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绝世巫医 第三十九章 你留下来

时间:2019-02-18作者:正派人

    正当林毅晨发现灵气给自己身体带来的变化之时,别墅里的安保人员拿着玻璃瓶子急匆匆地跑了过来。林毅晨接过玻璃瓶,小心翼翼地一点点挪开脚,总算是把变异蚂蚱装进了瓶子里。没有时间仔细观察,林毅晨快速地往别墅赶回去。

    林毅晨拿着瓶子把变异蚂蚱带回了别墅,周老正在为老祁放血,因为病情紧急,周老直接就地在客厅开始为老祁治疗。

    一群人都围在旁边忙碌,不时地送上器械和仪器。

    “周老,怎么样了?”林毅晨急急忙忙地来到沙发前,关切地看着老祁的表情。

    老祁双目紧闭、牙关紧咬地躺在沙发扶手上,看表情十分痛苦,似乎正在忍耐着剧痛。

    “正在放毒,就是不知道这样效果怎么样,不过应该不会致命了。”周老神色严肃,说话也没了往日的和善,紧张地看着老祁的伤口。

    老祁的整个手背发紫,已经遍布了大半个手掌,好在以林毅晨的观察,毒素的扩散势头被遏制住了。

    “致命倒不会了,不过这只手的情况就不容乐观了。”站在旁边的一个医生摇头说道。

    大家看在眼里,心里都有了自己的判断,可是真当人说出来的时候,所有人的心里都还是猛地一沉,心情变得沉重起来。

    “都是我的错,不该擅自带着老祁一起去竹林,结果害得他被咬了。”林毅晨紧咬着嘴唇,已经没了血色,一想到老祁有可能会失去一只手,他的心里就非常难过。

    “你不要太往心里去了,这也不是……”旁边的钟承军也不愿意看到这种情况,但是两人都是为了帮助自己才遭遇到这样的情况,他也只好安慰着自责的林毅晨。

    “你确实不应该这么冒失!”周老抬起头,神色紧绷地对林毅晨教训道。

    “周老……”钟承军喊了一声,但是也被周老严肃的神色给吓到了,闭上了嘴巴。

    周老看着面有愧色的林毅晨,厉声斥道:“食龙兽的危险你自己也清楚,既然清楚,为什么不把蚂蚱的事情说出来,我们大家一起商量一个可靠的计划再去找这个蚂蚱?我们现在的目的确实是要找到幕后凶手,但是一切都应该避免无谓的伤亡!救活一个人,让另外一个人陷入危险,对我们来说又有什么意义?!”

    所有人都被周老的严厉语气吓住了。

    自从来到湘南市,周老从未发过这么大的火气,他跟人说话从来都是温文和善,声音一直都保持着温和的声调,但是这一次对他特别喜爱照顾的林毅晨,却发出最大的怒火。

    “对不起!”林毅晨低着头,难受地说着抱歉。

    “说对不起现在有用吗?!不要总是想着做错事了说声对不起就能解决事情了,对别人造成的伤害不是那么容易消除地!”

    周老没办法不生气,钟老病重,在他眼里同样重要,但是像他们这一辈人早已把生死看得淡了,他们能在战场上生存下来,就已经觉得自己赚了。可是老祁却不一样,老祁他还年轻,还有大把的时间去享受生活,骤然发生这样的沉重的打击,足以影响一个年轻人的一生。

    “周爷爷,你不要怪毅晨,是我一直跟着他去竹林地,他还提醒我要注意地,是我不小心,你别怪他了。”

    老祁说话的声音都变得虚弱了,面无血色,这副样子怎么都不像是之前那个见到食龙兽异常兴奋的高大小伙,天差地别。

    “你给我好好地休息!”周老同样没有放过受伤的老祁,“别以为你受伤了我就不会骂你!你喜欢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不知道面对这些东西的时候要倍加小心吗?光喜欢这些东西的稀奇,却不记得这些东西的危险,活该你被咬了要截肢!”

    “截肢”这两个字深深地刺痛了老祁,他闭上眼睛,眼皮剧烈地颤抖着,显然他也接受不了这种局面。

    气氛随着周老的痛骂变得更加沉重,在快速处理了伤口后,周老安排人把老祁送回房间好好疗养,至于是不是要截肢,还要继续观察分析情况再下决定。

    “你们都去休息吧。”周老疲累地挥挥手,让所有人都回房间休息。“毅晨,你留下来。”

    林毅晨迈出的脚步又收了回来。

    柳若若担忧地看着林毅晨,可是面对现在这样的局面,她也不知道该怎么样才能帮得上忙。

    “坐下。”周老拍拍身边的沙发。

    林毅晨双手拿着玻璃瓶,低着头一脸难过地坐了下来。

    周老的目光落在玻璃瓶上,他伸出手说道:“把瓶子给我。”

    林毅晨连忙把手中的玻璃瓶递给周老。

    周老拿着玻璃瓶,举起来对着灯光看去。

    玻璃瓶里的蚂蚱背部呈现黄绿色,而它的腹部则是淡红色,好像是刚刚吸了老祁的血才导致它的腹部变成了红色。玻璃瓶有些小,而且是密封地,变异蚂蚱被关在密封的瓶子里有些萎靡不振,头上的触角蔫蔫儿地耷拉着。

    “嗯?只有一根触角?”周老皱起眉头,他怀疑自己的眼睛花了,又睁大了眼睛观察,发现确实只有一根触角,而且还是在头部的正中央。

    “这也是洪荒异种?”周老拿着玻璃瓶问道。

    林毅晨摇摇头回道:“我也不清楚,从来没听老爷子提起过这种蚂蚱,我猜测这应该是养的毒蛊。”

    “是同一个高手豢养的蛊虫?”周老皱起眉头,他现在对这个放蛊的人充满了恶感。

    “应该是同一个人豢养的。”林毅晨双手交叉枕在膝头上,他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在夜里它的腹部还会发光,我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它是淡淡的白光,它在老祁手上咬了一口之后,我就发现它的腹部变成了红光。”

    周老不解地说道:“它会发光?那你们还没有发现它,小祁还被它给咬了?”

    林毅晨摇摇头说道:“它应该是会控制发光,当时我们进入竹林的时候,我走在前面,一直都在看着地面附近,等我走了过去它才突然出现,应该是隐匿了发光藏了起来,最后被老祁发现,它为了逃跑咬了老祁。”

    “把它弄死了,能不能为小祁解毒?”周老和善的面目上闪过一丝狠劲,和平时的他完全不一样。

    “应该没用。”林毅晨否决了周老的提议,“豢养这些蛊虫的高手是不会把解药留给敌人地,解药只会留在自己手里,这也是为什么中蛊的人不是死了就是受制于下蛊人。”

    “哎!现在我们非但没有找到那个高手,甚至还压缩了自己的时间,要是不尽快找到这个人要回解药的话,小祁的手估计是要截掉了。”周老叹了口气,他现在感觉自己头都快炸了。

    周老的年龄毕竟是大了,换作年轻时候,还有满满地冲劲活力,可是现在他只是感觉有些累,心有余而力不足。

    “不行地话,我来试试吧。”林毅晨犹豫了半天,对周老说道。

    周老猛地抬起头:“你有办法解毒?”

    林毅晨摇摇头:“只是有个想法,是不是可行我也不清楚,只能试一试。”

    “只要有办法就可以,总比眼睁睁看着小祁截肢要好。”周老直起身子,他看着林毅晨年轻地甚至有些稚嫩的面孔,一改之前严厉的语气,鼓励他说道:“你是个优秀的中医,不管成功与否,都不要怀疑自己。”

    林毅晨感激地点头保证道:“我一定会努力地,尽最大的努力把老祁的病治好。”

    周老拍拍他的肩膀,好奇地问道:“你准备用什么办法帮小祁解毒?”

    林毅晨眼神一定,说道:“针灸。”绝世巫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