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人间最得意 第七十二章下山的老祖宗和三两个小家伙

时间:2019-03-07作者:平生未知寒

    李扶摇在山脚下练剑这些数月,山上其实也接连发生了好些事,先是一位闭关许久的老剑士,困于朝暮境多年,寿数已尽,想在有生之年看到春秋境的风景,于是在剑峰上强行冲境,最后仍旧是不得善果,身死于剑峰,剑山老祖宗亲自将那那位老剑士的佩剑哑雀重新放回洗剑池,等待下一个剑士来将其取走,只不过依着现如今这剑山困境,只怕也不容易。

    紧接着又是一位在山上闭关多年的老剑士溘然离世,佩剑一并被老祖宗送往洗剑池。

    实际上这两位剑士都是同老祖宗一同上山练剑的,只不过剑道天资远远不及他,导致老祖宗在剑道一途越走越远之时,他们两人都还在后面缓行,走到后面更是停滞不前,剑士也好,修士也罢,寿数都是和境界挂钩,若是境界不够,自然也活不了多久,因此老祖宗尚且老当益壮的时候,这两位同时上山的师兄弟便已经走到了尽头,无法逆转。

    再加上早些年离世的师兄弟,老祖宗的同辈人物已经凋零殆尽,只剩下他一人而已。

    虽在修行大路之上随处可见白骨,但放在现如今,还是有些让人感伤。

    剑山老祖宗好似一日之间老了许多,更是在某日清晨被不少人看着老祖宗在剑仙殿前黯然神伤,一头本来就有些银丝的长发更增添几缕霜白。

    黄昏时刻,老祖宗提酒独自下山,背影不出有多寂寥。

    来到剑山脚下的时候,谢陆正给李扶摇喂剑,得见了老祖宗,一言不发转身便走,原本在破庙前关注这边情况的洗初南和柳依白两人也是转身返回破庙,不发一言。

    老祖宗来到李扶摇身前,什么也不多,也不怒,只是坐下,看着门尘山下,神情平静,李扶摇对于这个老剑士,算不上有如何恶感,也不上有什么喜感,本来当时自己便没有在天黑之前登上剑山,老剑士依着规矩不让他上山,自然也是情理之中,只不过看着三位师叔的样子,好像是有些不喜欢这老剑士,连话都不愿意上一句?

    老祖宗提着酒,可没打算喝,沉默半响之后,总算是开口道:“你练剑是为了什么,别跟老夫打马虎眼。”

    李扶摇看着这个不知身份,但总觉得身份不简单的老人,没有急着开口,本来自己便没有上山其实为什么练剑也不关他的事情,只不过毕竟是在剑山脚下,在加上这个问题并不是多隐秘,因此并未避而不谈,只是来到老人身旁坐下,但很快便往旁边移了移,不为其他的,实在是这老人的一身剑气太过于锋芒毕露,一旦不掩饰,隔得近了都觉得在被人拿剑刺骨。

    李扶摇轻声开口,“回老前辈话,我练剑最开始是为了回洛阳城找一些人报仇,也不是非要杀人,只是想让那些人难受些。这个道理好像是衣锦还乡那般,但好像又不太相同。然后我就想好好练剑了,到处走走到处看看,遇见不平事也能拔剑相助的。”

    老人问道:“你是延陵人?”

    李扶摇摇摇头,“我是周人。”

    这个答案在老人看来莫名其妙,只不过老人并未在此问题上深究下去,很快便转移了话题。

    老人讥笑道:“你便不想做那种剑仙?”

    李扶摇笑着点头,“想啊,有机会就去做,要是没那个机会,求也求不来,没办法的。”

    老人平静点头,轻声道:“你这心性,倒是很适合留在山上,只不过错过了,也没办法,实际上在山脚修行,也不差,这三个人的剑意剑气剑术分别都是出类拔萃,你学一样也好,还是想都学了也好,只要学的进去,都行。”

    李扶摇不知道怎么开口,索性便不,等着老人继续。

    老人呵呵笑道:“练剑练剑,练到最后老夫转眼一观,同辈的老友们都先后离去,剩下老夫孤零零一个人,你苦不苦,老夫练剑这数百年,离开剑山的次数屈指可数,你苦不苦。别的剑士练剑求得是一剑抒胸臆,可老夫到最后要为许多东西考虑,出剑都出得不爽利,你苦不苦。”

    老人联系问了三个苦不苦,让李扶摇有些恍惚失神。

    老人呵呵一笑,显然是不准备让李扶摇接话,他自顾自把那坛子酒拿过来喝了一口,然后递给李扶摇,感叹道:“之前陪老夫喝酒的那子下山去了,然后就再没人陪老夫喝酒了,你这子如何,能喝几碗?”

    李扶摇笑着道:“一直喝,也没问题。”

    老人冷声道:“满嘴胡言!”

    可片刻之后又是哈哈大笑,“不过老夫就喜欢你这种偶尔胡言的子。”

    李扶摇咧嘴笑了笑。

    老人和李扶摇喝完那坛子酒之后,不再停留,临走之前,只是道:“今后可以多去走走那条登山路,遇上那些巨鸟,多出几次剑试试,对剑道有些裨益,至于那两位剑仙残魄,也可以讨教讨教,但无须死缠烂打。”

    李扶摇恭敬行过一礼,目送老人离去。

    在这位剑山上的老祖宗转身上山过后,破庙里的三人才走出来,谢陆眼神复杂,柳依白一脸无所谓,至于洗初南,也是一如既往的神情温和。

    三个徒弟对于自家师父的态度,的确有些莫名其妙啊。

    ——

    在李扶摇再一次去走那条登山路,见识两位剑仙残魄的威力之前,已经是大暑过后的初秋了,整条登山路两旁的剑木落叶纷纷,铺就了一条金黄色的山道,这幅美景实际上很能吸引人眼球,只不过这座山上尽是些一心练剑的剑士,也无人往登山路来,因此这便好比美人出浴固然好看,可站在她面前的人却是瞎子一样,都是白搭。

    春末沉斜山梁溪道观的道会结束之前,便走下来过三人,一些白裙的道种叶笙歌,常年穿着青衣的姑娘青槐,以及腰间悬着那柄白鱼剑的陈嵊。

    叶笙歌明明在陈嵊和青槐之前便已经下山,可却是并未走远,在那镇子外休息了半日,便等到了脸色惨白的陈嵊和青槐,这三人,一个是山河之中谁都不待见的剑士,一个是来自妖土的天才少女,一个是道教寄予厚望的道种,原本不管怎么来看,都万万没有走在一起的道理,可不知道怎么回事,三人偏偏又结伴而行了。

    陈嵊之前和那位黄紫道人张守清在山道上一战,虽并未死在山道上,但仍旧是受了不轻的伤,陈嵊一个朝暮境的剑士,虽对上已经是春秋境的张守清并非是毫无还手之力,但那位山上道士,很明智的并未让陈嵊近身,毕竟陈嵊已经是朝暮境的剑士,挨上一剑,就算是他春秋境的境界也吃不消,最后一番鏖战,被陈嵊逮住机会来了一剑的张守清几乎重伤,所以之后陈嵊下山的时候,才一点都没有拦着,要不然,这家伙恐怕也就交代在山上了。

    叶笙歌下山之后则是实在不知道该去哪里,因此也就没急着走,等到看到青槐和陈嵊之后便想着要去那座剑山看看,然后便跟着陈嵊这个剑士一起往梁溪边境去,而青槐则是要返回妖土,想着顺道去那座剑山看看某人是不是还在那里,因此也是往那座剑山去,至于原本不想去剑山的陈嵊看着这两个姑娘,实在是想不清楚,最后也干脆想着去看一眼,不过他走过那门尘山实际上没有多困难,可两个姑娘要是遇上朝青秋的那缕剑气,恐怕很难。

    然后陈嵊悲哀的想到了他那个便宜弟子李扶摇,这家伙看样子似乎也过不去啊,他要是登上剑山,顺势把自己的名字一报,不管自家师父是不是还在怨自己当年下山,可对李扶摇肯定是会倾囊相授的,自家师父既然也已经是剑山上老祖宗了,剑道修为不用多,李扶摇在他手下肯定是比自己这个半吊子师父强不少的,只不过既然已经有了朝青秋的一缕剑气在门尘山道上,李扶摇应该是被拦下了。

    三人结伴,从沉斜山一路到梁溪边境,都无半点异常,毕竟是道教治下的世俗王朝,其余修士就算是想着对叶笙歌这个天生道种下手,估摸着也要考虑考虑沉斜山那边的威慑,以及那位传言只差半步便可成圣的观主。

    等到三人走到延陵边境和大余接壤的地方之后,第一波挑战者便出现了,有一位自称野修境界在青丝境的中年修士出现在一条大江江畔,是修道不足甲子,要挑战道种叶笙歌,依着陈嵊的眼光来看,这家伙哪里是不足甲子,至少也有七十年了,只不过境界还真是青丝,叶笙歌不作理会,但那中年修士不依不饶,非要一决高下。

    然后在那条大江江畔,那位无名修士死了。

    叶笙歌没怎么出手,只是掏出了一件法器,那件法器是一张图,她把那修士收了进去,然后又收了不少江水,直接将那修士淹死了。

    这样的打架方式,让陈嵊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话一直不多的青槐更是嘴角抽搐,天知道这位道教的天生道种到底身上怀揣着多少宝贝,这样一个青丝境的修士就这样死的不明不白。

    只不过这位挑战者才死没多久,第二位便来了。

    那日他们三人在一条渡船上顺流而下,第二位修士从天而降,只不过才落下站在船头,便被叶笙歌用一口大钟直接将其困在了钟里,然后用一条绳索给捆了出来,直接丢进了江里,幸好是保了条命,两位青丝境竟然都没能让叶笙歌费些力气,这倒是让某些幕后的人很不开心,当然也着实有些惊讶。明知这位道种出身不凡,手上的好东西不会太少,可总也没想到沉斜山那边竟然这么大方。

    两次刺杀无果之后,然后三人便难得渡过了一段平静的时光,应该是那些别有用心的宗门大佬觉得对付叶笙歌,青丝境已经没用了,正在商讨下一步对策,这些日子里,陈嵊的伤势倒是渐渐好转,但他不对叶笙歌出剑,也没有理由帮她拦下灾祸,虽一路同行,但陈嵊更想看的是叶笙歌到底有几分家底,就算是他要出剑,也绝对不会是为叶笙歌,最多是为姑娘青槐。

    至于这个和他便宜徒弟有些关系的妖精,他要是不出剑,眼睁睁看着青槐死在他面前,谁知道李扶摇练剑有成之后会不会提着剑满山河追着他砍,毕竟那子在还没有踏上修行大路的时候便敢提着木棍来找他的麻烦,为得就是这个妖精。

    顺着渡船一直南下,日子过得飞快,陈嵊百无聊赖,站在船头钓起来几尾大鱼,借了船夫的锅碗,独自一个人在船头煮鱼汤喝,叶笙歌一点都不见外,在陈嵊煮好鱼汤之后,便端了个碗走到了陈嵊身前,询问他自己能不能喝,陈嵊不是那般气的人,只是点点头,没有多什么,只不过等他看清楚叶笙歌那个碗的时候,又是一阵哀叹,这明明是件品阶不低的法器,你就这么用来装鱼汤?

    青槐没有去看这边光景,她一个人坐在船尾,看着某处,神情平淡。

    这是触景伤情了?

    陈嵊懒得理会这些烦心事,人世间这么多事情,次次件件都要自己去管,自己那柄剑也出不了这么多次。

    下渡船之前,船夫心翼翼问陈嵊剩下的几尾大鱼能否留给他们,陈嵊转头看了看在岸边候着的那两个面黄肌瘦的孩子,哈哈大笑,是长得不好看,然后瞬间腰间一剑出鞘。

    一剑挥出。

    剑气浩荡,肆掠整条江水,硬生生将一条江水生生分开,然后陈嵊再一剑,不如之前威势,但轻描淡写间,便已经有数十尾大鱼被这一剑的剑气硬生生逼出江面,然后尽数落在渡船上。

    陈嵊收剑入鞘,笑着问那船夫够不够,已经被惊呆了的船夫只能使劲点头。

    陈嵊哈哈大笑,转身离去。

    叶笙歌在渡口处与两人相别,是不想去那座剑山了,想先去别处看看的。

    陈嵊自然没有拦着,青槐更没兴趣多半句废话,三人便在此分道扬镳,只是之后几步,青槐转身道:“叶笙歌,你记住了,我的跟班以后会超过你的。”

    一身白裙的叶笙歌只是平静点头了个好字,然后便对着陈嵊点了点头,然后转而北上。

    一起和陈嵊跨过边境来到大余的青槐显得有些无精打采,整个人好像有些心事,可又没有出口,等到要临近边境的时候,青槐才总算是问道:“你那家伙真没可能登上那座剑山?”

    陈嵊平静笑道:“朝青秋留下了一缕剑气,自然便难,但我总觉得这子应当不差的,就算没有登上山顶,也没关系,等我找到他,带着他走过一段路,怎么也要领他踏入剑气境的门槛的。”

    青槐翻了个白眼,“这家伙这么笨,哪里有机会。”

    不料陈嵊却是一本正经的反驳道:“我陈嵊的弟子,哪里有这么不堪?”

    这一下,青槐一句话都不想了。

    快要临近剑山脚下的时候,青槐不想去剑山了,万一见到那家伙没登上剑山又在山下死乞白赖的懒着没走的话,岂不是很丢人,所以她就索性不去了,免得看见他的时候他觉得丢脸。

    陈嵊笑着问她接下来要往何处去,青槐没回答他,只是走走看看,具体不知,于是在大余边境,青槐便独自一个人往延陵境内去了,看着路线好像就是大周,她给自己解释是只想去看看那边的风景,其实是想看看他没登上剑山是不是便回去了。

    要是恰巧在周国得见这个家伙,自己是不是要给他个好脸色,然后安慰他两句?

    青槐笑着点头,觉得还行,反正这家伙脸皮不薄,安慰两句也就行了。

    至于陈嵊,本来也不太想去剑山,自然也就不继续往剑山去了,至此,启程之时目的地都是剑山的三人,竟然没有一个当真走到了剑山。

    与此同时,在大余边境出手的那位中年修士的背景被沉斜山给调查出来,数日之后,便有一位境界高深的山上道士出手将那中年修士的背后道观大门直接轰碎,那位奉了山上命令的中年道士从容不迫的走进那座不算大的道观,自然这不算大,也是与沉斜山相比之下。走进道观之后,中年道士笑问着满脸惊恐的数位修士,这叶笙歌好不好杀。

    然后不等他们开口,便将整座道观夷为平地。

    是个傻子都知道这座道观敢如此行事必然是有人在身后,只不过沉斜山不想去追究,这口黑锅便只能由他们来背着。

    只不过也确实是他们出手袭杀的叶笙歌。

    合情合理。

    要是有人觉得不合情理,便来沉斜山讲道理就是。

    山上道士都可以陪你讲,若是都讲不过,还有位观主在的。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