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绝世巫医 第一二八二章不对付

时间:2019-02-18作者:正派人

    林毅晨笑着看卡斯波耶娃,眼神里尽是好笑。

    卡斯波耶娃看到林毅晨不为所动的样子,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语气不悦地对林毅晨说道:“你还愣着干什么?现在就开始治疗吧!”

    旁边的伊万诺维奇听着卡斯波耶娃的话,忍不住地低头不去看林毅晨的表(情qing)。这种语气哪儿是请人家医生看病地?这就是等着医生一动手,就准备医闹的语气吧?

    克里希吉娜也觉得卡斯波耶娃的语气有些欠妥,这好不容易找到了能治疗自己顽疾的医生,可不能因为说话不好听的原因把人家给气走了,这说出去以后谁还敢给自己治病了?

    “教练,小点声儿。”克里希吉娜拉拉卡斯波耶娃的手肘,怯怯地对她提醒道。

    克里希吉娜也不敢当面训斥卡斯波耶娃,只能劝卡斯波耶娃小声一些,只要她说话小声一些,语气就不会变得这么僵硬,让人一听就好像要吵架似的,心(情qing)不爽。

    卡斯波耶娃也意识到自己有些着急了,语气也不太好,惹得别人误会了。她正准备向林毅晨表示歉意,却看到林毅晨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看着自己,那脸上的嘲讽意味太浓了,她一眼就看穿了。

    卡斯波耶娃道歉的话堵在嗓子眼儿里出不来,看着林毅晨有恃无恐又嘚瑟的模样,她怎么都不愿意对这个拿克里希吉娜治病为要挟的家伙低头。可是不低头又能怎么样呢?对人家没有半点儿损害,而自己这边,克里希吉娜的病算是没有救了。

    卡斯波耶娃紧咬着牙关,死死地盯着林毅晨,如果眼神可以杀人地话,此时的林毅晨早已经被(射she)成筛子了。

    林毅晨一点儿都不在意卡斯波耶娃的仇恨,对他来说,没必要迁就卡斯波耶娃的臭脾气。她的弟子不敢违逆她,她的工作人员不敢反抗她,甚至在俄罗斯,很多官员都要看她的脸色。

    可是这些对林毅晨来说,根本就没有必要在乎。你跟我好好说话,我就给你的弟子治病,你要是不想跟我好好说话,那好,请你离开。

    没人愿意惯着你的臭脾气,除了那些真正(爱ai)你的人,和那些有求于你的人。

    屋内的气氛凝结住了,林毅晨和卡斯波耶娃相互对峙着,谁都不肯让步,两人站在原地都没有动,可是在场的人们都知道,他们正在无声地、激烈地对抗,这关系到两人的尊严与荣耀,谁退步了,以后都将在对方面前低一头,说话都没有底气了。

    克里希吉娜和塞米诺维奇都不敢打扰卡斯波耶娃,生怕她会怪罪自己。伊万诺维奇就更没有地位说话了,在这里他才是最边缘的那个人,即使是克里希吉娜已经退役多年,但是退役之后她还经常与卡斯波耶娃保持联系,两人之间的关系亲如母女一般。她都没有开口说话,伊万诺维奇就更不敢了。

    林毅晨和卡斯波耶娃对峙着,就好像两大高手在交手之前地心理战,谁先动,谁就输了。

    林毅晨抬手看了看手机,觉得很没有意思,无奈地摇摇头。

    卡斯波耶娃以为林毅晨会退一步,谁知她听到了林毅晨的逐客令。

    “时间不早了,我需要休息了,你们请走吧!”林毅晨直接开口轰人了。

    说完,林毅晨俯(身shen)将克里希吉娜腿上的银针一个个取掉,仔细地经过酒精消毒之后,然后小心翼翼地收回到自己的针盒里。

    克里希吉娜看到这一切,仿佛看到了自己的伤腿又回来了,她顿时显得惊慌失措,连忙看向了仍然倔强着不肯开口道歉的卡斯波耶娃教练。

    卡斯波耶娃看着最心(爱ai)的弟子脸上露出了痛苦凄然的表(情qing),心中最柔软的一个位置被狠狠地触动,最终她还是敌不过林毅晨的肆无忌惮,对着林毅晨转过(身shen)去的背影,低下了头。

    “抱歉,我说话的语气太冲了,还请你见谅,继续为克里希吉娜治疗吧。”卡斯波耶娃尽量放低自己的声音,说话的语速也减缓下来,努力地不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冲。

    只是她紧咬的牙关和紧握的双拳暴露了她内心里激烈的挣扎。

    林毅晨微微侧过(身shen),看着表(情qing)严肃的卡斯波耶娃,还有泫然(欲yu)泣的克里希吉娜等人,无奈的摇摇头,对她们说道:“我说过了,要我治疗,就得到华夏去,我出来国外是为了休假,而不是为了工作。等我返回华夏之后,你们就可以来找我。至于克里希吉娜,我刚刚的治疗足以让她得到一周多时间的安宁,到时候疼痛感再复发了,可以到华夏来找我。”

    林毅晨让克里希吉娜等人到华夏找自己,就说明他已经同意了继续为克里希吉娜治疗,只不过他也固执地要等到回国之后再开始治疗,不愿意为任何人更改计划。

    “那为什么……”卡斯波耶娃还想为心(爱ai)的弟子争取到马上治疗的机会,旁边的克里希吉娜的赶紧拉住她,阻止她再发起脾气来。

    “等等也没有关系,林医生不是说了么,这段时间里我的膝盖都不会再被疼痛折磨了,正好呢,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跟着队伍一起到处飞去参加比赛了,我好怀念当初的时光,正好我现在不用治疗,也可以跟着姐妹们一起回比利时,去看她们的比赛,有没有超越我当年的风采。”克里希吉娜不敢违逆卡斯波耶娃,只能用这种办法来劝说卡斯波耶娃。

    听到克里希吉娜的诉说,卡斯波耶娃露出了犹豫的神色。

    克里希吉娜对(身shen)边的塞米诺维奇使了个眼色,让她帮自己说说好话。

    塞米诺维奇犹豫着,她很清楚自己在卡斯波耶娃的心目中比不过克里希吉娜,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出头来劝说教练,会不会被她训斥。

    克里希吉娜见小师妹一直犹豫,以为她没有看懂自己的意思,连忙伸手捅了捅她,然后用口型告诉塞米诺维奇帮帮自己。

    塞米诺维奇想着跟克里希吉娜的关系变得亲近了,不好拒绝克里希吉娜的要求,她只能硬着头皮对卡斯波耶娃说道:“教练,我和赛纳耶娃她们一直都是听着克里希吉娜的传奇故事长大地,我想她们也很喜欢克里希吉娜看着她们比赛地,要不我们就再等等吧,一周的时间也不长。”

    克里希吉娜连忙附和道:“对的,教练,我这么长时间都熬过来了,也不在乎这一周的时间了。况且我还能跟姐妹们在一起,那就更开心了!”

    卡斯波耶娃在心里叹了口气,两个最得意的弟子一起来劝她,饶是她想发火,也不知道该对谁发火,只能无奈地点了点头,同意了她们的要求。

    “好吧,那就一周后在华夏见吧!”卡斯波耶娃也觉得自己有些心急了,最重要地是,在这个时候惹恼了主治医生,可不是明智的事(情qing)。

    在卡斯波耶娃让步了之后,林毅晨的态度立即也变得好转了。他完全就是吃软不吃硬。

    你要硬?那好,我们就比一比谁更硬!!!

    “这可保你一周多的时间不会再疼了,不过你要记住我的话,不能过多运动,不能背负重物,每站立半个小时,就要坐下休息几分钟,每天晚上睡觉之前,最好在浴缸里泡一会儿膝盖,要记住用温水即可。在泡的过程当中,你可以在自己的膝盖两侧轻轻地揉搓,让两侧的肌(肉rou)放松下来。”

    说完一大堆医嘱之后,她笑着对克里希吉娜说道:“这些都不算是特别难的事(情qing),只是稍显复杂而已,稍微忍耐一下就能坚持下来。等到了华夏之后,我开始为你治疗,这些能继续坚持下去当然更好,不能坚持也无所谓。”

    “有我的治疗,你一定能恢复健康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