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宠123:伯爵的重〕〔咸鱼捉鬼实录〕〔叶翩然厉璟霆〕〔魔神狂后〕〔我有一个进化系统〕〔十凶〕〔炼书〕〔恰红妆〕〔回到八零当女兵〕〔纯情小神农〕〔龙血剑神〕〔绑定地球〕〔透视高手〕〔九域剑帝〕〔大汉将门〕〔剑泣魔曲〕〔职场底线〕〔冥婚夜嫁:邪魅鬼〕〔军少的学霸甜妻〕〔报告长官:夫人在
呼叫中心世界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宁为妖物 第173章 天命梭·消失
    某树的好奇一天天膨胀,但他最终还是没有现身问弥芥是在搞什么。一个人类的小姑娘无事献殷勤,他还能猜不透对方的心思?

    天机这个名字取得随意。

    随意到他是在什么地方随便看到的两个字就拿来当名字了也不记得,但这名字也不是白叫的。

    身为一个活得年长月久的老妖怪,他总能够轻易透人心。

    弥芥这个小丫头不就是想让他现身,然后问弥陌的事?小丫头是在别的地方找不到线索了吧?

    所以天机的好奇就从好奇弥芥的这么做的目的,变成了好奇她能坚持多久。

    他见过太多的这样的人,有求于人的时候就万般殷勤、当牛做马,可你一旦抽不出身及时帮忙,对方就会翻脸。

    即使不当面翻脸,也会在背后恶语中伤。

    不知道这小丫头是属于哪一类呢?反正她哥就没她这么勤快,直接约天机打架——凭借一身不凡的驱魔术和这个大妖怪不打不相识。

    天机现身的次数越来越多,为了观察弥芥的表情。

    但他也没让弥芥发现,反而干脆享受起她的照顾来。现在的他就是一个银杏树妖,早就和这株古树生死相依。

    古树受到的照拂,他自然也是有一份的。

    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天机偶尔会算算,不过他从未真正算清楚过。终归都是妖,是什么品类,又有何区别?

    能去多远罢了。

    然而,他的第二个好奇心也没有得到满足。弥芥就像是一个忠于职守的花匠,任劳任怨。

    天机不现身,她倒是不生气也不失望,依旧每天都想着法子抽时间过来照顾这棵树。

    从手法上来看,也是越来越熟练。从一开始的松个土就能挖断好几束细小的根须,到只伤几小根,进步惊人。

    浇的水质量倒是不错,灵气充沛,干净整洁。就是不懂掌控“度”,有时候太少,有时候太多。

    她走后他还得用术法重新“过一遍”,多的减下来,少的添上去。

    看弥芥手法和熟练度的变化,应该是去看过书,或者是向别人请教和学习过。有时候收拾完,她还会坐在银杏树下歇一阵。

    也是什么都不说,就那样呆坐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弥芥也会练习画画,不知道是不是受她身边的那个平安公主的影响。偷偷躲在银杏树这里练习,可惜她画的画实在是难登大雅之堂。

    好几次天机都差点忍不住现身出去指点一二,看不下去啊!

    而后不久,弥芥突然就不来了。一连整个月都没出现,银杏树的树叶都开始染上点点黄。

    坚持了两个月,还不算太差。

    天机忽然有那么一点后悔没有现身,不过也只是一点点而已。他其实并不想弥芥坚持下去。

    她越坚持,处境就会越危险。

    小姑娘看起来不聪明,实际上的她并不是真的不聪明。她只是懂得利用一切来掩盖自己的真正目的,特别是自身的先天劣势也成了掩盖的优势。

    不过,这并不说明那些人现在察觉不到,以后也是察觉不到。

    毕竟弥家血脉稀薄……想到这里,天机愣住了。是啊!弥家血脉稀薄,现在整个弥家除了那个老头子就只剩下弥陌兄妹二人。

    统共三个人而已。

    有什么东西在他的心里炸开,天机陡然现了身,以一个普通的学监学子模样走出了银杏树所在的地方。

    他开始到处找弥芥的身影,在众人毫无察觉中,银杏树掉了不少叶子。

    但那些树叶并没有落地,而是朝着四面八方翻飞,包括弥芥所住的女舍。树叶在里面打了几转,而后像被风刮着一样飞回。

    落在天机的手上时,树叶忽然长出了四个“爪子”。

    扇形的叶子两端各一小只翠绿的半透明爪子,地下靠近叶柄的地方也长着两只同样的爪子。

    叶片正面光滑的地方也冒出一只横着的眼睛和一张同样横着的嘴巴来。

    “叽叽叽叽,唧唧,唧唧叽,叽叽叽叽。”小叶子用妖语说了一通,天机的脸色倒是没什么变化。

    许久后,他放开了这片叶子。继续走。

    原来是学监每一代新入学的学子都会经历的评试时间到了,难怪弥芥那丫头一个多月不来银杏树下。

    周围不断还有叶子飞到他手上、身上,像方才那片叶子一样,它们一落下仿佛就变了个样子,叽叽叽叽说个不停。

    不过天机听起来倒是毫不费力。

    哪怕这些小家伙同时说不同的话,他也能分清楚每一片叶子说的是什么。这不是与生俱来的力量,但天机的适应能力一向强大。

    很快他就收集完所有和这一代学子的评试有关的消息。

    和往常一样,题目照例不同,但又别具一格。且在天机看来,难度和怪异程度还上升了不少——找人。

    找一个毫无意识,但活着的人。

    男性,十八到二十四岁之间,驱魔师,其他的信息一概没有。但学监的学生必须将他找到,不管用什么手段。

    这个题目初听来没什么,可天机仔细一想,心情就不是那么好了。

    那些人已经如此迫不及待了吗?!他突然想到弥陌的样子,心里一阵窝火,连学监这里也伸了魔爪进来,当他死了?!

    气了一阵,他的脸上浮起了苦涩。

    是呵,除了当他是死了,还能是什么?现在的他不是什么深怀异术的“神”,只是个树妖而已。

    困守在学监里的树妖。

    天机没想到,在他意识到这个题目是在寻找弥陌之前,弥芥就想到了。她接到题目的当天,就对这个题目有种古怪的感觉。

    越想越觉得像是在暗示寻找自己的哥哥。

    在家里活蹦乱跳的那位自然不是真正的弥陌,真正的弥陌在哪只有她和爷爷知道,只是他失去了意识。

    弥芥自然是明白偌大的国都,失去意识并在这个年龄段的驱魔师不一定就是哥哥。

    可心里的那股强烈的不适感就是让她忽视不得,巧合?也太不合理了吧?!如果这个题目里的人,真的是指哥哥……

    那她不得不阻止他们找到哥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仙强少在校园〕〔萌宝36计:妈咪,〕〔抗美援朝之尖刀连〕〔诸天投影〕〔工业之王〕〔绝品透视仙医〕〔无上崛起〕〔琴音仙路〕〔里表世界〕〔天神学院〕〔隋末之大乱世召唤〕〔天龙武神诀〕〔三国小霸王〕〔仙武召唤系统〕〔冰山总裁的贴身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