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绝世巫医 第一四九章

时间:2019-02-18作者:正派人

    陈羽君愣愣地站在门口,一直没有进来,似乎在犹豫着进不进门。

    钟承军和王佟同看到陈羽君,全都扭回头去,一声不吭,似乎没看到陈羽君这个人。

    林毅晨有些奇怪地看着他俩,见还是一个个装死人,他只好开口对陈羽君说道:“进来啊,你站在门口干嘛,放蚊子进来养啊?”

    陈羽君听到林毅晨的话,又偷瞄了两眼装死人的钟承军和王佟同,这才小心翼翼地进了门,把门轻轻地关上。

    林毅晨看到陈羽君这动作更惊讶了,以前见到陈羽君都是大大咧咧地,毫不做作,行事作风十足的女汉子,今天却羞答答地好像小家碧玉,这让看见了的林毅晨跌碎了一地眼镜。

    “你这是怎么了?”林毅晨差点儿吐槽她是不是生理期到了,不过话到嘴边还是咽回去了,毕竟和陈羽君的关系很普通,也是最近才有所缓和,这么地开玩笑林毅晨很怕挨打。

    “没什么。”陈羽君勉强地笑笑,又看了一眼钟承军和王佟同的反应,她脸上的笑容又大了一些,看着林毅晨问道:“听说你过几天就要上大学了?还是我们湘南大学?”

    林毅晨脸有点烟,心说这不是来自认学姐地吧?

    他点点头。

    “那以后可是校友了。”陈羽君笑眯眯地看着林毅晨,林毅晨顿时感到很不安。

    果然,陈羽君冲着林毅晨挑衅道:“来,叫声学姐来听听呗。”

    林毅晨的脸彻底烟了,这听着咋跟流氓调戏小姑娘的语调这么像呢?角色扮演者是不是应该反过来啊?

    “你有事办事去,别在这里叨逼叨地,还嫌不够烦你啊?!”钟承军忽然坐起身子,冲着陈羽君一通怒吼。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房间里的气氛顿时变得尴尬起来,陈羽君涨红了脸站在原地瞪着钟承军,最后还是忍住了气,转身走向了钟老爷子的房间。

    “特么地,烦死了!”钟承军骂骂咧咧地躺回去,满脸不耐烦的样子。

    最尴尬的陈羽君走了,于是林毅晨变成了那个最尴尬的人,他看着钟承军不明所以,看到王佟同看过来,摊开双手很无奈地看着他,一头雾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王佟同看着林毅晨,无奈地给他解释道:“今天出了一件‘大’新闻,三家中型物流集团正在密谋合并计划,由张家的远景集团牵头,陈家的陈氏集团在列。”

    林毅晨瞬间就明白了钟承军为什么会这么大的火气。

    当初在哈雷酒吧的那天夜里第一次发现陈羽君和张潮在一起时,他曾经听说过,陈羽君家和钟家是世交,两家的关系可以追溯到钟老爷子的上一辈,钟老爷子家和陈老爷子家是一个村地,两人一起参军抗战打鬼子,可以说是交情匪浅,当初陈老爷子去世的时候,钟老爷子为此伤心了数月之久,一直都明里暗里地照顾陈家。

    却没想到最后养得是一只白眼狼。

    所以当初钟承军看到陈羽君和张潮在一起出现时,才会异常地愤怒。可能也是上面的原因,钟老爷子知道了这件事,也还默认陈羽君频频来到别墅的举动。

    林毅晨知道陈羽君和张潮婚约的事情,他也知道了两人顽强抗争,甚至张潮为此离家出走,不惜一切地跟家人断绝关系。听陈羽君上次讲述的意思,他们俩的婚约已经流产,而且她的父母和家里似乎也已经放弃了这件事。可是没有料到,陈家并未因此放弃和张家的“联姻”计划,只不过这一次他们选择了商业上的“联姻”,突然出手制衡钟家的长孙钟承军。

    毫无疑问,也是这个原因,钟承军对陈羽君的态度非常恶劣,只不过因为钟老爷子的关系,他没有将陈羽君赶出一号别墅。

    “承军的公司不是很大吗?全国前三呢,就算他们合并了,也不需要这么怕吧?”林毅晨对商业方面不太了解,所以很小白地说出自己的疑惑。

    “现在的物流市场已经不是开拓时期了,市场雏形已经形成,这一家的市场份额多一个点,就意味着另一家市场份额少一个点,怎么可能没有影响。”王佟同对林毅晨摇摇头说道:“而且,在今天这个新闻爆出来之前,就已经有很多天运物流的新闻在传播,这些新闻的资料都是非常隐秘地,你想想吧。”

    王佟同分明暗示着,天运物流的隐秘资料,都是陈家泄露出去地。

    林毅晨看着把头埋在靠枕里的钟承军,心中为他感到同情。原本应该是自己的盟友,结果变成了自己的对手,还被对方在背后捅了一刀,最关键地是,这一切都发生在钟家老爷子住院治疗期间,这个时刻就太敏感了,这是想一棍子把钟家打得“半身不遂”,再无还手之力。

    想到这,林毅晨忽然想起一个可怕的事情。

    那么,钟老爷子中的食龙兽的毒,会不会也跟陈家有关系呢?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就犹如烟洞一般猛烈地吸引着他继续想下去,可继续想下去,就真地可能是无底深渊了。

    林毅晨悚然一惊,慌忙把这个念头从脑海中抛出去,再不敢往下想任何念头。

    这时,钟老爷子的房间门打开,钟老爷子的声音在客厅中响了起来。

    “承军,你过来一下。”

    钟承军固执地不想起来,可是躺了十秒钟之后,他还是站了起来,不情不愿地往老爷子的房间走去。若不是有那个女人在里面,他肯定不会这么不情愿。

    “妈的,又是告状这一套,陈家人果然都不是什么好玩意儿!”钟承军在路过林毅晨的身边时,低声咒骂了一句。

    林毅晨无奈地笑笑,能理解钟承军的心情,换作他是钟承军,可能早就直接把陈羽君打出门去了。

    门关上,就是钟陈两家的私事了。

    林毅晨站起身,飞快地坐到王佟同的身边。

    王佟同侧身躺着,眼神魅惑地看着林毅晨:“你要干什么?”

    如果不是知道王佟同是一个铁铁的异性恋,林毅晨才不会离他这么近。

    林毅晨忍住吐王佟同一脸的冲动,好奇地问他:“你跟承军的计划是什么?钟叔叔会不会帮你们?”

    王佟同坐起了身子,叹了口气说道:“你看我们这副表情,还看不出来吗?跟你说了,还缺钱啊,来源干净的钱啊。”

    “哎!~算我白问,关心一下你就拿钱来恶心我,明知道我最穷还这样。”林毅晨一脸嫌弃地站起身,转身就要走。

    “好了,你坐下我给你说。”王佟同冲着他的背影招了招手。

    林毅晨“唰”地一下,飞快地坐到了王佟同的身边,摆好了一副聆听者的姿态。

    王佟同翻了个白眼,敢情这家伙早就算了好,刚刚都是故意呢。不过他还是跟林毅晨讲起了前因后果。

    “承军的天运物流是全国前三的物流公司,说是前三,实际上市场份额跟前两名没有太大的距离。只不过前一段时间频频爆出天运物流的新闻,承军当时忙着照顾钟爷爷,就没有把这当回事,毕竟每家公司都有过这种经历,就把这件事交给了公司处理。”

    “原本这件事已经处理好了,紧接着公司就得到消息,有三家公司由第四方远景集团牵头,准备合并,谋求上市。当时承军只是把这件事当作张家的趁火打劫,于是就打算把还没有提上日程的扩大规模的计划书提前施行。”

    “就在商议计划的关键时刻,突然得到消息,陈家也参与了其中,原本的合作伙伴们看到一向跟钟家走得很近的陈家‘倒戈’死对头张家阵营,而且当时钟老爷子病愈的消息一直没有传出去,所以那些合作伙伴都以为钟家要出事,选择了暂时观望,可这一下就把天运物流架到火上烤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