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农场黑店 第一百二十五章 有一些压力

时间:2019-03-08作者:古夜凡

    以防路上有变,杜开带着一行人迅速往回赶。很快,他们一行人就回到了出街口,驱车一路径直返回招待所。

    一回到杜开的房间,杜开吩咐马陶源等人,把“道具”扔在地上。

    这就有了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就在这房间,杜开直接先给马陶源和王忠勇他们上起了实物课程。

    杜开没有丝毫要隐瞒马陶源和王忠勇的意思,他不仅向他们详细解说了异物的概念,还把望气眼镜借给他们依次使用,提前一步让他们切身体会如何分辨异物。

    “异物与人类不同,人类在它们的眼中,是食物链的下一层,人类是它们的食物,也很容易被他们控制。只要是精神力低弱的人类,都很容易被它们附身。当它们附身人类之后,会不断地吸食人类的阳火……”

    杜开向马陶源等五人,讲述异物与人类的关系,解释异物会对人类产生的危害,尤其是强调异物是如何附身到人类身上的,包括它们会重点攻击哪一种人类,还有,附身人类之后,它们又会怎样控制被附身的人,去攻击他人和制造混乱等等。

    除此之外,杜开也花了很多心思,教导他们如何防备异物,以及如何使用一系列设备。

    “望气眼镜,是最直接能分辨出异物或人类的实战装备,只不过,望气眼镜的产量不高,而且价格昂贵,十万元一副望气眼镜,都是有价无市的,不足以应付大规模广泛使用的需求。目前为止,也只有少数特事局是已经装备了望气眼镜。”杜开一边说,一边给自己的望气眼镜打广告。

    马陶源闻言,对自己的手上的望气眼镜,更是不由自主地越发重视起来,小心谨慎地互相传戴。

    “杜老师,碰到被异物附身的人类,我们应该怎么处理?”王忠勇是战斗在一线的干警,对于行动时会碰到的问题,则更为关注。

    “异物害怕电击,这也是刚才我要求你们带好电机棍的原因。用电击的方式,就可以驱赶人类体内的异物,消灭异物。异物附身人类之后,就可以完全控制了人类,在这种情况下,你就不要尝试救人了,那几乎已经没有作用。因为一旦被异物附体,本人的灵魂会被侵蚀,人是死定的。而且,那些人类被异物附身之后,由于失去了灵魂,它们不会再感觉到疼痛,几乎就可以说是如同铁皮铜骨一般,打斗力大增,许多特事局的特勤与警察局的特警,都已经用他们的生命告诫了我们,不要心软。”

    这番讲解,让他们此前遇到过的一些无法解释的情况,变得水落石出了。

    五个人轮流一遍,使用望气眼镜,查看了地上的人,果然发现这年轻男孩的确就是一名被异物附身的人类。

    这时候,才没有人再同情男孩。

    “他还有救吗?”刑警三队唯一的女警窦兰,还有一丝恻隐之心。

    杜开笑了笑,说:“也许吧,那就看他的灵魂有没有崩溃。这名男孩,脸色苍白,瘦弱,显然吸食了不该吸食的东西,精神力衰弱得厉害,才让异物有机可乘,趁着他心智混乱时候附身的。我再准备一下,明天就看他的运气了。可是,抱歉我说句实话,我并不这么乐观。”

    “杜老师,这种情况,我需要向上级汇报。”马陶源想了想,觉得这还是向上级汇报并请求增派人手会比较好。

    杜开点点头,说:“没问题,不要影响我的课程即可。有必要的话,我需要你们轮流看守它,不要让它给跑了。”

    “没问题。”马陶源和王忠勇齐声应道。

    “好,那就再开个房间,押过去看管,但最好不要离我太远。”杜开吩咐了一句。

    只不过,事情往后,却发生了一些麻烦。杜开和马陶源等人,还是低估了他们做的事情,所造成的影响力。

    原来,那名男孩,今天只有十五岁,还未成年,重要的是,他有一名市府高官的父亲与一名大学教师的母亲。

    事情是不知道怎么传出去的,但杜开他们才把男孩关在隔壁的房间之后,半个小时还不到,居然就有高级官员前来质问。

    马陶源和王忠勇的级别是无法抵挡质问的官员,要不是马陶源请示过上级,并且得到上级的支持,王忠勇等人是扛不住的。

    杜开与西云市特事局经过沟通,倒也是落得轻松,待在自己的房间里休息。

    然而,舆论的压力却随之而来。

    西云市,有人认为,不明因由地抓捕高官的子女,显然是不妥的。第一批质问的官员离开,不代表事情完结,反而是越来越复杂。接着前来质问,质疑,甚至是责问的官员,甚至还越来越多!

    面对重重压力,西云市的特事局局长快要扛不住了,不得已,只能亲自主动上门约见杜开。

    “杜老师,这个影响太大了。”特事局的局长陈建山,带着他的助手,亲自到招待所,面见杜开。一见到杜开,马上开门见山地“诉苦”一般,将他最近遇到的麻烦和杜开摊开来说。

    “陈局长,你是特事局的人,你应该明白我没有做错事情。”杜开不是体制内的人,也不跟陈建山打官腔,任何人要来跟他对话,也就是有事说事而已。

    杜开的话让陈建山也很尴尬,毕竟杜开这话没有半点毛病。看到陈建山这更为窘迫的表情,杜开也没打算太为难这位西山市特事局局长,总归也是对方要对公众负责,看来也是麻烦大了才会这般焦头烂额。

    只不过,有些话杜开也是需要他明白,便继续说:“反正,人就在隔壁关着,你要怎么处理,那时你们特事局的问题,一切后果,由你负责。”

    “我的意思是,能不能暂时放了他。”陈建山想了一个拖延的办法,想要杜开放人。

    “陈局长,我抓的是异物,不是人类。你要我放了异物?你确定你知道这么做的话,后果会怎样吗?我不会放的!你可以动用你的职权,释放那个东西。后果,也得是你一个人承担。”杜开绝对不背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