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盛世嫡女:王爷哪里逃 第八百三十五章 最近可好?

时间:2019-06-04作者:言晚

    而另一边,被那个神秘的人带走的禾穗,此时已经苏醒了过来,看着眼前的人瑟瑟发抖。

    “主子……”禾穗刚想用手抓住那人的衣摆,却被一下子挥了开来。

    “禾穗,你忘了我当初让你去寒玉国的时候特地嘱咐你得了?”那人脸上带着面具,看不出来到底是喜还是怒。

    禾穗听到那人说的话以后,连忙跪在了他的面前。

    “是属下的错,属下不该对沈月卿下手,属下知错了,求您饶了我吧!”禾穗苦苦的哀求着。

    她见过那些因为没有按照宫主说的而被惩罚的人的下场。

    要不就是废了武功扔进蛇坑,要不然就是关进毒物,要不然就是丢去万尸岗去喂野狼。

    这无一不是能够让人光听见就头皮发麻的酷刑,其中的痛苦,也只有那些受过的,死去了的人才知道。

    “清越,她……最近可好?”没有打理禾穗的哀求,那人转身看向站在一旁的清越,问道。

    清越点了点头,看样子沈月卿的脸色红润,而且他能感受在沈月卿的身上有一股浑厚的内力,要说能伤她的人估计屈指可数。

    “那就好,到底是我欠她的啊!”那人摇了摇头,然后背过身看着眼前的虫坑。

    将手中的动物遗体扔了下去,只见那帮虫子一哄而上直接覆盖在了上面,不一会的功夫,原本十分肥硕的躯体,就只剩下了几小片的骨头渣。

    看见眼前的这幅场景,禾穗直接吓得坐到了地上,然后连滚带爬的朝着那人的方向爬去。

    “主子,下属没有伤到沈月卿的一根头发,真的没有,下属一直将您的话铭记在心啊。”禾穗此时哭的梨花带雨,但是那个人却不为所动。

    见那人没有说话,禾穗的眼神一下子变得绝望,看来主子是不算放过自己了。

    看着眼前的冲坑,回想起刚刚的那个场景,禾穗抿了抿唇,最后下了决定,拿出自己身上带着的刀,然后冲着自己的脖颈一划。

    一瞬间无数的血液从她雪白的脖颈上流出,染红了大地。

    看着眼前已经自尽了的禾穗,那人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念在你跟了我这么多年的份上,就给你留个全尸吧。”说完他就转身离开了。

    在他离开以后,清越自觉的走上前,然后看着地上已经死透却不肯闭上眼睛的禾穗,用手将她的眼睛合上了。

    既然那人已经说要留一个全尸了,清越自然是不会再将她扔入这虫坑里,而是找了几个人,将她的尸体抬到了附近的山上,随便找个地方埋了。

    “如果又来世,别来到这罗刹宫了。”随着最后一层土的落下,禾穗的尸体被埋在了地底下。

    清越不是没见过这种场景,但是禾穗好歹是和他合作了很多年,在此之前一直是他们两个人看着别人的尸体,现如今倒是只剩下他一个了。

    清越很清楚的知道,沈月卿就是那个人的底线,不可触摸的底线。

    将禾穗的尸体处理完,清越直接去了练功室,不出意外的那人也的确在这里。

    “主子。”清越恭敬的说。

    那个人点了点头,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然后拿起一旁的毛巾擦了擦汗。

    “处理完了?”那人看着清越说道。

    听到那人的询问,清越点了点头,“埋在后山了。”。

    只见那人点了点头,然后拿起一旁的小瓷瓶递给了清越。

    “让柔景去她身边保护她,顺便把这个给她服下。”

    清越接过了小瓷瓶,然后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

    “嘻嘻,来啊,来抓我啊!”就在清越还没有迈进柔景的房间的时候,就已经听见了她如同风铃一般脆耳的笑声。

    估计柔景是这里唯一一个例外的人了吧,像他们这些暗卫是不允许有自己的感情的,更别提在这罗刹宫里玩闹。

    他们每天除了出任务就是不停的训练,天天如此,月月如此年复一年的做着同一件事情,也不怪鬼医说他们只是个没有感情的动物了。

    “越哥哥你来啦,看看我新养的小猫咪。”说着柔景就将猫抱了起来。

    刚准备要放到清越的怀里,就被他躲开了。

    柔景不悦的撇了撇嘴,然后将猫放在了地上,用脚踢了踢它示意它去一边玩。

    “主子有任务要给你。”清越说着就将怀里的瓷瓶丢到了柔景的怀里。

    “喂,这是主子给的你就这么丢啊!”柔景小心翼翼的接住瓷瓶,然后嗔怒的看着清越。

    清越摊了摊手,这个小魔女他可不敢碰,要知道这里随处可见的东西没准就是有毒的,更别提刚刚柔景要放入他怀里的猫了。

    那尖细的指甲上面不知道放了些什么毒药,但是他肯定只要碰一下就必死无疑。

    因为清越曾经亲眼见过,有一个兄弟嘲笑过柔景什么也不能干,就是一个陶瓷娃娃,结果柔景不但没生气,还笑嘻嘻的和那个人握了个手,第二天那个人就死了。

    那人的死相十分吓人,浑身溃烂而亡,是疼死的。

    就这件事情以后,整个宫里没有人再敢小看她了,就连主子也没有对这件事情多说什么,反倒是给了她随意出入的令牌让她随便玩。

    “说吧这次的任务是什么?”柔景把玩着手里的小瓷瓶,这里的东西她一闻就闻出来了,只不过主子到底要将这么重要的东西给谁。

    “沈月卿认识吗?主子让你去保护她。”

    只见柔景一听到沈月卿的名字一下子就兴奋了起来。

    “主子终于肯让我去见一见沈姐姐了!”柔景高兴的在院子里蹦跶着。

    她可是从刚来到这个地方就知道沈月卿的存在,一直以来她都非常好奇沈月卿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但是主子虽然惯着她,但是却唯独这一款事情从来没有让步,一直都不允许她去找沈月卿。

    还记得有一次她因为好奇,偷偷的去看了沈月卿一眼,结果被主子发现了,回来她就被关进了毒屋整整三天。

    那是她这一生里最阴暗的三天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