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绝世巫医 第一三七九章揭穿

时间:2019-02-18作者:正派人

    林毅晨对这个翻译的第一印象很不喜欢,他也不再多问,而是看了看(身shen)边的孙诗雨,用眼神询问她是否认识。

    孙诗雨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认识这个人。

    林毅晨点头表示明白,然后对面前的翻译说道:“你是哪个翻译公司地?”

    小翻译听到林毅晨直接问自己的公司,顿时变得支支吾吾,半天也不愿意透露自己的所属单位。

    林毅晨见他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不(禁jin)冷笑道:“你以为遮遮掩掩地,我们就查不到你的公司了吗?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地交代,听我一句劝,早死早超生,别这么硬(挺ting)着,只会让我们对你的印象更差!”

    孙诗雨还是第一次听到有这么劝人的,忍不住笑了出来。

    小翻译似乎是有些怕了,他支吾了半天在,总算是开口了:“我不是翻译公司地,我是旅行社地!”

    旁边的孙诗雨还在笑,听到小翻译的话,她立即就绷起了脸。林毅晨一看,这是有好戏要看啊,对孙诗雨使了个眼色,让她来问。

    孙诗雨露出一个笑容,笑呵呵地对小翻译问道:“你是旅行社地?是哪个旅行社的啊,我怎么没有见过你呢?!”

    小翻译抬起头来,看着孙诗雨审视的目光,不(禁jin)觉得自己倒霉,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了专业人士,而且貌似还是很专业的样子,只有这样的人,平时接触的旅行社很多,接触的同行也很多,人自然也就认识地很多。

    小翻译强忍着心里的憋屈,只能老实交代了。

    没办法,有专业人士在这里,说不了两句话就会露馅了。

    “我家亲戚是开旅行社地,所以暑假期间,我会在我亲戚家的旅行社里打工,赚一些外快。”小翻译低着头,承认了自己不是专业人士。

    “你是外国语大学的学生?”林毅晨问道。

    小翻译点点头。

    林毅晨也点了点头,这样也能解释通他为什么会说俄语了,一个外国语大学的俄语专业学生利用暑假的时间来打工赚外快,这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qing)。

    林毅晨这边没有问题了,孙诗雨这边却没有觉得算了,而是很气愤地看着小翻译,忍不住以前辈的架势敲打起来他。

    “就是你们这些家伙,把我们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声誉全都破坏了!我们从来都不反对校友们利用假期的时间出来打工,实际上,也有许多非常好的外国友人,也喜欢雇用一些在校大学生来为他们翻译,这样他们可以了解更多、更真实的华夏。可是你们既然选择了这份职业打工,那就好好地做,认真地工作啊!你们非但不备课,不学习专业知识,连最基本的解决生活问题的能力都不具备,甚至还闹出外国友人帮助大学生翻译解围的事(情qing)。我拜托你们,如果真地要做这份工作来打工赚钱,那就认认真真地做,不要把我们华夏人的声誉和我们翻译行业的声誉都被败坏了!”

    孙诗雨似乎是感触非常深,指着小翻译就是一通臭骂,而且越说越激动,甚至到最后眼睛里都隐隐有泪花出现。

    林毅晨赶紧拦住了孙诗雨,再这么下去,这丫头就该哭了。

    “好了,说出来就好受了,你也不要激动,每一个行业里都有这些让人失望的事(情qing),这不是我们应该推卸责任的理由,但是你也不要这么激动,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你也不要太难过了。”林毅晨安慰着孙诗雨,对(身shen)边的孟优使了个眼色。

    孟优会意,他立即找来了小陈,要他带着小弟哈伊洛维奇去了解一下这个小翻译的事(情qing),然后该投诉地投诉,该处理地处理。

    小翻译沮丧地被带走了,孙诗雨似乎还有些难以抑制心(情qing),林毅晨见状,只能让她回去,接下来翻译的事(情qing),只能由自己来进行了。

    “说好地不插手,结果还是变成了这样的(情qing)形!”

    林毅晨坐在小休息间的沙发上,无奈地对孟优摊开了手,表示自己也很无奈。

    孟优还能说什么,难道真地让董事长离开?

    他笑着说道:“没关系,有您好宋总在这里,我的压力也可以小很多。”

    宋逊也是看林毅晨在这里,他也选择留在这里,两个人也要比一个人好一些,况且他跟孟优也是关系不错的朋友,有他在这里,孟优的心里也不会太过抵触。

    “那么我们今天只聊一个意向,具体的问题还是你们之间谈判解决,怎么样?”林毅晨也不想插手进来,对于具体的合同谈判,他最不耐烦了。

    “没问题,我都没问题!”孟优点了点头,脸上始终带着微笑,也看不出来他心里真实的想法。

    林毅晨见此,也没有再磨叽什么,而是直接用俄语对格鲁尼科夫说道:“我们可以约定一个时间,然后我们坐下来认真地谈这件事,你认为如何?”

    格鲁尼科夫没有任何意见,他来这里,就是要确保合同能够照常签订,只不过他对约定时间再谈保留有意见,他怕自己再被忽悠了,宋逊和孟优要是再避而不见,他就真地要疯了。

    “你能确保我能在约定的时间见到你们吗?万一你们要是骗我们呢?!”格鲁尼科夫急切地问道。

    林毅晨心说你也太多疑了,我这个董事长都出来跟你约定时间了,我们还能骗你什么?我们可不是什么杂牌公司,今天还在运营,明天就人去楼空了!

    林毅晨无奈地对格鲁尼科夫说道:“你放心,我们y&s公司是最讲信誉的公司,既然答应了你要跟你约定时间见面,我们是绝对不会失约地!”

    “那好吧,我答应你们。”格鲁尼科夫为难地思考了半天,然后才点头答应了下来。

    林毅晨松了口气,总算是搞定了这个家伙。他扭过头来,对孟优说道:“我跟他说约定一个时间再谈,他同意了,你现在决定时间地点吧。”

    孟优没料到林毅晨真地不打算插手,只是跟格鲁尼科夫约定了另外的时间会谈。

    “已经吊着他们的时间够久了,那就明天吧,看样子他们也是真地急了,都找到这里来了。再把他们给吓跑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孟优露出了一个开心的笑容,对林毅晨说道:“地点就选择我们的公司。”

    林毅晨点了点头,把话转述给格鲁尼科夫听。

    格鲁尼科夫见时间地点全都商定好了,他兴奋地握紧了拳头。

    林毅晨和宋逊、孟优彼此快速地交换了一下眼神,全都忍着笑没有出声。看来这一次是真地把俄罗斯给吓坏了。

    不一会儿的功夫,小陈就带着哈伊洛维奇回来了,让林毅晨等人感到奇怪地是,这小子还带着那个小翻译一起回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孟优奇怪地问小陈。不是让把人给赶走了吗?

    小陈一脸懵((逼))地指着哈伊洛维奇,对众人说道:“我带他们去记录事(情qing)始末的时候,这小子也不知道对这个哈伊洛维奇说了什么,最后哈伊洛维奇让我带着他回来。”

    小翻译这时候站到众人的面前,对着林毅晨等人鞠了一躬,又对着格鲁尼科夫鞠了一躬,正准备说话,眼圈突然红了,鼻子使劲地抽泣着,一副马上要哭的样子。

    我靠!这是怎么回事啊?!

    所有人都有些懵((逼))了。

    “怎么回事,把事(情qing)给林总说一下!”小翻译泣不成声了,格鲁尼科夫赶紧指示小弟把事(情qing)给林毅晨说清楚。

    哈伊洛维奇见气氛这么严肃,他也有些紧张,走到了小翻译的(身shen)边,支支吾吾地对林毅晨说道:“刚刚他跟我说,觉得之前很对不起我们,现在他认识到错误了,想要端正态度,继续为我们翻译,还请你们原谅他。”

    林毅晨听着就明白了,原来是这小子说动了哈伊洛维奇,然后借着他又留了下来。他对小翻译的印象并不好,但是既然俄罗斯人并不介意,那他也没有必要做滥好人,只期待他确实能够扭转(性xing)子吧。

    “我劝你们,还是再找一个专业知识更强的翻译来为你们工作,毕竟我们谈判的合同内容牵扯到许多专业词汇,这位同学未必能够应付地来。”<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