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我,最强弃少 第518章 父亲手札

时间:2019-09-24作者:枯木

    京城之外,玉京山上。

    镇魔司总部。

    一天之间损失了三名筑基境高手,即便是司主刘镇南也颇为恼怒。

    而更让刘镇南不满的是,即便他得到消息,亲自派了四方使之一的白虎使周烈,仍旧是让楚俊杰被圣火教的人给救走了。

    偏殿内,率领人马救援周烈的一行人已经归来,看着身负重伤的周烈,刘镇南面色很是难看。

    “这次任务失败,主要怪我,请司主责罚。”

    周烈捂着胸口,苍白着一张脸道。

    这一次的任务是他负责的,犯人任务失败,他自然要承担首要责任。

    “是我太疏忽了,没想到这一次前来救援的人,竟然会是厉无心。”

    谈及圣火教四大护教长老之一的厉无心,刘镇南眼中亦是泛起一丝疑惑之色,四大长老中,就属此人实力深不可测,镇魔司与圣火教交手这么多次,也极少见到厉无心出现。

    然而谁也想不到,仅仅只是为了救一个楚俊杰,圣火教竟然就不惜出动一位金丹境的护教长老,这与圣火教之前的作风完全背道而驰。

    要知道,这可是在京城地界,更是在玉京山脚下,圣火教敢如此行事,就算是刘镇南也没想到。

    “司主,这次的事情那个叫做楚凡的子也脱不了干系,若是他能拖住厉无心,我等驰援而来,必定能够将那邪魔拿下。”

    大殿中,一个身着镇魔司制服的中年汉子冷声道,语气颇有些责怪的意味。

    “闭嘴,你还好意思?

    在自家门前被人把重犯劫走,你还嫌这个脸丢的不够大吗?”

    听到手下之人提及楚凡,刘镇南面色再度一变,直接怒声道,“先不楚家那子不是我镇魔司的人,别人明明将重犯交给了你,是我镇魔司疏忽大意,才让人劫走了楚俊杰,你以为周烈还能留着这条命,是厉无心手下留情?”

    刘镇南一番话,顿时是让一众镇魔司高手面红耳赤,无地自容。

    的确,楚凡并非镇魔司的人,即便是刘镇南也无权命令他,这一次楚凡之所以如此痛快的让周烈带走楚俊杰,已经是给了镇魔司极大的情分。

    “事已至此,想要从厉无心手中再抢回楚俊杰已经是不可能了,传我的命令,让黑狼迅速打听出圣火教中关于楚俊杰的事情,此人的生死能够惊动厉无心这等强者,必定是极其受圣火教器重。”

    坐在首位,刘镇南表情再度恢复严肃,沉声出口道。

    “是!”

    下方,那穿着镇魔司制服的中年汉子,此刻亦是连忙抱拳称道,带着身后的几名手下,搀扶着受伤的周烈便离开了大殿。

    此时,眼看几人离开大殿后,刘镇南不禁摇头一叹。

    “这子,该不会早就知道圣火教会来劫人吧?”

    ……第二日。

    京城,最为繁华的商业区中。

    楚氏集团的总部所在,属于楚凡的豪华办公室里。

    楚俊杰被劫走的事情,楚凡虽然遗憾,但是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在他看来,楚俊杰身上肯定有圣火教的秘密,但是相对自己手里的东西,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坐在办公桌后,楚凡翻开手中已经有些发黄的手札。

    书页略显陈旧,甚至有些边角很是残破了,整个手札并不厚,其中有一半似乎已经遗失了。

    楚凡伸手,动作缓慢的翻开了手札。

    一页页的仔细浏览,楚凡甚至没有错过任何一个字。

    手札中记载的内容并不复杂,看得出来,是当年楚云霄离开楚家之后所写,手札前面的篇幅大多都在描述楚俊杰一路向北出发,前往极北之域,寻找北冥圣府的经历。

    不过在手札之中,楚云霄还多次提到了另一个人的名字。

    方天胜!此人是谁楚凡并不知道,不过楚云霄在手札里却此人与他志同道合,是难得的好友,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

    一时间,楚凡对这位方天胜的身份也很是好奇。

    不过这手札的内容并不多,而且后面也都残缺了,楚凡看不到楚云霄之后去了哪儿,大概只能根据手札推测出,二十年楚云霄曾经寻找过一个叫做北玄雪山的地方。

    至于父亲楚云霄到底有没有前去北玄雪山,楚凡则无从知晓了。

    不过即便是这样,能够知晓父亲二十年前的踪迹,对于楚凡来已经是一件极其不易的事了。

    “虽然不知道此物为何落到厉无心手中,不过若要寻找父亲的踪迹,这北玄雪山我到是需要好好调查一番。”

    办公室里,楚凡心翼翼的合起手中的手札,自语出口道。

    如今有了父亲楚云霄的消息,总比之前完全没有目的强,只是这北玄雪山到底在哪儿,楚凡却是从未听过。

    啪啪……就在楚凡沉思之时,办公室门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楚董,开业典礼马上就要开始了,白老让我叫您下去了。”

    门外,一道声音传来。

    一听着话,楚凡这才想起,今天是楚氏集团开业典礼的大日子。

    ……楚氏集团总部。

    方圆百平米仿佛植物园一般雅致的地盘上,仅有这一栋大型建筑,显得极为大气。

    一辆宾利幕尚以及一辆劳斯莱斯相继在高楼前方处停了下来。

    司机快步下车,弯着腰恭敬打开宾利的后侧车门,一个衣冠楚楚,大约四十出头的中年人缓缓下了车子,他看起来不怒自威,气度颇为不凡,只不过,他瞥了一眼另一位正步下劳斯莱斯的白发老者,顿时间嘴角挂上了一丝谄媚的笑容。

    快步上前,微微一躬身。

    “凌老,我是盛远集团的马……”“恩。”

    那穿着一身简易唐装的老者轻轻点了点头,不过看起来似乎没有与这中年人寒暄的兴致,点过头之后,他便踏上大楼前方的台阶,缓步向上走去。

    而那衣冠楚楚的中年人,并没有因为对方的怠慢而恼怒,反而微微有些喜意。

    至少算是搭上话了!别看他是盛远集团,一个资产超过百亿的大中型集团的总经理,平日里大权在握,而这个简易唐装的老者看起来似乎貌不惊人,丢到市集之中,恐怕就和一个普通老人差不了多少,可对方是凌家家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我,最强弃少》,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