只这一下,场中顿时暴出一声好来。

    哪知道彩声未落,却听“铮”的一声,伴着王曦莹一声低呼,琵琶声断,王亦微起舞的身形一僵,也立时停下。

    众人顺着声音望去,但见王曦宝白着张脸,咬唇站起,匆匆向王亦微望去一眼,连忙跪倒,结结巴巴道:“皇……皇上……这……这琵琶弦断了,臣女……臣女……”

    一曲方起,就琵琶弦断,这可不是什么好意头!

    皇帝皱眉,向庞白望去一眼。

    庞白立刻命内务府上前询问。

    内务府管事太监也吓的脸白,连忙上前跪倒磕头,连声道:“这些乐器,出发之前,都是奴才亲自查过的。就是方才,也再三查过才敢送上,并没有什么不妥!”

    乐器没有什么不妥,那就是用它的人不妥!

    皇帝大为扫兴,可也不能因为一把琵琶将王曦莹如何,只得挥手道:“既然技艺不佳,那就回去罢!”

    王曦莹大急,连忙道:“回皇上,这琵琶臣女自幼苦练,并非技艺不佳,只是一时紧张罢了!”

    皇帝不治你的罪,你还反驳皇帝的话,活的不耐烦了?

    场中众小姐好笑之余,又不禁皱眉。

    虽说进上京已有一年,大会小宴,这位王大小姐也没少参加,可是终究出身所限,不但小家子气,还不知进退。

    王亦微暗暗咬牙,低声道:“自幼苦练又能如何,这里许多小姐,哪一个不是有绝技在身,你不行就是不行,还不退下!”

    王曦莹没料到皇帝还没有开口,反而被自己的堂姐斥责,一时不知所以,睁大眼睛向她望来。

    上边静妃见如此良机,她自己出丑也倒罢了,还连累自己妹妹错失这个出头露脸的良机,心中暗恼,也道:“方才皇帝言道,我上京城是藏龙卧虎,如今你可知道,自个儿是井底之蛙了罢!”

    王曦莹见自己的两个堂姐,都是不帮自己,反而贬损,心中又是愤恨又是不甘,咬唇不语。

    众小姐见她还是不肯退下,已有人轻轻笑出声来,更有人轻嘘,催她快些下场。

    皇帝瞧得皱眉,心里暗暗思忖。

    此次出行,命这许多小姐伴驾,是为了替各位皇子选妃。可是眼前这样的女子,却便是做个侍妾,又岂能配得上当朝的皇子?看来,不能以官员品阶定皇子妃妾的人选。

    此时场上气氛一时僵住,王曦莹不愿就此退下,欢宴中,旁人又不能将她赶下去。可是要皇帝再听她重弹琵琶,又被破坏了兴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