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宠123:伯爵的重〕〔咸鱼捉鬼实录〕〔叶翩然厉璟霆〕〔魔神狂后〕〔我有一个进化系统〕〔十凶〕〔炼书〕〔恰红妆〕〔回到八零当女兵〕〔纯情小神农〕〔龙血剑神〕〔绑定地球〕〔透视高手〕〔九域剑帝〕〔大汉将门〕〔剑泣魔曲〕〔职场底线〕〔冥婚夜嫁:邪魅鬼〕〔军少的学霸甜妻〕〔报告长官:夫人在
呼叫中心世界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宁为妖物 第359章 幽荧族·人非
    ,精彩小说免费!

    “你……为什么没死?”浮泷本想问他怎么会变成这样,但又觉着问出来显得自己太蠢笨,话到嘴边就转了个弯。

    她不想开口的,但不开口也无济于事,而且她快要被焦躁惶惶折磨疯掉。

    曌闻言,面色一瞬间很奇怪,先是疑惑,然后又浮上喜色,最后拉长脸:“妖怪,说话小心点。”

    “……”浮泷抿紧唇线,不再开口。

    曌抽掉骨鞭,盘腿坐在她身边:“本神君刚刚洗去罪孽,重新任职。很需要立个功站稳脚跟。”

    “你懂吧?”他拨开一缕卷在她额际的发,“女妖怪,只要你乖乖配合,让本神君神速追回玉树,本神君就放了你。”

    末了,他举着手加一句:“我决不食言!”

    门口的狱卒往这边看了几眼,而后毫无兴趣转过头去。这种先甜后苦的诱审见得太多,都乏味了。

    比起在这里巡视牢房,他更想去和敌人拼命。

    “你已经食言了。”浮泷冷笑,她忽然庆幸那些神仙没听他的,在天息海设下埋伏。否则她也不会拿到玉树。

    彼时,在天息海。

    意识飞离前,她记得他看见自己时说的第一句话——能在心里扎出几个窟窿的话。他是想把她们一网打尽的吧?

    没想到竟被忧隐言中。

    “食言……”曌撇撇嘴,暗金色的眸子里全是不在意,“你这话说得可笑,你有你的家,我也有我的窝。在现世漂泊数百年,每天只有半个时辰的时间有妖力。”

    没错,是妖力。烛照族本是入了隐世神籍的神族,但被暂时封印神籍的他就是个妖。

    烛照族的妖。

    “那种鬼日子老子早就过够了!”他扣住浮泷的下巴,“妖怪,识相的就立刻把你同伙的路线说出来。否则等我耐性磨尽,你讨不到半分好处。”

    呵——

    浮泷又闭上眼装死,过够了“鬼日子”,所以趁着战争捞个功勋顺利回归吗?她已经开始怀疑他是故意带她走那条小路的真正目的。

    见她闭眼,曌气得手下用力。

    直到浮泷痛得龇牙咧嘴睁开眼睛,他才满意:“妖怪,你斗不过我。从我们的相遇开始,我就谋划好拿你当垫脚石的路了。”

    浮泷痛得面色扭曲,心里却空了。

    曌的声音还在继续:“我每天都努力惩恶扬善,忙得精疲力竭,数次差点死于非命,却还是无法把罪赎干净。都快绝望之际,幽荧族来闹事了。”

    “你一定不知道吧?幽荧族早就知道玉树的存在。他们甚至放低身段到神殿恳求,但被回绝了。关系一族生死存亡,他们绝不会善罢甘休……”

    浮泷想骂人,曌却眼疾手快按住她的唇。

    “嘘!”他笑,“听我说完。”

    “战事一触即发,这种时候最容易立功。”他移开手指,金眸熠熠生辉。

    “于是,我为自己谋了一条路,故意让你知道玉树在哪,故意带你走小路。就是为了能顺利设下埋伏,要不是那些没脑子的家伙,我何须退而求其次?”

    曌的脸色冷下来,眸中倒映着水晶的寒光。

    “妖怪,看在你在我的谋划中一步步走得那么诚实的份上。这个机会算是我送你的回礼。好好掂量掂量,我明天再来。现在得去看看安排到各处水边的神兵是否全部到位。”

    他起身,拍拍根本没有尘土的衣袍,风一样离去。

    浮泷咬着唇瓣,死水一样的目光盯着门口。唇角勾出意味不明的笑容,看来老天还是站在她这边的。

    玉树已经到手,是死是活又有什么关系?

    只是……有件事她想给忧隐说,必须给忧隐说。动了动被冻住的手脚,浮泷烦躁异常。

    得把白云山的冰雪中有一处冰封的水潭这件事告诉他们!

    浮泷深吸口气,妖力在体内缓缓流动。不知道是不是幻觉,她感到自己除了有点虚弱之外,并没有其他毛病。

    身上的伤全数消失,就连断掉的骨头也完好如初。

    隐世的神医还真是厉害,要是抓几个去灵虚岛,就不愁生病的时候被那几个看起来脑子不太正常的妖医治疗了。

    浮泷龇牙咧嘴,用尽全力,却还是撼动不了冰块半分。

    “你就别白费力气了,那是能消解妖力的玄冰,不管你使出多大的妖力它都能帮你消解掉。不如留点精力想想神君的话。”

    门口的狱卒手持神戟敲敲门,示意浮泷停下。

    她怔了怔,心里凉飕飕一片。这下可如何是好?

    神狱外,曌刚走出去就被一个声音拖住脚步。“刚回来就送了这么大一个礼,小弟你真的长大了。”

    靠在墙上的男人望着曌的背影道。

    “多谢兄长夸赞,吃了几百年的苦,怎会死性不改?”曌转身,阴沉的脸在瞬间阳光灿烂。

    身后的家伙和他有七八分相似,不管是身形还是面容。

    只是在其他方面嘛,相差就远了。曌从小就开始闯祸,不如他懂事聪颖。现在,兄弟两一个是常常牢狱缠身的衰神,另一个却已经成了下一任天帝继承者。

    “你明白就好。”男人笑笑,撇了后面的神狱拱形大门一眼,“那天你忽然冒出来,求天帝把玉树赠给幽荧族,把我都吓得差点喘不过气。”

    曌神色窘迫挠挠脑袋:“权宜之计,只是演的太过头了,呵呵呵呵。”

    “会用计是好事,但别把自己的命也搭上。若不是为兄身上功勋显著,恰够用来求情,你现在已经死了!”男人走上前,拍拍他的肩,语重心长。

    曌垂着头,脸埋在阴影里。

    “请兄长放心,我再也不会做那等蠢事了。”他掷地有声的说完,條地抬起脸,锐利的眸子盯着神狱威严肃穆的大门。

    许久,旁边的人才松口气:“如此,为兄总算是安心了。走,去看看神殿那边情况如何了。”

    曌点头,转身跟上。

    斜阳下,晚风清冷,曾经率真坚韧的少年,此时看起来竟有几分阴鸷。

    一只背着几株仙草的兔子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吊着水晶爬上浮岛,歪着舌头喘气。它面前,阴森的建筑高耸入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仙强少在校园〕〔萌宝36计:妈咪,〕〔抗美援朝之尖刀连〕〔诸天投影〕〔工业之王〕〔绝品透视仙医〕〔无上崛起〕〔琴音仙路〕〔里表世界〕〔天神学院〕〔隋末之大乱世召唤〕〔天龙武神诀〕〔三国小霸王〕〔仙武召唤系统〕〔冰山总裁的贴身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