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绝世巫医 第一五零章 不算新闻

时间:2019-02-18作者:正派人

    “现在媒体上全都是天运物流的新闻,昨天还是‘内部出现问题’,今天就是‘即将倒闭’。现在天运物流的用户集团性恐慌,已经严重影响了公司的正常运行,全国各地都出现了业务瘫痪的情况。”

    王佟同说到最后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天运物流未来的命运就在这几天了,如果能够撑得过这几天,他的全国前三的位置还能保得住,噢对,还有那三家五方的联合,天运物流起码还能保住前四的位置;如果撑不过这几天,那么天运物流难保一线品牌的价值,最后倒闭、被收购或许就是它最后的命运。”

    “这么惨啊?!”林毅晨瞪大了眼睛,他是真不知道,媒体上天天发表的新闻,能对一家大型公司产生如此巨大的影响,这实在是超出了他的想象。在他的印象里,似乎只有新闻联播才会有这样的影响力。

    “那倒也用不上‘惨’这个字。”王佟同看着林毅晨担忧的模样,心里有些好笑,也有些挺喜欢他这个单纯的模样。

    “这还不惨吗?难道要全世界都抛弃了钟承军,那才叫惨吗?!”林毅晨惊讶地看着王佟同,觉得这小子有点儿坏啊,这都不惨,那还期待钟承军更惨吗?不行,以后得防着这小子,心肠坏啊。

    王佟同可不知道林毅晨在心里怎样地腹诽他,他笑着对林毅晨说道:“钟承军是钟承军,钟家是钟家,之前我给你说地那些,都是钟承军,而不是钟家。”

    林毅晨被王佟同说地有点绕,一时没明白过来。

    王佟同也没有给他思考的时间,被他猜出来了,怎么显得自己智商上的优越感呢?

    “之前都是靠钟承军一个人的力量,去跟远景集团那几个实力雄厚的集团对抗,承军按照以往的习惯,没有向家里请救兵,跟钟叔叔也是公事公办,没有走任何关系,顶多就是钟叔叔给他一些政策地提醒和建议,这也不算是走关系,任何公司都有专门研究此项的部门和人员,只要用心,都能探得出来。”

    林毅晨听到这里就明白了,他接着说道:“即使承军输了,也不代表钟家输了,对吧?”

    王佟同却是摇了摇手指,配合着他那嘴角得意的笑意,看起来有点帅,也有点欠揍。林毅晨很有种揍他一顿的冲动。

    “实际上承军是输了,但是表面上,钟家绝不会让承军输了。”王佟同说道。

    “说人话!”林毅晨干脆放弃了动脑子,开口就怼王佟同,这样来得比较快和痛快。

    “想听听,不想听滚蛋!”王佟同也不客气地怼回去。

    “爱说说,不想说滚蛋!”林毅晨有样学样地怼回去。

    “靠!服了你这张嘴和这张脸了。”王佟同败下阵来了,他服了,继续说下去。

    “如果承军真地顶不住了,或者钟家判断承军顶不住了,就会出手帮忙,表面上他们是不会让承军自己吞下‘失败’这枚苦果地。因为在钟家够不到的美利坚,不知道钟承军的大哥钟承圻到底能混成什么样子,未来未知;而钟承军的三弟才马上要毕业,事业还没有起步。在这样的情况下,承军就代表着钟家新生代的力量,他这面旗帜,要撑到大哥钟承圻在美利坚混出成绩,或者三弟钟承雄快速地成长起来,这两者都不成立地话,那么承军就一直是钟家接下去的旗手。”

    林毅晨是彻底明白了钟承军现在肩上的重担了,在大哥远走美利坚的情况下,就由他这个老二扛起家族新生代的大旗了。

    “钟爷爷不是还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的吗?怎么全都让承军一个人扛起来了,其他子女都没有孩子吗?”林毅晨好奇地问道。而且还有一个问题他没有问出来,就是钟老爷子重病,这几个子女也都没有来看望啊。

    王佟同说道:“承军他二叔、三叔都在部队,有重任在身,不能轻易回家,他们只在钟老住院的前期来看过,再往后可能是钟叔叔把他们给压住了吧,毕竟钟爷爷后来不是被你救过来了嘛。他们的孩子都还在上大学呢,都跟钟承雄差不多大。他们就算是想扛旗,也没那个身板啊。”

    “承军和他的几个堂弟的年龄差那么多啊?”林毅晨好奇地看了一眼王佟同,装作不在意地问道。

    “因为钟叔叔是钟爷爷和前妻生地,其余的三个儿女都是后来续弦生地,年龄上都有差距。”王佟同说道。

    “你知道地可真多啊,不愧是承军的死党。”林毅晨夸道。

    “也没什么,这些事情,首都每个圈子里的人都知道,不算新闻。”王佟同笑着说道。

    林毅晨可不知道这些,所以听着都有些入神了,他一个穷山沟里的小子,以前可没机会听到这些。而王佟同也是说地开心,有这么一个认真听讲的听众,多少也是有些成就感地。

    “对了,钟承军不是还应该有个姑姑吗?怎么没听你说呢。”林毅晨好奇地问道。

    “承军他姑姑啊……”王佟同看了一眼钟老爷子房间的方向,压低声音对林毅晨说道:“你可别在这个房子里随便提起承军的姑姑啊。他姑姑就是因为不想结婚,所以跟家里闹掰了,一个人去欧洲生活了,至今都很少跟家里联系,和承军有联系,其他人就不知道了。”

    林毅晨对这种主动切断与家人关系的行为非常不理解,那些可都是自己的亲人,为什么能走地这么决绝?

    “那也不能谁都不联系吧?好歹钟叔叔他们也是她的哥哥啊,怎么连他们都不联系呢?”

    王佟同对林毅晨的政治觉悟是真地服了,半毛都没有。

    “你傻啊?钟叔叔是什么身份?承军他两个叔叔是什么身份?”王佟同解释起来都有些口干舌燥了,赶紧找杯水润润嗓子。

    “当省长和在部队里当高管就不理自己妹妹了?这也太冷漠了吧。”林毅晨听岔了王佟同的语气,对钟振国和他的两个兄弟都很鄙视。

    王佟同被他气得一口水差点儿呛死。

    “咳咳咳……”王佟同安抚着自己快要爆炸了的心脏,无奈地说道:“你自己都说了,一个是省长,两个是部队的高级军官,怎么能随便跟境外的人通电话呢?这可是大忌讳。”

    林毅晨恍然大悟,他只是一时地误会了王佟同的语气,却忘了这一茬。

    “噢,怪不得呢,怪我,怪我没听清。你接着说。”林毅晨还没听够呢,他连连催促王佟同继续说下去。

    “‘官方’的说法就是因为婚姻跟钟爷爷不合,搬去了国外生活。还有一种说法是,钟爷爷的续弦夫人就是因为生承军姑姑的时候去世地,所以钟爷爷一向不太喜欢承军姑姑,才把她赶走地。后一种说法显然是坊间传闻,实际上钟爷爷对承军姑姑很喜欢,甚至有些宠溺。这些圈子里的人都知道。”

    “你怎么什么消息都是‘圈子’里的啊?”林毅晨听他说多了话,几乎所有消息都来源于圈子,这让林毅晨听着渐渐有种感觉,这些故事都是这个圈子编出来地。

    “没办法,我就是圈子里的人,得到的消息自然都是圈子里流传的消息,不过你放心,这些都要比那些‘坊间传闻’要真实地多,外边的许多传闻在他们听起来,都离谱地好笑。”王佟同带着股迷之骄傲说道,“就拿这次的事件来说,所有人从天运物流的各个方面去议论,可实际上,决定天运物流是否成败的原因并不是那些,或者说关键原因并不是那样。”绝世巫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