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毒妻休想逃 第三百四十六章 死胎复活

时间:2019-05-01作者:傻妞请爱自己

    林美丽一听抓住朱儿道:“敢拿我打赌,说是不是又背后说我什么坏话了?”

    楼下的打闹惊动了季得月,季得月点了点娄台道:“看吧,我说什么,林美丽一有事做就相当的激动呢,这平常还睡得七荤八素,今天在楼下等我了。”

    娄台点点头:“看来确实得给她找点事做这么一大早就叽叽喳喳,不是长久之法!”

    季得月推搡了娄台一下道:“尚北冥最近在干嘛,你有他的消息吗?”

    娄台立刻撑死身子警惕的道:“提他干嘛,他不会又要来了吧?”

    季得月噗嗤一笑:“你这么紧张做什么,如临大敌一般我就问问,林美丽之前想跟着他给他做秘书!”

    娄台立刻拍手叫好:“我今天就帮你约一约,这个想法好,我支持,尚北冥这个混小子要是被人收了,简直是大快人心,听说他最近被他爸爸逼得焦头烂额,你等我的消息。”

    季得月看着娄台兴冲冲的模样突然很想笑,像个孩子一样。

    季得月下楼时,她们几个正在吃早餐,季得月坐过去,林美丽奚落道:“看你一脸睡不醒的样子,昨晚干嘛了?”

    季得月瞅了她一眼:“孕妇不就是睡不醒吗,我什么也没干,一觉睡到大天亮,开来,你多吃点,把嘴巴塞住。”

    季得月说着就赶紧拿了个甜甜圈塞进林美丽的嘴巴里。

    林美丽嫌弃的道:“糖分太高,给我吃这个简直居心叵测,不知道本姑娘立誓减肥么?”

    旁边有人哈哈大笑:“美丽姐姐昨晚还吃了两大袋芒果干,这会说糖分高,要减肥,笑死我了。”

    朱儿在一旁无情的拆台,林美丽瞪了她一眼:“我今天早上起的誓,不行吗,反正从今天起,我要做宇宙超级美少女!”

    季得月看着林美丽信誓旦旦地样子点头同意道:“很好,有想法,我支持,吴阿姨,给美丽小姐一碗粥,谢谢。”

    说完把林美丽碗里正在吃的一大碗鲍鱼粉端走了道:“誓言要切实的落在行动中,光说不做,或者说一套做一套是不行的。”

    林美丽心疼的哇哇大叫道:“季得月,你诚心和我做对啊,我的鲍鱼粉,我喜欢的不得了,我不吃它一天都会没有精神的,阿月啊,我错了,我不减肥了,我要吃!”

    季得月这才松手道:“这就对了,减什么肥,若真的想要瘦身美丽,可以运动,方法很多,就是不能苛待自己。”

    林美丽立马讨好的抱住阿月道:“还是你最爱我,像是来自一只老母鸡的嘱咐。”

    季得月翻翻白眼摇摇头看着旁边笑的张扬的两个孩子道:“我今天不能跟你一起去了,我在家陪陪她们,娄台会让人跟你一起。”

    林美丽虽然噘着嘴但看看季得月的大肚子还是欣然同意了。

    待娄台出门之后,季得月便带着朱儿和小新两人慢慢地走在后花园中。

    季得月看着这满园的景色,心里很平静,她拉着她们的手道:“你们都到了上学的年纪,对于学校你们怎么看?”

    朱儿之前有一点上学的经验,她充满期待的道:“我很希望可以去到学校,和同龄的小伙伴们一起学习成长,毕竟每个人以后都是要融入社会中去的,必要的知识都要懂,不能太特异独行。”

    季得月点点头,又看着低着头的小新道:“小新,你有什么看法?”

    小新垂着头揪着手,似乎有一点不安,朱儿在一旁鼓励道:“小新姐姐,你若愿意可以和我一起上学。”

    小新嗫嚅着道:“阿月姐姐,你能收留我我很感激,我来是给你当下人的,怎么敢妄想麻烦你费财费力支助我上学呢?”

    季得月停下脚步,蹲下身看着小新道:“每个孩子都有权利去上学,而且我留下你并不是想让你给我做什么,我既然被你叫一声姐姐,我就有权利有义务教导你,对你的人生负责。

    我这里不需要培养什么园艺工之类的,他们每个人都很自由,他们在这里也只是工作,有休假,有自主权,不是卖身给我的。

    小新,你有家人,我就是你的家人,你的心里千万不能把自己看的太低,以前的那些都已经过去了,都忘了吧。

    我会尽快安排你和朱儿一起去上学,早晚接送,不要有任何负担,你要是觉得过意不去,以后可以帮姐姐排忧解难逗我开心,这就是最珍贵的了。”

    小新的眼泪簌簌的往下落,她抱住季得月,哭的很大声,半响才道:“我知道了,谢谢阿月姐姐。”

    一番安慰之后,小新才渐渐地和朱儿一起去追蝴蝶去了,季得月站在开满鲜花的山坡前矗立良久,内心很平静,若有可能,她愿意帮助更多的孩子。

    张扬来的时候,正值中午,他来带了很多机器,他调侃道:“我是不敢再折腾你,我这仪器若能测出来,那一定就是真的,你现在最好安静养胎,哪里也不去。”

    季得月笑着按他所说躺在床上,季得月虽然没有去医院接受正规的产检,但她一直是受张扬的照顾,她很相信他。

    季得月的心里充满期待,看着张扬的仪器在她的肚子上照来照去,心里又有些忐忑。

    说实话,一个好,两个更接近娄台的目标,娄台曾说过,生个十个八个的,这要是一胎生俩,娄台不是高兴坏了?

    想到这季得月笑了,心里不禁祈祷:“儿啊,女啊,要是一胎生俩,我感谢你们,你们太给力了。”

    张扬不停地摇头不停地叹息,惹得季得月频频蹙眉,次数多了,季得月不耐烦的道:

    “有什么话你就说出来,你这又是摇头又是叹息,搞得我很紧张。”

    张扬嗤笑:“你紧张什么,有多少个在你肚子里,你没感觉吗?”

    季得月怒瞪他:“我要是知道还要医生干嘛,你要是不想说我就起来了。”

    张扬连忙按住她道:“别激动,别激动,我逗你玩呢,我就感叹一下生活的奇迹,毕竟上次我的师父来都判定另外一个是死胎。

    没想到个把月没见,这个死胎已经成型了。”

    季得月惊讶的道:“死胎?”

    张扬一脸无辜道:“对啊,娄台没告诉你吗,你怀了两个,可是你本身体弱,又有肾病,上次师父来时断定那是一个死胎,预备在你生产时,把另一个顺便流出来。

    这都六个月了,突然死胎流活蹦乱跳了,这件事简直是医学奇迹,我一定要告诉师父。

    我怀疑是不是师父给你配的药起了很大的作用。”

    季得月错愕,难道梦境里的那个全身是毛的家伙就是那个小家伙?另外一个男孩子季得月已经看过很多次,可是这个跟猴子一样的家伙,不会是真的吃了药长成这样吧?

    季得月恶寒,这不是要把人吓死的节奏?

    张扬很确定的告知有两个孩子之后,季得月反而更加忧心起来,这万一生的是个不可思议的孩子,这不是害了他的一生吗。

    林美丽回来时季得月正在和两个孩子玩捏橡皮泥,季得月看着林美丽满脸愤怒的样气不打一处来。

    季得月给她递了杯水道:“你怎么了,遇到什么事了?”

    林美丽一放下杯子,大怒道:“这些泯灭天良的人,简直禽兽不如。”

    说完还大拍桌子,吓坏了旁边的两个孩子,季得月看着泰六,泰六才道:“我们先前去调查时遇了点阻拦……”

    林美丽突然一声吼:“我生气的是这个吗?阿月,你知不知道今天又接受了一批孩子,这些孩子有的都脱水了,差点给饿死了。

    他们被送过来时,简直让人痛心疾首,各个都活脱脱的变了形,你说说,他们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你跑就跑,你为什么不让孩子好好活下去。

    他们做错了什么,这么年幼无知,就被他们这么生生的折磨的快死了。”

    季得月皱起了眉头道:“那怎么办,这样的地方到底还有多少个,我们要怎么才能排查出来,按照小新所说,他们今天已经是第四天了,若第七天,怕是存活率为零。”

    林美丽捂住脸道:“我现在想要尖叫,骂娘,骂那些不知道从哪里爬出来的玩意。”

    季得月心思重重的给娄台打了电话把林美丽看到的事和他说了,娄台点头承诺他会亲自派人处理的。

    到了晚上回来时,娄台看着焦虑不已的季得月道:“上头已经紧急处理了这起事件,并且开启了有史以来最大的避难所,警察局的那些孩子都已经安置妥当。

    社会各界对此事关注度极大,媒体也已经做了报道,全方位的帮孩子寻找亲人,还有正在受难的孩子们,会很快得到好心人的帮助的。

    媒体刚报道,热线已经打爆,收到了各个地方的线索,地方警方已经介入,你放心,很快就能找到他们的。”

    季得月这才点点头,手放在胸口有点堵,季得月看着娄台道:“我心里有点不安,你说组织残余是不是对这些孩子进行报复发泄不满?”

    娄台握紧季得月的手道:“你说的这些我也想过,可是他们并没有对孩子做什么,像是落荒而逃,更像是突发事件。

    根据孩子描述的相貌体征来寻找那些人,一个都没找到。”

    季得月祈祷着:“希望这件事到此为止,不要再发酵,对于组织接班人,你怎么处置。”

    娄台听到季得月问这,有点惆怅的道:“徐哲所说的接班人是他的女儿徐然然,并且说能解你们身上禁术的是张将备忘录,可是我去过徐家,打探过口风,他们闭口不言。

    而且,徐哲事件并没有曝光,社会各界并不知道此事与徐家有关,徐家对外界称徐哲只是去旅游了。

    徐家在z市的影响力非常大,盘根错节,我将此事和父亲商量过,父亲暂时还未给出回答。”

    季得月瞪大眼眸不可思议的道:“难不成你想包庇徐家?徐家做的可是谋害人命的勾当,自然要接受法律的自裁,徐母,徐然然,徐老爷子有没有罪后续都要接受警方调查,难道不是吗?”

    娄台见季得月有点激动,连忙给她顺了顺气道:“你别激动,自然是要按法律处理,只是需要一个万全之策,徐然然有没有参与这个事件我们不得而知。

    我怕突然的调查若让她有所防备,她不拿出张将备忘录我们也没有办法。”

    季得月眯着眼睛严肃的道:“只要你没有妇人之仁怀念旧情就好,如果她是真的无辜,她应该会配合我们接受调查。

    若不配合,那我们就来个引蛇出洞,她若有所动作,我们就直接瓮中捉鳖。

    她若没有动作,那我们也要激怒她引她露出本性,张将备忘录必须尽快找出来,这些孩子趁还没有造成极大伤害之前最好解除了,不然影响发育。”

    娄台搂住季得月道:“你也要为自己活一回,你身上有这个东西我也是担心的要死,我已经亲眼看到你遭受了两次折磨,我真的怕了。

    而且你现在身兼重任,抚育两个孩子,我真的怕你再晕一次就不会醒过来了。”

    季得月温柔的回抱了娄台,窝在他的怀里道:“对不起,是我让你担心了,从今天起,我会乖乖在家养胎,哪里也不去,不再让你为我担心,安心生下孩子来。

    我也很害怕,经过上一次做的无厘头的梦过后我也反省过,若真的失去了孩子我会变成什么样,我不敢想,真的不敢。”

    娄台捂住季得月的眼睛道:“那就不要想,不要看这类的东西。”

    季得月点点头道:“听说有两个,你有没有害怕?”

    娄台笑着摸了摸季得月的脸道:“你害怕了?不用担心,只要他有心跳,我就能保他一世平安。”

    季得月噗嗤笑了:“做你的孩子可真幸福,我就是盼望着他们能不受罪,如果一生下来就受罪,那真是我这个做妈妈的过错,能给他们一副健康,健全的身体是我最大的渴望。”毒妻休想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