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绝世巫医 第一四零章

时间:2019-02-18作者:正派人

    “毅晨,你以后准备干吗?”

    “上大学,去湘南大学上医学院!你们呢?”

    “继续在一号别墅做安保。”青皮汗颜地看了一眼牛大壮,转头对林毅晨说道:“这次多谢你了,要不然钟老爷子肯定不会再让我们负责别墅的安保了。”

    林毅晨却想起钟老爷子的话,不由地心虚说道:“没什么,还是你们平时表现地不错,给老爷子留下了好印象。遇到蛊师这种事谁也没法预料会出现什么的后果,钟老爷子也能理解你们的难处,毕竟蛊师这类人,一辈子都可能见不到,咱们遇到了也是没办法的事。”

    林毅晨没有告诉他们地是,钟老爷子其实对擎天安保很不满,但是还没有达到要赶他们走的程度,因为平时表现地还不错。所以,钟老爷子决定了,他要亲自操练擎天安保的人员,每天分两班倒,一班执勤,另一班就接受钟老爷子的训练。

    什么?你不想被一个老头儿当作玩具耍?那可是开国大将,这辈子能接受他的训话,就已经是一个军人的荣耀了,能接受他亲自训练,你还犹豫什么?以后能吹一辈子了。

    “钟老爷子还是好啊。”牛大壮感慨地说道。

    林毅晨心说保重吧好兄弟,希望你能好好地表现自己,争取得到钟老爷子奖励的小红花。

    下午时分,周老来到病房内,跟林毅晨告别。

    “湘南这边的乱子刚刚结束,还未真正地平息下来,首都那边也是乱成了一锅粥。这边的事情闹得太大了,有许多人的反应特别大,这一次回去,我的任务量说不定又要加重了,要不知道今年的年关,还有几个老家伙能熬过去。”

    “周爷爷你多保重身体。”林毅晨连忙安慰他道。

    周老点点头,主动对他说道:“你说这一次找到了灵感,先给秦湖他们看病,我就听你地,先看看你这边的效果如何。如果,还是没有根除病根的话,那就及时送人到首都来,我再带他们找医院治疗。”

    林毅晨感动地说道:“谢谢你了周爷爷,我这一时的想法还要耽误你的时间,真地是……”

    周老笑呵呵地看着他,鼓励他说道:“这样做就对了,不管我们是做什么地,能想到是一回事,能想到去做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后者的成就一定比前者大,你应该保持这样的想法,继续做下去。”

    “嗯!我明白了。”林毅晨重重地点下头,他真正地把这句话记在心里,也是这么去做地。

    周老走后的第二天,林毅晨就出院了,他的恢复速度远远超过青皮等人。林娇林涛还住在省委大院,钟老爷子也是要等到一号别墅重整完,擎天安保这边有足够的人手,再回一号别墅居住。

    钟振国曾经劝过钟老爷子,让他一直在省委大院住下,老爷子不乐意。劝地多了,老爷子就不悦地反问他,是不是不愿意掏钱给自己养老。

    儿媳妇常年在首都,儿子经常忙得半夜回家一早就出门,根本见不着面,就在家里对着一个保姆他显得无聊,还不如住在一号别墅。家里人多环境也好,虽然比不上首都的那些山清水秀的养老院,却也没有医院里的那种药水味,还能跟别墅区的其他老头儿一起吹牛下棋,比待在省委大院舒服多了。

    林毅晨出院后,第一件事就是来到二医院,准备给秦湖三人呢再做一次检查和治疗,如果以后还会犯病,就送他们去首都治疗。

    秦湖看着林毅晨在做准备工作,他笑着问道:“说吧,这次有多大的把握能根除?”

    他对林毅晨是有信心地,就凭林毅晨两次把他从危险中救回来,他对林毅晨的信心就有增无减。这么说,只是为了减轻林毅晨的压力。

    “我是从我自己身上找到的灵感,有多大的把握不敢说,最起码值得试一试。怎么,你不愿意试?”林毅晨扭过头,笑着问秦湖。

    “嗨!我要不乐意试,还会躺在这里吗?”秦湖没好气地反问道。

    林毅晨点点头,安抚地对他、还对另外两个参观者说道:“我这次的信心要比以前大,所以我们拭目以待吧。”

    “林医生,我都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开始。”李齐灵站在林毅晨的旁边,适时显示自己的存在感。

    林毅晨拿起银针,随口问道:“怎么每次都能见到你啊,你平时上班都是这么忙吗?”

    说着,林毅晨趁秦湖不注意,一根长针就刺入了他的头部。

    旁边围观的人们已经见怪不怪,没有反应了。可是两个参观者却是第一次看到那么长的一根银针扎进脑袋里,他们想到自己的也会被这么扎一针,便不由地心生退意。

    这一针下去,会不会扎傻啊?

    林毅晨手捏着长针的尾部,手指缓缓地转动着,灵气早已经顺着银针进入到秦湖的头部,正在缓慢仔细地查找秦湖头部的病因。

    周围的人们看着时间,都觉得有些奇怪。平时林毅晨扎针的速度非常快,虽说转针、捻针的时候会比较慢,可是也没有慢到今天这种程度,跟前两次扎针的速度相比,简直是云泥之别。

    难道是因为找到了新的治疗方法,所以改变了策略?旁边观摩的王医生在心里默默地揣测着。

    自从跟钟承军交换了联系方式之后,医院对他的处分依然挂了出来,只不过影响降到了最低,甚至因为跟钟承军牵扯上了关系,最近他升职的呼声是越来越高。

    水位上升之后的王医生非但没有得意洋洋,反而变得谦逊许多。无他,就是因为林毅晨替他医治病人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他也清楚自己只是运气好而已,想要站稳脚跟,一个抱上钟承军的大腿,再一个就是精进自己的业务能力。所以,一旦得知林毅晨要来医院,只要没有大事,他都会出现在医院里。

    别人说他走后门抱大腿什么地,他都不在乎,正是看到了林毅晨,他才意识到,想要得到别人的认可和赞赏,实力才是最基础地。此时他的心态远比以前好地多,似乎随着心态的改变,生活的质量也改变了不少,这让他王医生甚是满意。

    王医生默默地观察着林毅晨施针,见他提针出来,就开始寻找林毅晨选择的下一个扎针穴位。他平时回家也有研究过秦湖等人的病症,临时抱佛脚地研究该如何针灸会对病情有效果,所以见林毅晨提起第一针,他就开始寻找自己推测出的第二个穴位。

    嗯?怎么还不扎针?

    王医生抬起头,惊讶地看着林毅晨正在擦手。

    这什么意思?针灸结束了?!

    所有人都很惊讶地看着林毅晨,尤其是那两位病人,都在等着看第二针会扎什么地方,会用多长的银针。可是当他看向林毅晨的时候,却发现他已经收针结束了。

    这么快?这才十分钟都不到啊。

    “秦哥,你仔细感觉一下,脑袋里也没有提神很多?”

    “完了?”秦湖也有些惊讶,不过听了林毅晨的话,他马上闭上眼睛感受自己的身体。

    “对啊,就像你说的那样,头脑感觉清楚了很多,反应也快了些,有时候会憋得慌的感觉也没有了,身子好像轻松了很多。”秦湖欣喜地看向林毅晨:“这么说你真地根除病了?”

    林毅晨点点头道:“你这么一说,我觉得把握在九成以上了。”

    “接下来谁来?”

    “我!”

    “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