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返诸天〕〔狼探〕〔重生影后小甜妻〕〔王者荣耀:陆神有〕〔我的皮肤强无敌〕〔海贼之爆炸艺术〕〔剑岚传〕〔旷世公子〕〔都市之活了几十亿〕〔斗罗大陆IV终极斗〕〔这个大爷你惹不起〕〔美利坚庄园主的幸〕〔田园暖香:锦绣农〕〔重生之家有一姐〕〔我下边有人〕〔神矛局特勤组〕〔重生神豪奶爸〕〔轻狂女帝:傲娇邪〕〔最强军师之鬼才郭〕〔将军拜上
呼叫中心世界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宁为妖物 第260章 半妖谋·花开·噩梦
    ,精彩小说免费!

    “那是什么?和我们一样的妖怪?”獬豸被她一笑,更加一头雾水了。他是走过很多山,好几片幽林。

    还听过喜欢到处旅行的那条鱼精说了许多有趣的事,却从未听说过“名字”是种什么东西。

    不过这并没有难倒林鹭,她只费了没多少心思就给獬豸解释清楚什么是“名字”。随后,她隔着荆棘道:“我叫‘林鹭’,因为我是在林子里被捡到的。名字只属于我自己。”

    “那,‘鹭’呢?是名字的什么?”獬豸忽然觉得很新鲜,只属于自己的就是名字吗?

    林鹭一只手在荆棘上做出鸟儿偏飞的姿态:“鹭,是鹭鸶。一种生活在水上的灵巧鸟儿,是说我行动灵巧呢。”

    她面色忽然很认真:“我们都是獬豸,你也是在林子里面被捡到的,要不,就和我一起姓林?”

    他望着铺的到处都是的荆棘,这也能算是被“捡”来的?

    “当初……就是我小时候。为什么我刚睁眼没多久,你就突然消失了?是被他们抓走的吗?”獬豸突然问。

    她呆了呆:“你还记得那时候的事啊。”

    “你长得比较像林子里的鹿,又不会化形,不如就叫林鹿如何?”林鹭话锋一转,直接略过他的问题,只谈名字的事。

    獬豸沉默瞬息,点了点头:“好。”

    虽然她说得那么开心,但他对名字也只是觉得新鲜罢了,并没有太深的执念。只是在她每一次唤自己“林鹿”的时候,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

    不强烈,却刻进了心里。

    这时的他并不知道鹭鸶是种什么样的鸟儿,只大抵觉得,应该就是她这种样子的。见面的次数越多,他就越发这么想。

    若不是那些花儿一朵朵绽开,他会以为自己在做梦。

    被尊称为公子的少年终于来看他一次,却只问了他一句话:“你可想拥有完全的妖力,化身成人?回到我。”

    “化身……”獬豸低喃,“像,林鹭那样吗?”

    “就是那样。”少年笑,笑意不达心里,“拥有完全的妖力,你再也不用去林子里风餐露宿。被别的术士追杀。”

    如果是这样,那他愿意的。獬豸点了点头。

    有过一些时日,林鹿快被花朵和翠叶全部当了去,可他还在等着她。再怎么迟钝,他也能猜到自己吊着这口气活到现在,多半是因为她送来的“水”。

    她其实并不是那么可恶。

    “从明天开始,你就能出来了。”她今天来得早了些,天刚亮就出现在这里。不过身后还跟着几个长了翅膀的小妖怪。

    小妖们背着精巧的竹篓,手里拿着剪刀,蜂飞蝶舞似的忙碌着。

    剪下花朵,然后扔进背后的竹篓里。这还是这些花儿绽开以来,荆棘丛中头一回如此热闹,过去,这里连蝴蝶和蜜蜂都不会来。

    没记错的话,连虫子都不会踏足。

    是被设了结界吧?人类术士特有的结界。小鱼精说过的,人类中有很多专门对付妖怪的厉害家伙,叫术士。

    其中又分为驱魔师和修士。

    前一种擅长操控妖怪,后一种擅长诛杀妖怪。总之,语气不好碰上的话能溜多块就溜多快,否则不会有好下场。

    这些妖怪都是被那个人类少年控制的,可林鹭说那人不是驱魔师,只是个修士。

    今天的林鹭又变回往常冷冰冰的称职模样,她只盯着小妖们剪下花朵,除了偶尔叮嘱剪花时要注意挑选全开的外,她并不和他说话。

    就算他刻意说什么,最多也只是换来她的一记冷眼。

    林鹿渐渐明白,那些融洽的相处是不能被外人所见的。他移开了视线,不再看她。小妖们忙碌着,荆棘也忙碌着。

    剩下的花苞不断长大,一朵接一朵的盛开。

    像一个盛大的仪式,接连不断,热火朝天。持续到最后一朵花被剪掉,那些缠在他身上的刺条才像个酒足饭饱的食客,打着酒嗝离开。

    “把他搬出来,带走。”林鹭冷着脸吩咐。

    立刻有术士上来拖林鹿,他们所到之处,荆棘藤蔓全都“识趣”移开,自动给他们留出一条道来。

    几人拖起林鹿,把他带到一个香气弥漫的房间里。

    林鹿被扔在地上,术士们朝上方行礼:“公子,獬豸带到了。”林鹭紧跟着走进来,却是直接去了那个少年的身边。

    此时,林鹿才看见端坐上方的少年。

    对方依旧是浅浅笑着,梨涡乍现,像个不谙世事的小公子。但他的目光还是那么冷,甚至有些残酷。

    “你们几个把他丢进去,然后去外面守着。”少年公子指了指房间里的一个浴池,起身走下来,林鹭紧跟在他身后三步左右的地方。

    “是。”几个术士不由分说,拽起林鹿就往里面丢。

    他面朝下飞向浴池,那是一汪湛蓝的水。能清晰看到已经变成“四不像”的自己,简直就是一副包着皮的骷髅。

    不像人、不像妖、不像鬼、不像精魅……

    “哗啦!”林鹿掉进水中,激起一阵浪花。本能的恐惧让他不得不胡乱挣扎,然而被荆棘绑得太久的肢体已经失去知觉,任凭他怎么努力也无法移动半分。

    紧接着,水里参进了一条缠绕着金焰的“血河”。

    难受、痛苦……比被荆棘缠身吸血还要难熬的感觉排山倒海袭来,瞬间把林鹿拍成快要散架的木头,摇摇晃晃,不知东西。

    他以为自己要死了,却又被一只手捞出来——不是捞出浴池,只是让他呼吸。

    血色的目光里,他看见林鹭咬牙支撑的样子。她纤细的手死死拽住自己的角,半个身子都遭了这诡异的水,似乎要烧起来。

    “林——鹭——”他张了张口,却看见对面站着个人。

    正是少年公子,从未有过的认真模样。方才的小妖们背来的花朵,被他用术法绞成汁,又有暗金色的东西从一旁的木桶中涌上来。

    红色的花瓣汁裹着金焰灌进水里,换来他生不如死的痛楚。

    “这是最关键的一步,别让自己失去意识。”她还是冷着脸,目光却直扎人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仙强少在校园〕〔萌宝36计:妈咪,〕〔抗美援朝之尖刀连〕〔工业之王〕〔绝品透视仙医〕〔天神学院〕〔无上崛起〕〔诸天投影〕〔琴音仙路〕〔里表世界〕〔仙武召唤系统〕〔天龙武神诀〕〔隋末之大乱世召唤〕〔三国小霸王〕〔冰山总裁的贴身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