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盛世嫡女:王爷哪里逃 第八百六十九章 紫依

时间:2019-06-28作者:言晚

    “是,主子。”清越低头恭敬的退下去了。

    “我该怎么才能补偿你呢!银面男子眼里满满神情还有歉意。”他站在屋子里面望着窗外,不知透过窗户思念谁,只感觉到孤独的背影。

    清越心里明白,这次紫依别想逃过主子的处罚了。然后慢慢的恢复平时的心情,来到紫依的住处敲门“紫依,主子有事找你,跟我来一趟。”

    而房内的紫依因为之前以为把沈月卿杀死,一直沉浸在高兴的她,在此时听到清越说主子找她,眼底已经,难道主子知道了,手上拿着茶杯直接落在地上,只听啪的一声,脆裂。

    清越疑惑再次开口:“紫依?”

    紫依此时回过神,“嗯嗯,来了。”便直接推开门出去。

    看到门口的清越眼里闪过不安,但还是微笑的,有些试探对着清越的开口说:“主子,找我有什么事情啊!柔景回来了么?”

    在前面走的清越眼底闪过嘲讽,竟然试探她,真当他清越在这罗刹宫只是个传话的小厮了。

    “柔景没回来啊!不过主子找你什么事情,我却不知了。”清越平淡的声音响起,没有一丝情绪。

    听到柔景还会没回来,紫依心安不少,压下心里的不安跟着清越走着。

    清越感觉跟在后面的气息稍微平稳了不少,嘴角笑了,还是太嫩,这就放松警惕了。

    两人很快就来到,银面男子住处,清越轻轻敲门“主子。”

    “进来。”冷冷的没有一丝感情的声音响起。让门外的两人听到浑身一冷。

    “主子,紫依已经带到。”清越单膝跪地恭敬的说。

    “属下紫依,拜见主子。”紫依镇定的开口。

    听到清越说的话。银面男子转过身,嘴角勾勒出一丝笑意,只看那一张俊朗的脸,一双黑色的眼眸此时深不见底,眼睛微微眯起,凌厉的目光射向跪在下面的紫依。

    只听那淡淡的声音开口说:“紫依护法最近可好!好像挺逍遥啊!”银面男子眼眸越发深邃不已。

    在看到主子的笑意还有那若有若无的一眼,一颗心却在颤抖不安,不断的安慰自己柔景没回来,主子不能发现。淡定的开口“紫依不敢。”

    “不敢,我看你胆子大的狠啊!竟敢违抗我的命令,私自行动,谁给你的权利?”银面男子英俊冷漠的脸庞。没有一丝温度的声音响起。

    就算不抬头,跪在地下的紫依,还有清越此时都能感觉那声音背后的冷意,还有愤怒。

    压下心底的微颤,柔景当做什么也不知疑惑的开口:“紫依哪敢违抗主子的命令。”

    银面男子唇边慢慢露出渐深的不明笑意,连深黑的潋滟眼眸彻底染上几分不明的诡异。

    只看男子慢慢的看向地下的女子,有些寒凉的指尖拂过她面颊,轻触她纤长的睫毛,有些不适应的眨眼的时候,,低低有些温柔的吐出意味不明的两字,“是么?”

    紫依看到主子动作还有话语,眼里惊喜,不敢相信主子竟然这么做。

    清越在一旁微微抬头看到这一切,眼里闪过明了,这不是主子惯用的手法,对这样不服从他命令的人,他会让她彻底体会什么叫一刻天堂,下一秒地狱的感觉让人生不如死。

    紫依瞬间回神,话语都有些激动的开口:“是的。”

    不过下一秒她就体会什么叫地狱了。

    紫依抱着期待的心情跪在地下,此时心里那一丝不安彻底被她遗忘到角落,她以为主子终于知道她深爱,为他做的一切了,所以另眼看待她了。

    银面男子看着面前不加一丝掩饰的紫依,此时所有的表情已经表现在脸上,脸上的笑容越发明显,但是如果此时紫依抬头就能看到那笑意充满嘲讽,还有那犹如看着死人的眼神。

    “哦,你还真把我这主子当做傻子了呢!”银面男子一边说一边笑着,不过笑声却是那身渗人,里面没有一丝喜悦。

    紫依有些疑惑,不明的所以,困惑的抬头,忘了一起的规矩,看着站在她面前英俊,气质不凡,一直倾心的男子。

    银面男子直接一脚揣在面前的紫依心口,冰冷刺骨的声音跟着响起:“你还真是胆大妄为,竟然抬头一脸爱意的看着我?真是把这罗刹宫的规矩忘的一干二净了?”

    紫依前一秒还在喜悦中,此刻突然被主子踹了一脚,不敢相信的看着站在那里的主子,嘴边的鲜血溢了出来。

    在听到主子的话语时,警醒急忙跪下认罪,“主子,是紫依一时忘了规矩,请主子让我一次?”

    “你可不是一次啊!你是压根没把我放在眼里?你真以为你做的一切那么缜密?我一点不知?”银面男子淡淡的声音响起。

    可是听到紫依耳里那一直的不安,此时彻底爆发出来,整个人颤抖不已整个背部全是冷汗。

    紫依擦了擦嘴角,抱着最后一次希望镇定的说:“紫依不知,紫依刚才却是一时忘了规矩,绝对没有不尊重主子的意思。”

    “还装?我还真没发现你紫依有演戏的天分呢?”银面男子那一双黑色眼眸彻底阴冷,犹如利刃射向紫依。

    “既然你不知,那我就来告诉你?柔景把你私自动手杀沈月卿的事已经一五一十禀告给我,你还不知么?”男子怒气越发明显。

    “紫依哪敢,都是柔景平常就对我颇有意见,所以主子不能相信她啊!”紫依有些惶恐的开口,为自己争辩着。

    “还真是不到最后一秒都不认罪啊!也许你认了我还能看在你这么多年的份上,给你一个全尸,现在我看你应该尝尝那万虫撕咬的滋味。”银面男子说出话狠毒,冰冷,平静不已。

    紫依整个人摊在地上,终于想起了禾穗差点被扔进万虫窟的事情,眼底满满的恐惧,瞬间变悲情的开口为自己求情。

    “主子紫依不是有意违反主子命令,请您绕过属下啊!”紫依泪流满面深情的看着面前的银面男子。

    “紫依这么多年在主子什么任劳任怨,没有一次背叛过你,难道您就因为我下手杀沈月卿,如此对我?你怎么可以如此冷血无情。”她悲切质问的声音响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