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绝世巫医 第三八四章 手段

时间:2019-02-18作者:正派人

    端木宏正在酒店呆到凌晨两点多钟,然后才匆匆离去。至于后面他们还说了些什么,也就只有他们三人才知道。

    简单眯了一会儿醒来,林毅晨掐着时间,给辉子打了电话,让他到小区门口去守着,拍几张老太太们的照片回来。

    辉子光着身子躺在被窝里,睁着眼睛,就是不愿意起床,冬日的气候里,即使是家里有空调暖气,人也懒得从被窝里钻出来。在心里默默骂了林毅晨无数遍之后,心里的气和起床气消散了大半,辉子这才慢慢悠悠地从被窝里钻了出来,迷迷糊糊地开始拾掇自己。

    不一会儿,手机铃再次响起。

    “喂,辉哥,我们俩在楼下呢,你啥时候下来啊?”电话是两个小弟打来地,在楼下等着的他们快要被冻死了,催促着他下楼。

    “催催催!赶着去投胎吗?特么地,平时叫你们干个活儿都推三阻四地,那两个家伙让你们干个活儿就屁颠屁颠地恨不得把媳妇儿都丢一边,你俩是不是想造反啊?!”辉子大怒,一把把牙刷摔进了便池里,冲着电话大骂起来。

    他早就对这两个小弟不满意了,越来越不听话了,如今还狐假虎威地扯起林毅晨和浮青骆的大旗来威胁他,这让他非常愤怒。吃了二两肉就忘记谁是你们的老大了?!特么的,反骨仔!

    等辉子打扮好,虎着脸到了楼下,已经是一刻钟之后的事情了。见到自己两个小弟,脸色不善地走上去,拿着手套冲着后脑勺一人甩了一巴掌。

    三天不打,就上房揭瓦!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

    “走!”

    三人骑着“电动小破驴”,顶着寒风走在早上的大街上,刺骨的寒风吹的三人鼻涕横流,连喘气儿都得趁着没风的时候,生怕一张嘴就吃进一肚子的冷风。刚一到地方停下来,就不住地嚷嚷起来。

    “特么地,让老子起这么早,想冻死老子啊?这尼玛跟上班一样,老子什么时候成‘上班族’了?”辉子一下车立即钻到门岗小屋里去暖和,使劲吸溜着清水鼻涕,要死不活的样子似乎是废掉了半条命。

    “辉子,今天是怎么了,一大早地就往这儿窜,又要发工资了?平时也没见你这么勤快过啊。”门岗老头儿裹着军大衣坐在煤球炉子旁边,乐呵呵地看着快冻成狗的辉子。

    辉子使劲地搓着双手,一副没好气的语气说道:“嗨!别提了,这不是被人从床上叫起来了,你以为我想这么大冷的天早起啊?身不由己。”

    “哟嗬,从你嘴里听到‘身不由己’这几个字还真是难得,你小子不是号称‘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寿春街小霸王’吗?还敢有人指挥你?”门岗老头儿嘲讽地挤兑着辉子,只不过两人是递烟的交情,老头儿的家里也不是住在这里,所以对他也不像附近的其他居民那样抵触辉子。

    “还‘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呢,喏,外面那俩小子都快爬到我头上来了,我还敢这么说吗?”辉子带着埋怨的语气,冲窗户外锁车的两个小弟努了努嘴,一副冷笑的面孔。

    “他们俩?不会吧……”门岗老头儿瞅了一眼外边急匆匆要钻进来的小弟,笑呵呵地说道:“上次还听那俩小子‘辉哥’长‘辉哥’短地,他们敢爬到你头上?”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辉子自嘲地笑了一声,不等两个小弟钻进来,就起身出去了。

    “哎,辉哥,俺们还没暖和会儿呢。”死飞小子见辉子出来了,急忙嚷嚷道。

    “暖和个屁!拿人钱替人办事,等办完了事再暖和!”辉子语气严厉地教训着自己的小弟。得时不时地给他们点儿颜色瞧瞧,才能记住到底谁才是大哥。

    两个小弟莫名其妙地相视一眼,不知道辉子为什么要突然发脾气,不过既然大哥发话了,他们也只能乖乖地听从。

    “辉哥,咱们今天来这里干吗啊,还是去那几家‘作客’?”死飞小子搓着手,呆头呆脑地问道。

    辉子瞥了他一眼,心想难道那两位大哥没把事情告诉这俩小子?想到这里,辉子的心里平衡多了,不管外边有多少大哥,在这里,他还是说一不二地领导。

    嗯……感觉很好。

    “今天咱们来‘关照’一下那几个老太婆,我估摸着那两个家伙要带人走了,临走之前想再教训一下那几个老太婆。”辉子揣摩“上意”地分析道。实际上他也不知道具体要做什么,只是林毅晨给他打电话说,要他见着那几个老太太,给她们拍几张照片。不过这也不妨碍他在小弟面前虚张一下声势。

    “哎,几点了?”辉子手冷懒得那手机,歪着脑袋问身边的小弟。

    “马上就八点了。”

    “艹!”辉子发现个严重的问题,林毅晨光说要他照相了,可是这么大清早人都躲在家里呢,老太太们闲着没事干也不会这么早就出来活动啊,他觉得自己失策了,不敢来这么早。

    要不进屋跟老头儿再唠会儿?

    辉子正在心里琢磨着,忽然看到最靠外的单元楼拐出来两个人影,打眼一看,不由地惊喜。这不就是其中一个老太婆吗?昨天晚上还砸了她们家一块儿玻璃呢,让他小挣了一百块钱呢。

    反正闲着无聊,辉子嘚瑟地带着小弟迎上去,想要跟老太婆和她老伴儿打声招呼,炫耀一下。迎头走上去没几步,他就听到老太婆的老伴儿正在不断地唠叨着什么,语气焦急失措。

    “你说说这到底是咋回事?怎么一大清早起来就说不出话来了?”老头儿一边急躁地安慰着老太太,一边装作没看到辉子三人,骑着小车准备从他们三人旁边顺过去。

    看到老太太生病了,辉子就收起了嘚瑟的心思。虽说他并不怵这些老头儿老太太,可是在人家生病的时候去奚落人家,辉子自忖是有个分寸的人,不愿这么“欺负”人,所以就看着两个老人从身边骑过去,他还好奇地扭回头看了一眼老太太,想看她到底是得了什么病。

    旁边的小弟也跟着回头看,嘴里还嘟囔着:“嘿,这老太婆还真是倒霉啊,昨天被咱们砸了玻璃,今天嘴又不能说话了,真够倒霉地,看来平时嘴上不积德,该着遭报应了。”

    “要不说你们平时……”辉子摇头晃脑地,正准备给小弟们上课教育一番,忽然他心思一顿,想到林毅晨今天给他下达的任务,心里生出一个念头来。

    该不会是那两个老大知道这些个老太婆会生病,专门叫我们来拍照留念地吧?

    生出这个念头来,辉子再往深处想,不禁毛骨悚然。这俩老大是什么来头,竟然能在一晚上的时间让老太婆生病,这种本事就算是他这个“地头蛇”都很难办得到,他们两个外地人是怎么做到地?

    意识到林毅晨和浮青骆的手段超出了自己的想象之后,辉子心里不敢再有任何抱怨的心思,调转放向就朝远去的两个老人追过去。

    “哎,辉哥,你干什么去?”死飞小子和另外一个小弟蒙圈地看着辉哥远去的背影,挠头相互看了一眼,也赶紧追了上去。

    辉子没有理会自己的两个小弟,拿出许多年前年轻时奔跑的速度,飞一般地追上了老太婆和她的老伴儿。

    “停停!停下来!”辉子冲着车子的后面大声叫喊着。

    前面骑车的老头儿听到身后急促的喊声,反而更不敢停下来,手上一拧,电动车跑地更快了。

    “艹你妹地!”辉子见状气得大骂,冲着老太婆的背影就大声骂道:“老不死地,你再不停车,小心我把你们家的玻璃全都砸碎,往你们家门口泼油漆!”

    听到这赤果果的威胁,老头儿也不敢再倔了,只得不情愿地停下车来,转回身看着辉子慢慢地一步步走到跟前来。

    “你特么地老不死地!边喊着你还跑那么快,找死啊?!”辉子喘着粗气地扶着电动车后备箱,使劲咽了口唾沫润润嗓子,点头冲老太婆问道:“你得了什么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