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宠123:伯爵的重〕〔洪荒之神龟〕〔传世阴差〕〔最强军婚:首长,〕〔咸鱼捉鬼实录〕〔叶翩然厉璟霆〕〔魔神狂后〕〔我有一个进化系统〕〔十凶〕〔炼书〕〔恰红妆〕〔回到八零当女兵〕〔纯情小神农〕〔龙血剑神〕〔绑定地球〕〔透视高手〕〔九域剑帝〕〔大汉将门〕〔剑泣魔曲〕〔职场底线
呼叫中心世界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宁为妖物 第26章 恶妖传·岔子
    “师姐请等一下!”少年见玄姝转(身shen),旋即着急上前,“我的意思不是要威胁她,是收了这个结界。反正教训的目的已经达到,何必留下‘证据’等着别人来发现?”

    玄姝冷哼,斜挑了眼角看他:“证据?区区一个结界和基础术法也能查出是我们?”

    “让她乖乖闭嘴才是上策,而且,做一半是做。做完也是做,不如就一次(性xing)教训好,省得到时候又来个像胡双叶那样不知天高地厚的无耻女人。”冷面女玄姝(阴yin)仄仄怼回去,那个少年便只是缩缩脖子不再说话。

    虽然他偷偷拿眼角看白霜,却没有再开口的意思。

    “玄缟,你现在也是共犯。最好别给大师兄透露半点不该说的。明白否?”她凌厉的甩过去两个眼刀,“看今天那架势,下午的课业也是学不成了。准会让她去参加试炼。我们设下结界的目的是什么,你别忘了。”

    少年张了张唇瓣,最后只得乖乖闭上嘴。谁叫他喜欢这个冷冰冰的小师姐呢?

    这可糟了,白霜闻言心中的怒意更甚。她打不开这个结界,但若是真有试炼这种东西,她也必须去参加,要接近玄家重要的阵眼,首先得让自己真正踏进玄家大门才行!

    恰在此时,名叫玄姝的冷面少女已经重新回到结界前。

    “听着,识相的话就乖乖待在结界里。今天的事也不准外传,包括你师父也不能知道。否则,就算你有幸成功通过试炼,也会每天享受我们给的‘特殊待遇’宗外弟子和宗族弟子之间,可是云泥之别。不来,是为你好。”

    她话音未落,却见结界里的白霜忽然口吐鲜血倒在地上!

    “……”玄姝当即呆住,冷面如她,也被对面的小姑娘苍白的脸、无神的目光和发紫的唇瓣吓得不轻,特别是地上和下巴上的刺目血迹让她的大脑恍如死去。

    玄霜见她寒霜般的脸终于全是破绽,心里呵呵一笑。表面却更加气若游丝的抬着“微颤”的手按住自己的心口,呼吸困难。

    为了让他们收起结界,她只有和尾火虎商量出此下策。白霜料想眼前这几个嚣张狂妄的家伙还没到敢弄出人命的地步,只能利用这条红线了。

    尾火虎一听她这打算也连连称行,还说会把握好分寸,让她表面上看起来频临死亡,实际上不会有多少内伤。

    于是,才会有白霜忽然倒地吐血的一幕。“师姐/玄姝。怎么了?”那边的两人察觉不对劲也走过来,随后他们跟着白霜一起呆住。

    “师姐,不能弄出人命!”玄缟率先反应过来着急道。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玄姝在他的惊喊声中回神,为保持自己冷静的形象还故意瞪了玄缟这个玄姓分支的子弟一眼。可惜,她刚抬手念诀想收回结界,眼前的结界就被一柄骨扇穿透。

    通体浅白的骨扇紧收着,从结界对面斜穿而过,正好扎在三人前面的地上!结界瞬间消失,就连施在结界内的术法也一并消失。

    “这是大师兄的扇子!玄姝,玄姝!被发现了,大师兄他……”暴脾气语无伦次,一张小脸比见了鬼还要惊慌。

    少年玄缟吞了一下口水,直接瘫软在地。大师兄那人虽然表面上不拘小节,也甚是和气,但嫉恶如仇和作风古怪也是出了名的,他曾经很照顾自己,可现在自己竟然也出现在这里……越想玄缟越发觉得浑(身shen)的力气消失得越快。

    “大、大师兄……”玄姝的确是比较沉稳的一个,纵然此时面色红白交替,还是能勉强稳住(身shen)子。

    倒是躺倒在地的白霜差点没忍住翻(身shen)去看后面,能把这三个“熊同门”吓成这个样子,估摸那位大师兄是个严厉的人。她的目光正好能将插在地上的骨扇守在眼中,骨扇(身shen)上竟然还爬着细小如丝的闪电光芒。

    这位大师兄修为绝对不低!白霜刚在心中做出判断,那柄骨扇就“嗖”地飞离。

    “见过大师兄!”三人用高低不一的声音道,听起来个个都像是失了几个魂魄似的半死不活。恰时,白霜也听见有脚步声由远及近而来。

    玄姝的脸色明明难看至极,却在埋个头行礼的几息里迅速朝白霜靠近,动作“温柔”的将她搂进怀里:“不知是谁在这里设下结界和术法,害得这位姑娘不小心踩进去。我们正要放她出来,就被大师兄的法器打破了。”

    这声音温柔了不止一点两点!如果说刚才是霜雪,那现在就是冒着(热re)气的温水。

    这玄姝可真是……白霜在心里冷笑,她待在这里真是可惜,应该去楚宫发挥自己的“特长”的。其他两人一听玄姝如此说,瞬间会意的傻跟着点头。

    暴脾气还刻意强调了一遍是经过这里时正好发现白霜的。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三人臭味相投蛇鼠一窝,难怪会搅到一起。白霜正想转头看他们口中大师兄是何许人物,就被玄姝抬手将脸掰过来。

    “不想以后的(日ri)子难过就不许说多余的话。”白霜在她的眼神里看出这样的信息。

    威胁她?白霜动了动唇瓣,又溢出新鲜的血来,目光毫无波动的看着玄姝。对方被她突然变得像寒冰的目光看得很是不自在,奈何如此境况下又不能说什么。

    “把她交给我,你们该回哪里就回那里去。”有人扯过白霜,动作不轻不重恰到好处。

    这声音……她听过!白霜正想着,忽然就看见一张面熟的脸——不正是那天在河边看到的另一个人吗?!那骨扇是他的?这气质,不像,太不像了!

    这厮要是扛把宽背刀还符合这(身shen)不羁的气息些。

    “大师兄。”玄姝又把爪子放到白霜的手臂上,切切道:“你是要送她去医舍吗?我也一起去吧,我(身shen)为女子,照顾起她来也会方便些。”

    那殷切、着急的表(情qing),仿佛她玄姝就是不小心坠落凡尘的善良仙子。见不得任何人受半点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仙强少在校园〕〔萌宝36计:妈咪,〕〔抗美援朝之尖刀连〕〔诸天投影〕〔工业之王〕〔绝品透视仙医〕〔无上崛起〕〔琴音仙路〕〔里表世界〕〔天神学院〕〔隋末之大乱世召唤〕〔天龙武神诀〕〔三国小霸王〕〔仙武召唤系统〕〔冰山总裁的贴身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