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返诸天〕〔狼探〕〔重生影后小甜妻〕〔王者荣耀:陆神有〕〔我的皮肤强无敌〕〔海贼之爆炸艺术〕〔剑岚传〕〔旷世公子〕〔都市之活了几十亿〕〔斗罗大陆IV终极斗〕〔这个大爷你惹不起〕〔美利坚庄园主的幸〕〔田园暖香:锦绣农〕〔重生之家有一姐〕〔我下边有人〕〔神矛局特勤组〕〔重生神豪奶爸〕〔轻狂女帝:傲娇邪〕〔最强军师之鬼才郭〕〔将军拜上
呼叫中心世界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宁为妖物 第324章 青藤裙·以牙还牙
    然,当他发现自己被放在之前端上来的银盘内时,脸上的惬意四下飞散!半支起身子,想问是不是把他放错了地方。

    刚张口就看见坐在桌前的人,整个人如同被雷电劈中,从头黑到脚。

    霜月怎么会在这里?国使呢?刘厓甩了甩脑袋,自己是不是喝酒喝多了,看见幻象了?“国使?国使大人?”他倒回盘子里,一边揉眉心一边大喊。

    “丞相大人,你这澡洗得可还满意?”霜月站起来,居高临下冷视着他。

    她用的正是那个“国使”的声音,刘厓再次偏过头来,嘴角抽了抽。她勾起笑容,朝立在一旁的几位美人使了个眼色。

    “不过,你满不满意已经不重要了。至少,我很满意。亲手酿的果酒,总算是用对了地方。”

    霜月忽然伸手按了按他的脸:“不错,柔软程度正好。皮肤也被酒里面的灵力填了个遍,再难吃的人渣,也该腌渍成美味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刘厓猛地起身,奈何拼不过酒劲,他觉得生猛的动作其实不过只是动了一小下。

    经过这一惊一乍,他的醉意已经去了大半。

    想要挣扎着起身,却被数只有力的手捉住。紧接着手脚都被绑上绳子,是泛着流光的花绳,绑他的却是方才喊他夫君的美人们。

    此时的她们面色激动,看他的样子就像是在看一道刚刚上桌的美味佳肴。

    不明就里的刘厓已经明白了数分,怕是自己被霜月截了道,她来寻仇了。可是、可是,不可能啊!她现在应该已经被妖藏阁的掌柜取出了妖元炼器,怎么会在这里?

    “胡说?”霜月好笑的看着他,修长白净的脖子侧面,挂着他看过无数遍的耳坠子。

    “我从未胡说过,倒是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一直胡说呢?你心善?你放了我?人妖殊途,为国家大义?真真是好听啊——比你曾经给我的各种允诺和柔声唤我‘娘子’的时候都好听。”

    霜月仰头笑,却笑得自己一脸的怆然:“可我一直都信你,死心塌地的信你!”

    “现在想来,可不是我有眼无珠、瞎的可以吗?白白长了这么一双眼珠子。”她重新看他,试了试绳子,已经绑得极其牢固。

    腰间的遮羞布歪斜了些,霜月动作轻柔的帮他扶好:“放心,我是一只不吃人的妖兽。”

    刘厓死灰的脸色闻言又恢复了些血色,他尴尬的笑了两声:“娘子,哈哈,我就知道你还是在意我的是不是?”

    “自然。你将我当牛做马,又卖了我求荣华富贵,我怎能不在意?”霜月收回手,拿了匕首用白净的布擦着。

    刘厓一听她的话,差点没背过气去。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落到霜月手里,解释只有两个,一是自己喝醉了酒,现在的一切都是做梦。他卖掉霜月,所以心里藏着不安和愧疚,才会如此。

    二是妖藏阁的掌柜和账房骗了他!他们假意和他做生意,实际上,霜月才是他们的客人。

    都是妖,为什么不站在霜月的那边,而是站在他这边?

    如果是第二种那就太可怕了,所以,自己一定要赶紧醒来,只有醒来了才知道。“我是在做梦,我现在还在浴房里。我喝酒太多,醉了。”

    第324章 青藤裙·以牙还牙-->>(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如果是第二种那就太可怕了,所以,自己一定要赶紧醒来,只有醒来了才知道。“我是在做梦,我现在还在浴房里。我喝酒太多,醉了。”

    刘厓喃喃叨念,紧闭着眼睛,握紧拳头,希望自己能够迅速醒过来。

    可他咬得牙关都要碎了还是没用,倒是脸上忽然被捏住的痛感让他不得不睁开眼睛。刚睁眼就看见霜月把一个圆滚滚的东西塞进他的嘴巴里。

    “为防你咬着自己的舌头。美酒腌渍过的肉,要绝对鲜,又快刀切片,不留血痕才好吃。”

    她笑着,手指在他脸上拍了拍:“不过你放心,我不吃你的肉。我只取回你欠我的债,另外,以牙还牙,把你卖给了这些食人魑魅。”

    “她们才会吃你,哦,对了。还是佐了我亲手制的酱汁和梨醋,又鲜又甜。”随着她的话,刘厓猛烈挣扎。

    他涨红了脸,却无法让自己动分毫。

    嘴巴里只能发出低声嘤嘤,既不能咬到自己的舌头求死,又不能大声呼救。惊惧的目光里有不少人围拢过来,都是方才的美人和小厮。

    他们褪去了人的模样,恢复成原本的样子。却都是些面目青白,獠牙森森的魑魅。

    刘厓恨不得自己昏过去,可他此时连最后一点醉意都被吓没了。只有用求救的目光死死盯着霜月,希望她能念一些往日的情分,饶了他。

    可现在想想,她给他的情分倒是多,而他自己呢?

    刘厓浑身一冷,已经心如死灰!但他还是不愿意放弃最后一点希望,不管这事什么阴谋诡计,他想赌霜月对他的爱还在。

    “你如此看着我,是有什么话说?”霜月已经举刀。

    刘厓奋力点头,他有话说!很多很多的话!

    霜月别开脸,没给他这个机会。她像打量一条准备生切的鱼那样打量着他,忽然手起刀落,两只手在他上方舞成了鬼魅的影子!

    刘厓瞪大了眼睛,整张脸都是错愕和不敢相信。他甚至没有感觉到痛。

    不过,霜月的声音却源源不断传进他的耳中:“你一再掐灭我心底仅存不多的爱,当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刘厓,我才是和妖藏阁交易的真正客人。我说过,自己心甘情愿托付妖元的条件,就是了了心愿。你,就是我的心愿。”她的嘴角勾出笑容,“我曾给过你机会,不止一次。”

    可他全部都推拒了,毫不犹豫的。

    “你和那些术士打什么算盘,我知道。”

    “那天,你在我的酒里下了什么,我知道。”

    “你用我的命,来换你想要的富贵荣华,我也知道。”

    “你故意利用我对你的感情,让我赴汤蹈火好帮你过上好日子,我亦知道……可我却假装自己眼瞎,只为了你时不时露出来的温柔。”

    刘厓的眼里溢出泪来,怔怔看着她忽然停住刀锋,而后把某些半透明的薄片花朵一样装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仙强少在校园〕〔萌宝36计:妈咪,〕〔抗美援朝之尖刀连〕〔工业之王〕〔绝品透视仙医〕〔天神学院〕〔无上崛起〕〔诸天投影〕〔琴音仙路〕〔里表世界〕〔仙武召唤系统〕〔天龙武神诀〕〔隋末之大乱世召唤〕〔三国小霸王〕〔冰山总裁的贴身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