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返诸天〕〔狼探〕〔重生影后小甜妻〕〔王者荣耀:陆神有〕〔我的皮肤强无敌〕〔海贼之爆炸艺术〕〔剑岚传〕〔旷世公子〕〔都市之活了几十亿〕〔斗罗大陆IV终极斗〕〔这个大爷你惹不起〕〔美利坚庄园主的幸〕〔田园暖香:锦绣农〕〔重生之家有一姐〕〔我下边有人〕〔神矛局特勤组〕〔重生神豪奶爸〕〔轻狂女帝:傲娇邪〕〔最强军师之鬼才郭〕〔将军拜上
呼叫中心世界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宁为妖物 第23章 恶妖传·裂缝
    它说的是个庞大稀奇的地方,白霜迅速被尾火虎口中的“黄昏裂缝”勾住。这个处于三界之间的地方到处都盛开着鲜艳的花,天空永远都是黄昏的模样。

    凡是进去的家伙,不论是妖物、冥界的幽灵魂魄,还是人类都必须在门口换钱的地方买一张指路碑。

    拿着指路碑进去,你才能找到来时的路,不至于迷失在黄昏裂缝里,或是误入其他地界永远无法回归。在黄昏裂缝里设有一个庞大的集市。

    集市上小摊云集,各式各样的店铺林立似成片的竹笋。

    只要事先将各世的“钱”,比如人类使的金银、妖物们常用的魂玉、冥界买东西时通用的冥岛币都换成在黄昏裂缝唯一能使用的交换媒介——灵媒,就可以去买东西了。

    买完后循着指路碑的指路找到出口,再将结余的“灵媒”换成各自的钱,留下指路碑便可回到各自所属的世上。

    逢魔之时……吗?白霜忽然来了劲,裹着被子滚来滚去:“我明天去看看!”她已经开始想象黄昏裂缝的模样,脑子里浮出灿烂花海和橘色天空。

    她并不知道,自己的动作全被诛妖阵中的曌看得清清楚。

    他本闭目假寐,光丝们还是千年如一(日ri)的汲取着他(身shen)上的妖力,可瞧见白霜抱着被子跟糯米团子似的滚来滚去时还是忍不住弯了嘴角。

    蜗牛壳中被曌事先放了一株“逆镜草”这是一种一离开土地就会变得完全透明的妖草,极为稀有。

    逆镜草虽为妖物却并无妖邪之气,一旦离地,除了和它契约的家伙(包括人、妖、(阴yin)魂)外,就算是最强大的驱魔师和修士也方发现不了它。

    当然,发现不了并不代表伤不了。他们的术法还是会对逆镜草造成不可修复的伤,修炼圆满的逆镜草本就只有两百来年寿命。

    一旦受伤,都会根据伤(情qing)减少寿命。

    逆镜草唯一的作用就是将它收集到的“画面”通过隔空传送的方式,传到契约之主的眼前。逆镜草一草双生,只要握着其中一株,就算是闭着眼睛也能看见另一株传来的画面。

    而且,逆镜草最安全的地方就是“不可逆”。

    稍长的那株草本领为“起景”,画面只能是它摄取然后传给稍幼的那株草,这株草“接景”后除了给契约之主看外,就是存起来,直到它们寿命燃尽,最终一起消失。

    曌手握逆镜草把白霜的境遇和行动看得一清二楚,所以才会召回尾火虎的元神交待术法之事。

    一开始是为了监视,除了(日ri)常杂事不需要传景,每每有什么行动逆镜草都第一个将画面传给曌。可自从那天看见她在那个叫胡长宁的大胡子(身shen)边哭成那样子,曌就多了一丝不明(情qing)绪。

    总想时时看看她的境况,频繁使用会过快消耗逆镜草的使用寿命,可曌还是下令了。

    这厢,白霜滚了一阵就被尾火虎一句话镇住:“要去黄昏裂缝很简单,只要在逢魔之时使用术法便可。而这种术法也不难。重点是,你有钱吗?”

    “钱?”白霜一愣,在黑暗中眨了眨眼睛。

    “没错,钱。铜钱可不行,得是银子或者金子。一进去就需要花钱买指路碑,兑换灵媒。没钱你只能去看一眼,当然那是在你能确保自己不会迷路的前提下。或者,只有买指路碑的钱也是可以的。”

    白霜僵着(身shen)子将自己浑(身shen)上下搜了一遍,她之前是有些钱的(好歹也是个封了公主的人),不过从不会带在(身shen)上。

    都是贴(身shen)宫女带着,来到紧临凤凰渊的幽州城后,楚皇急急带着几个(禁jin)卫军和她上山。贴(身shen)宫女和几个跟来的官员、包括楚皇的近(身shen)侍者都被留在城中。

    幽州城在凤凰渊之后,和烈火镇隔着一整个凤凰渊。不过,要是骑马的话,半个月就能走到。

    她坠落渊中,自然不会带着钱袋。就只有(身shen)上的首饰,不过白霜向来不喜欢太过奢华,更何况还是去“寺庙”这种地方。她只留了一支简单大方的翠玉发簪和两个手镯。

    然而不幸的是,头上的玉簪和左右手的镯子都碎成了渣渣。

    于是,她此时就真的是(身shen)无分文。回过神,白霜还是不死心大着胆子问:“黄昏裂缝的指路碑一个会花多少钱?银子和金子都说一说。”

    “你要听?那我就说了。我有曌去过那边的记忆,他用的是魂玉。买一个指路碑是一个魂玉,折算成人类使用的金子是二两,银子嘛……”

    “别说了!”白霜苦巴着脸捂住耳朵,显然她这么做是没用的,尾火虎在她心里道:“二十两。”

    说罢还故意笑出声,不过在它的笑声刺激下,白霜秀眉一横,翻个(身shen)面朝上道:“那我就努力修炼驱魔术,再用术法赚钱。二十两,应该离我不远。”

    “不远?你知道自己的底子为零吗?”尾火虎不屑。

    “底子为零又怎样?又不是脑子为零。”白霜勾起唇瓣,没人敢进去的凤凰渊有的是珍贵药材,只要肯花力气去采摘,还愁赚不到钱?

    她的蜗牛壳里就存着不少呢!

    多亏出来时她怕自己生个病或者受个伤啥的,就一路上问了尾火虎不少。遇到顺手的药草,白霜还会顺便拔来存着。不过,尾火虎的修缮能力确实够强悍,她愣是一株药草都没用上。

    等天一亮,就利用好奇想出去看看的借口去集市上将药草卖掉,应该能赚二十两银子。

    白霜成功避开尾火虎的习惯(性xing)“打击”,心思活络的起(床chuang)把刚才看的东西练一遍。可一遍练下来,天竟然亮了,悲催的是白霜已经用尽了力气。

    在胡长宁去玄家宗族给她争取将名字刻上玉牌的时候,白霜只能“躺尸”。

    “这种鬼症状到底要多久才会消失?”她看着亮堂堂的窗户郁闷,这种时候本该是在镇子上买药草赚钱啊!可她却在房间里浪费时间和好不容易重生的这条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仙强少在校园〕〔萌宝36计:妈咪,〕〔抗美援朝之尖刀连〕〔工业之王〕〔绝品透视仙医〕〔天神学院〕〔无上崛起〕〔诸天投影〕〔琴音仙路〕〔里表世界〕〔仙武召唤系统〕〔天龙武神诀〕〔隋末之大乱世召唤〕〔三国小霸王〕〔冰山总裁的贴身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