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天苍黄 第136章 抢石抬价

时间:2019-02-18作者:有时糊涂

    来到客厅,小赵王爷和薛泌正在里面无聊的喝茶,这两人不是一块来的,一前一后,相差也就是五六分钟,俩人在客厅相见,不约而同的愣了下,随即明白今天对方是自己最大的对手。

    昨天回去后,薛泌便向父亲薛预报告了火云石的情况,薛预大喜之余,命令他不惜一切也要弄到手,今天一大早便将他叫起来,让他立刻赶到柳寒这边来,他赶到城内柳寒府邸,得知昨天柳寒已经到城外的庄园,于是他立刻便赶过来了,可等他进入客厅时,小赵王爷已经在客厅里喝茶了。

    小赵王爷倒没有父亲的催促,他便是赵王府在帝都的最高负责人,可今天一大早便出门到了柳府,然后几乎是城门打开后,第一批出城的人。

    小赵王爷显然也没想到薛泌居然这么早便赶来了,以他对薛泌的了解,这人不到日上三竿不会起床,没成想居然也这么早便到了,看来对方对火云石是势在必得。

    薛泌同样也意识到这点,心里琢磨着怎么说服对方,让他让步。

    俩人几乎同时抬头看向对方,也几乎同时开口:

    “小王爷”

    “薛兄”

    俩人先是相视一笑,随即又几乎同时叹口气,这次薛泌抢先了。

    “小王爷,这火云石一事,还请小王爷让让,薛某感激不尽。”

    小赵王爷淡淡一笑,刷的声将手中折扇打开:“薛兄,我也同样相求,薛兄能不能相让,我一定转禀父王,向皇上禀报公子之德。”

    薛泌被挡了回来,若是换个人,他还可以以势相逼,可小赵王爷却不行,人家毕竟是宗室,而他薛家自从爷爷薛综过世后,家里缺了顶梁柱,父亲薛预也不过是三品闲职将军,要不是姐姐贵为太子妃,薛家恐怕已经衰落下去,而且随着皇帝病重,太子监国,薛家眼看着便要起来了,薛泌这才有三分底气要小赵王爷相让,否则,今天恐怕他根本不会来。

    薛泌肩负父亲的命令,甚至可以说是家族的命运,自然不会放弃,他略微沉凝下又说:“小王爷,打开天窗说亮话,咱们要火云石的目的相同,都是为了皇上,王府与我谁拿到,最后都给皇上,王爷已经贵不可及,即便送上去,也不可能再进一步,而我薛家就不一样了,这对我薛家极其重要,还请小赵王爷看在太子的面上相让一二,若王爷有什么要求,我一定向太子殿下禀报。”

    这话就说得比较明了,你赵王都已经就藩了,就算得到献给皇帝,皇帝也不可能再给你封赏了,而我薛家是太子的老丈人,太子正监国呢,要什么你开口。

    小赵王爷沉默了,这表示他同意薛泌的看法,可他也不清楚父王为何一定要这东西,难不成有了这东西,可以让父王返京?这种可能性几乎没有。

    小赵王爷和薛泌都生活在帝国顶层,他们的生活深受朝局影响,深知那些东西可能,那些不可能,就算薛泌承诺让赵王返帝都,小赵王爷也不敢相信。

    薛泌见小赵王爷有些松动,于是进一步说道:“小王爷,我们相交多年,我薛泌是什么人,小王爷当也清楚,今日小王爷若能相让,异日王府有事,我薛泌定全力相助。”

    小赵王爷沉默半响,长叹口气:“家父曾经传书,若有火云石消息,一定要告诉他,并一定要买到,昨晚我已经飞书禀报父王了,所以,还请薛兄原谅。”

    薛泌眼中厉光一闪,随即隐去,他盯着小赵王爷,小赵王爷也无奈的看着他,薛泌心里有些激动,心说我好话都说完了,既然你不领情,那到时咱们各凭手段。

    薛泌过于激动,所以他没注意到小赵王爷的眼中隐隐有丝疑惑,显然不相信他。

    “两位兄台来得早啊。”柳寒笑呵呵的进来,见俩人横眉相对,心中略一思索便明白了,他暗叹一声可惜,失去了一个挣大钱的机会。

    “怎么,吃过早饭没有,要不要在这来点。”柳寒依旧笑呵呵的,就像没看见俩人之间的火星似的。

    护卫很快将早饭送来,柳寒拿起块饼子,这府里的早餐是中西合璧,干的是饼子,稀的是稀饭而不是奶茶。到大晋多日,柳寒也清楚点大晋的生活习惯,这里普通老百姓家庭每天吃两顿,上午一顿,下午一顿,甚至有些贫困的庶族和士族都这样,只有富有的家庭才每天吃三顿。

    面对柳寒的盛情邀请,俩人这才移开目光,看着柳寒勉强笑了下,前世柳寒吃饭讲究细嚼慢咽,讲究风度,到这边来后,经过杀手营的磨练,吃饭变得粗犷起来,大口喝粥大口咬饼,看得让人食欲大振。

    可小赵王爷和薛泌都没那个心思,俩人几乎同时开口:

    “柳兄,那火云石”

    “这都啥时候了,还”

    柳寒放下碗,连忙将嘴里的东西咽下,差点给噎住,连忙喝了两口水,拍拍胸口,好容易堵在胸口的那团气给顺下去,然后才摇头说道:“两位仁兄,先别急,昨天我就急急忙忙过来,清点存货,老实说,清出来不少,柳松!”

    柳松快步进来,柳寒吩咐他将箱子抬进来,柳松转身出去,很快便带着人抬了两口箱子进来,柳寒这会将早饭吃完,正擦着嘴呢,看他们进来,示意把箱子打开。

    箱子一打开,房间里的温度忽然上升,就像在房间里点了堆火,将房间烧得红彤彤的。

    小赵王爷和薛泌一下便围过来,低头仔细看着箱子里的石头,这些有大有小,一口箱子里多点,另一口少点,多点的那口主要红色,少的那口朱红,多的那口则是赤红。

    (更正:前文有误,下火云石的品相,上品为白色,中品为朱红,下品为赤红)

    柳寒笑眯眯的过来:“我说得没错吧,这是上品,这是中品,都是上好的火云石。”

    小赵王爷和薛泌显然没见过火云石,俩人盯着石头看,感受石头发出的热度,感到没有错,至少肯定是火云石。

    薛泌轻轻松口气,此前和小赵王爷争执,可心里依旧担心不已,这柳寒是不是在吹牛,这要是吹牛的话,那他可就丢人丢大了。

    此时见真有火云石,心里顿时高兴起来,抬头却见小赵王爷的脸,这张脸也同样惊喜不已。

    “柳兄,两万银子!”小赵王爷抢先开口:“我要了!”

    柳寒愣了下,没等他开口,薛泌便抢先叫道:“三万银子,柳兄,我还向太子举荐你,如何?”

    小赵王爷愣了下,随即皱眉:“征辟乃国家公器,岂可私相授受!柳兄,五万银子,我可以将你举荐给父王,在我赵国为官。”

    得,这就不是私相授受。

    柳寒还没开口,价格便涨到五万银子了,这帝都就是不一样,有钱人就是多。

    “小王爷,”薛泌阴沉着脸,以薛家和赵王府比富,那是自取其辱,薛泌立刻意识到自己战略错误,马上改口:“我是代太子收购,还请你不要争抢。”

    薛泌打出太子的旗号,小赵王爷却不卖账,伸出手来:“有太子手令吗?拿出来,你要能拿出来,我转身便走,绝不与你争。”

    薛泌被将住了,他那拿得出太子手令,太子根本就不知道此事。他见唬不住小赵王爷,转而看着柳寒:“柳兄,我很希望能交你这朋友,若不是如此,我完全可以向太子要一纸诏令,征收这火云石,”

    “你少吓唬他,”小赵王爷立刻揭穿薛泌:“太子殿下仁慈,岂能作此掠夺民财之事。柳兄,”

    看着俩人又要争执起来,柳寒连忙制止:“小王爷,薛兄,俩位,别争了,别争了,争来争去,伤了咱们的情分。你们听听我的法子如何?”

    俩人互相看了眼,然后同时点点头,柳寒踢了下木箱:“这里的火云石不少,两位可以一人一半,如此都可以回去交差,也不伤和气,此法如何?”

    柳寒觉着奇怪,这样简单的法子,俩人怎么就想不到呢?非要独吞!太贪婪了!

    俩人互相看了眼,都不开口,柳寒感觉有异,皱起眉头,看着小赵王爷:“小王爷,您是王爷,”又看着薛泌:“薛兄,您是太子妃的弟弟,你们都位高权重,我,不过一草民,你们中谁动动手指头都可以捏死我,所以,我谁也不敢得罪,给谁不给谁,这样的话我说不出口,也不敢说出口。”

    说到这里,柳寒不再开口,他已经说清楚了,如果他们能逼退另一个,他可以将火云石全卖给他,但要让他来作这个决定,他不会。

    话说清楚了,小赵王爷和薛泌象两头牛一样,又顶起来了。

    威胁,没用。

    利诱,大家都大富大贵,谁也别诱谁。

    “哟,这是怎么啦?”

    门口传来个欠抽的声音,柳寒根本不用抬头便知道是谁,果然,小赵王爷替他说了。

    “秋兄,你也要这火云石?”

    “我要这玩艺干嘛,我既不需要争功,也不开珠宝店,要这干嘛。”秋戈说着话,晃晃悠悠的进来,好奇的蹲在木箱前:“柳兄,这就是火云石吗?”

    “是,”柳寒有气无力的答道:“小王爷和薛兄都要,我让他们平分,可他们不干,你帮我说说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