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绝世巫医 第一九四一章 花市长

时间:2019-05-01作者:正派人

    奉阳市的人之前是不愿意动脑子、掺和事,所以双头沟村村民闹事的时候,他们也只是派去了一个不相干的副市长支差应付。Δ书阁ん.『k→shu→.co

    在他们心里,或许没有考虑过y&s公司会选择撤资走人的选项。在他们心里,随随便便撤厂子,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光是撤厂改换其他地方重新建厂的成本,就是一般企业不愿意承受地。

    他们或许以为原浆厂坐落在奉阳市,就不会再离开,却没有料到敌视的种子早在上一次就已经埋下了,而y&s公司的老板们一个个都是“暴躁老哥”,心气不顺了,马上就搬厂离开,废话都不给你多说,等你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家早就已经撤了。

    如果不是林毅晨担心宋逊在双头沟村出现什么问题,让他提早回来,派驻擎天安保人员进驻保护原浆厂的财产,奉阳市的那些尸位素餐的人还不会反应过来呢。

    当明白了y&s公司撤资不是闹着玩的时候,这些奉阳市的领导们慌了神,于是从上面下令,所有领导都往湘南市赶来,无论使用何种方法,都要把y&s原浆厂留在奉阳市。

    而奉阳市领导们不知道地是,就在他们赶往湘南市地同时,隔壁邻居阳明市的一众领导们也都在快速地赶往湘南市,而且因为路程较近,他们还是提前到达的一批。

    阳明市的领导们来到湘南市,立马散开,目的明确地各自去找自己的顶头上司,这个时候就是“肉搏战”,先下手为强,谁先把领导搞定了,谁就占得了先机。

    而阳明市的市长更厉害,没有先去找省长钟振国,而是摸着摸到了宜星酒店来,一打电话直接要找酒店老板王佟同,然后,他便出现了在王佟同的办公室里,和y&s公司的所有股东直接见了面。

    阳明市的市长看到所有人被自己一气“包圆”了,心里别提多开心了,为自己的大胆决定感觉无比英明。

    就是……面前的这些人也太年轻了些,就算是老成持重的宋逊,看起来也比他的年龄小了很多。

    他不知道地是,宋逊是近水楼台先得月,y&s精华液随便抹,他现在不仅皮肤显得好,整个人都显得年轻了许多。

    “哎呀,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了这么多的老板,幸会啊,幸会!我是阳明市的市长花援朝!”花市长表现地很热情,这里面的人看起来都很年轻,可是背景却一点儿也不可小觑,即使是最没有背景的林毅晨,那可是y&s公司最大的股东。

    早在双头沟村第一次闹事的时候,花市长就已经把y&s公司的内部情况摸得差不多了。当时只是想着招商引资,却也没有太往心里去,所以就没有尽力争取。

    然而当他看到y&s精华液上市后那种横扫市场的惊人表现后,想要后悔都来不及了,错过了一次黄金机会,再想找到下一个“y&s公司”,几乎难于上青天。

    可是花市长怎么都不会料到,奉阳市竟然守着这么一块儿宝玉不懂得珍惜,双头沟村的刁民们简直就是他阳明市的大救星,竟然在y&s公司巡查时又来了一次闹事,这对花市长来说简直就是“雪中送炭”,于是,这一次花市长说什么也不愿意再错过机会,召集自己的所有人手来省会忙活着,不管有没有用,都要试一试,万一把y&s公司给拉到阳明市了呢?

    王佟同面带古怪的笑容,打量着花援朝,笑着说道:“花市长挺厉害地,直接能找上门来了。”

    花援朝坐在沙发上,一个人面对着对面四个人,感觉压力有些大啊。想到y&s公司能够带给阳明市的税收,花援朝就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来面对。

    “毕其功于一役,为了能够拉到我们国家最好的企业,我们阳明市可是使出了十八般武艺,各种招数都使出来了,要是连门都找不到,那也活该我们拉不到y&s公司。”花援朝不紧不慢地说着,控制着自己的语速,不让自己落入到对方的节奏里。

    “拉我们公司去阳明市?”钟承军挑起了眉头,全无之前吹牛比时的轻佻表情,反而看起来十分稳重,一分一毫的表情都在他的控制之中。

    花援朝觉得一个人跟四个人玩心眼实在太累了,索性把事情摊开了明白讲。

    “我听说双头沟村的村民又开始闹着要抬价,我琢磨着这一次y&s公司应该不会再继续忍让下去,所以我就来了,邀请y&s公司将原浆厂搬到我们阳明市,我保证,我们阳明市绝对会保证企业的正常生产工作,维护好企业和当地居民之间的和谐关系,y&s公司为我们提供税收和解决劳动力,我们为企业创造良好的生产环境和优惠政策,我们互利互惠,这就是我能保证地!”

    花援朝一口气把自己想要说的话全都掏了出来,也顾不得什么阴谋阳谋了,把事情摊开了说,大家不用浪费那么多脑细胞玩勾心斗角的那一套,一切都为了更高的效率办事,谁的时间都是宝贵地,没时间浪费。

    花援朝的开门见山让在场的几位y&s公司股东全都有些意外,几个人相互使了个眼色,交换彼此的想法。

    林毅晨对花援朝的印象不错,没那么多废话,这种招商引资就跟谈生意是一样地,大家互相给出价码,然后谈判看能不

    能吃到一个盘子里,能就大家一起合作,不能就撤摊散伙,两边猜来猜去地林毅晨最不喜欢了。

    “我们要撤厂子,先不说成本,光是耽误的工期就难以承受,我们不是没有考虑过撤厂子,但是我们要先确定一切条件符合我们的预期,我们才会真正地下决心”宋逊还是虚虚实实地那一套,这是他的习惯,而且,阳明市才是那个最急切的一方,他们要摊开来谈,y&s公司这边却大可不必。

    宋逊开口了,林毅晨就明白自己不能抢了他的主导地位,否则在谈判对手面前自己先闹出了内讧,这种傻事可不能做。

    对阳明市市长花援朝来说,只要y&s公司的人肯谈,这就是最大的胜利,他有信心能够给出最好的条件,吸引y&s公司来阳明市投资。就怕y&s公司没有这个意愿。

    “奉阳市那边我们也不好处理,如果他们上报到省里,这件事恐怕就会搞得更加麻烦,这也是我们企业不愿意看到的局面。”宋逊接着提出自己的诉求。

    “这些我们也会解决地!”花援朝毫无二话,这种问题即使宋逊不提,他们也是要面对地,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说出来表现自己的诚意,花援朝答应地更快。

    一晃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期间主要是宋逊和花援朝在谈,钟承军和王佟同时不时地插上两句话,而林毅晨则是一直保持着沉默,不时地倾听,不时地走神,直到花援朝走了之后,他才开口说话。

    “我觉得这个花市长不错,阳明市也不错。”林毅晨一开口就表态。

    宋逊笑呵呵地指着林毅晨,对王佟同和钟承军说道:“真是难为毅晨了,憋了这么久,终于可以说话了。”

    王佟同也戏谑地看着林毅晨,故作担忧地说道:“你都不知道,当时我们就怕你说话,就怕你表态,你一表态,咱们这边的谈判就会陷入被动,还好你忍住了,忍地值啊,这可都是钱!”

    钟承军笑道:“花钱的时候毅晨不含糊,赚钱的时候毅晨也不会含糊,我就不担心,毅晨可是聪明地很呢!”

    王佟同立刻表示不满了:“你说这话啥意思?好像我说毅晨傻了似的!”

    “你没有明说,你心里就是这么想地!”

    “滚蛋!别挑拨我跟毅晨之间的关系!”王佟同骂道。

    钟承军冷笑:“你跟毅晨之间的关系有我们俩近吗?还挑拨,你值得我挑拨么?!”

    两人吵吵嚷嚷地很幼儿园小孩子吵架一样,全然没有了之前跟花援朝花市长谈话时的成熟稳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