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返诸天〕〔狼探〕〔重生影后小甜妻〕〔王者荣耀:陆神有〕〔我的皮肤强无敌〕〔海贼之爆炸艺术〕〔剑岚传〕〔旷世公子〕〔都市之活了几十亿〕〔斗罗大陆IV终极斗〕〔这个大爷你惹不起〕〔美利坚庄园主的幸〕〔田园暖香:锦绣农〕〔重生之家有一姐〕〔我下边有人〕〔神矛局特勤组〕〔重生神豪奶爸〕〔轻狂女帝:傲娇邪〕〔最强军师之鬼才郭〕〔将军拜上
呼叫中心世界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宁为妖物 第187章 平京祸·公输河
    ,精彩小说免费!

    “打起来啦——”摊贩和周围的人吓得面容失色,连滚带爬逃走。好几个人还没来得及走到湖边,便放下河灯仓皇逃走。

    亲眼看到的人吓得六魂无主,不远处没看到的人却好奇着往这里凑。

    蟹小刀背着手朝蟹小云走过去:“小妹,你还要姐姐我给你磕头吗?嗯?”她蹲在眼冒金星的蟹小云面前,攫住对方的下巴迫使其抬起脸来。

    蟹小云嘴角冒着血珠,小脸惨白。

    这个废物居然伤着了自己……她不想承认,可事实就是事实,容不得她抹杀。

    内心既震惊又不甘,蟹小云强撑着笑容道:“不管你使什么手段,我都不会道歉。蟹小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使阴招的,呵呵。”

    使阴招?她才不屑呢!

    蟹小刀手下一个用力,蟹小云的下巴“咔嚓”脱臼了。她本就因为强忍方才被打的疼痛用尽全力,现在这一下虽然不是很重,但无疑成了压垮马儿的最后一棵草。

    蟹小云惨叫着现出了原型——青光滑凉的大螃蟹。

    “妖怪!有妖怪啊!”

    “啊——”

    凑过来看热闹的人们瞬间魂飞魄散,跑的跑,爬的爬,不多时这边就再没半个人影。只剩下明亮的灯火和燃烧的小摊,还有和螃蟹对峙的姑娘。

    “道歉!”蟹小刀忽然浮起来,停在与螃蟹视线齐平的空中。

    她如雪的衣裙在夜风中借着着火风猎猎废物,掌下生风直接打断蟹小云的一只脚。扶遥教的术法果然好用,轻而易举就把向来总想独占鳌头的蟹小云打趴下。

    “我偏不!凭什么我要向你这种废物和一个死妖怪低头?”蟹小云还在嘴硬。

    “是吗?那我就断去你全部的脚,看你还有没有骨气!”蟹小刀怒火中烧,扬起手掌就要打下去。然而,她的手掌最终还是没有落下。

    一根毒刺从暗夜中的湖面上飞出,正中她的后背!

    蟹小刀的手转了方向扶住肩膀,她从空中落下,另一只手按在身前,与毒刺入后背处相平。而后用力将毒刺逼出来,这毒刺她认得。

    之前,那人就常用这毒刺威胁她,要她在看到对方的时候绕路走。不是因为她丑,是因为背上的人脸图案。

    “仙使请手下留情!”湖中不知何时升起一个身形欣长的男子,着青灰色长衫踏水而来。

    蟹小刀将毒刺夹在指缝中,在他靠岸的时候打出去,正中膝盖。男子无法自控的单膝跪下,但他并未发怒,反而满脸歉意看着她:“抱歉,是在下一时情急才出此下策。还请仙使见谅。”

    “公输河!我就知道你变心了!”变回螃蟹的蟹小云见自家夫君这样子,气得直用钳子砸地。

    奈何她虽大发雷霆,公输河却始终不看这边一眼。他还单膝跪在地上,等着蟹小刀开口谅解。如此“冷遇”让蟹小云目瞪口呆。

    往日里她闹一闹,公输河还是会哄自己的,可今天是怎么了?他果然因为那个女人的身份变了动摇了吗?!

    “好久不见啊,河公子。”蟹小刀的后背渐渐发麻,却又有细密的锥痛感传开,“这回下手倒是重的很,怎么?担心自己的女郎了?”

    公输河依旧垂着头:“仙使本事高超,自不会因这点武器受伤。但内子有孕在身,经不得大伤大难,在下也是情急为之。”

    心思百转千回的蟹小云一听公输河如此说,心里沉积的阴云瞬息消散无踪。只伸长了眼睛做旁观状瞅着蟹小刀,想看她如何面对曾经的未婚夫。

    “呸!放屁!”蟹小刀长这么大,头一回说粗话,却是畅快得很,“按你的说法,刀砍剑刺的是伤,毒刺扎的就不算了?”

    她走过去,手一挥,掌下立刻生出罡风把公输河吹得向后倒在地上。蟹小刀毫不犹豫一脚踩在他方才被毒刺扎到的膝盖上,用力的碾压。

    “……”公输河额上冒汗,却老实得很,一副任由她处置的模样。

    这变化,和当初那个隔三差五就威胁她的少年相差有点大喂!蟹小刀勾起嘴角:“要放过那女人不难,你先自断鱼鳍,我还要她给小天道歉,嗯,就手抄一万遍‘蟹小云对不起蟹小天’吧。”

    那厢,蟹小云一听她的要求,立刻不乐意了:“蟹小刀你别太过分!信不信我……”

    “在下答应!”公输河打断蟹小云的话,他痛得大汗涔涔,却还带着一抹如沐春风的笑瞧着蟹小刀,“你的要求,我都会答应。”

    蟹小刀冷笑:“那你就先在这里自断鱼鳍吧,手抄的文字七天后我回来半月客栈取。写好了就放在那里。”

    “郎君,不可!”蟹小云拖着身子急急过来,却来不及阻止,公输河二话不说一掌劈下自己背上的鱼鳍,鲜血淋淋的鱼鳍掉在地上,还会微动。

    公输河依然笑着,笑得比哭还难看:“小刀,之前对不住了。”

    其实,他后悔了。从她被那个神君带走的时候,那时公输河特希望出手救她的人是自己,可却也只能是想一想。从小到大,蟹小刀和蟹小天这对姊妹花都是最美的。

    她虽然身负“不详图案”,却还是那么灵动可爱。

    蟹小刀还是他在十岁那年亲自挑的未婚妻,那时的她只有五岁,还没到接受定水贝测试的年纪,后背上的图案也不是那么明显。

    后来,流言传出……

    有多少次他都想好好安慰一下自己的小未婚妻,可又怕被人瞧见,只有一次次刻意和她划清界限。她花在定水贝上的心思比任何一处都还多。

    他甚至怀疑对方还在不在意自己这个未婚夫,心情很矛盾——既希望被在乎,又害怕被在乎。

    若她只是个普通的妖怪该多好?这个念头越来越强烈,强烈到说服他鼓起勇气前去提出退婚。可那天她的身份忽然转变,成了半月湖中第一个有仙缘的妖,他就心思复杂了。

    为了让自己镇定下来,他和一直思慕自己的蟹小云成了亲。

    明明一切成了定局,为何这心里还是如此纷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仙强少在校园〕〔萌宝36计:妈咪,〕〔抗美援朝之尖刀连〕〔工业之王〕〔绝品透视仙医〕〔天神学院〕〔无上崛起〕〔诸天投影〕〔琴音仙路〕〔里表世界〕〔仙武召唤系统〕〔天龙武神诀〕〔隋末之大乱世召唤〕〔三国小霸王〕〔冰山总裁的贴身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