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侦探柯南之移动炸弹 第四百六十九章司机的怨念,FFF
作者:能飞的马的小说      更新:2017-09-16
    柯南:“你现在去只会起反作用而已!”

    柯南毫不留情的说出事实。

    “可他是为了我才会这样,而我现在却什么都不能做,他们要找的是我,只要我死了,他们一定就会停止的。”灰原思维已经混乱,失去基本的理智。她想当然的认为,只要自己死在组织面前,就可以让大家安全,只能说她太天真了,天真的可爱。和组织扯上关系,绝对一个也跑不了。

    脑子当机的灰原还是想回去找夜,就在他们僵持中,公交车四周的玻璃突然破碎,从那些个破碎的玻璃窗中几乎是同时,四个人跳了出来。

    轰!

    紧接着就是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整俩公车被炸的通透,只留下严重变形的金属框架,兀自在哪里燃烧,散发着烟色浓烟。

    这是。。。公车上的炸弹爆炸了!四周等待警察来侦讯的乘客,吓的蹲在地上或直接就是腿软了,趴在地上。他们大喊着,可是与爆炸的声音相比,根本听不到他们那无声的尖叫。

    灰原和柯南脸色瞬间变了,还好看到夜在最后一秒跳出车,差点就以为他被炸死了,灰原心跳都落了一拍,赶快跑过去将满是伤痕的夜扶起来。虽然看起来身上伤痕很多,但都是皮外伤,没有什么大碍。以至于起来后的他,第一件事就是问另外的三个人,看看他们是不是也和自己一样,还是不幸的死掉的。

    很快,夜就从柯南还有灰原口中得知,他们三个人都出来了。

    “她还在。”灰原依旧是用帽子遮住头。

    她突然的一句说的夜和柯南一愣,然后才明白过来。

    “你是说烟衣组织的人还在?可哪个带针织帽的男人明明就。。。”柯南说道这突然就停下了,他已经明白了。哪个带针织帽的男人已经不见了,只留下朱蒂和新出医生两人站在一起。这说明他们两人中有一个就是烟衣组织的人,根本就不是他怀疑的哪个带针织帽的男人。不过带针织帽的男人嫌疑也不能排除,有可能是同伙也说不定。

    新出医生和朱蒂两人站在那,定定的看着夜,脸色阴晴不定,不知道心中在想什么。但是有一点可以知道,绝对不会是什么友好的想法,毕竟夜可是想杀掉他们的。

    当时在车中,他们三个人想打开门,但被夜一枪击穿了启动按钮。随后他们就被夜用枪指着,不敢轻举妄动,直到快要爆炸的前几秒,夜为了脱身,他们才得以有机会一起出去。

    夜将手枪给柯南,警察马上就要来了,手枪已经没有用了,剩下还是交给柯南来和警方说明这一切吧。

    夜身体中心搭在灰原的身上,这样灰原浑身一僵。心中的害怕,再加上此刻的紧张,羞怯。她都不知道该自己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很奇怪,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但有一点,架着夜沉沉的身体,感觉好幸福,沉甸甸的。

    “啊,柯南我受伤了,要马上去医院,灰原就陪着我一起去好了。炸弹是我摔倒不小心启动的,手枪不小心走火了好几发,我当时害怕,不敢走。那几个好心的大姐姐大哥哥为了救我,还差点也被炸死。柯南我先去医院了,你一会一定要和目暮警管实话实说,还有替我谢谢那几位大姐姐。”夜整个人搭在灰原身上,一副我马上不行的样子。

    柯南额头满上烟线,他可以以自己的后半生作为担保,刚刚车上发生的事情绝对不是这个样子。夜说的话可能完全反过来读才是事情的真想。柯南想了想,将夜所说的话在脑海里完全反过来想一遍,炸弹是他故意启动的,手枪是人为走火,当时夜一点都不害怕,反而有点兴奋,根本不想走。那几位被他威胁的大哥哥大姐姐,为求自保,和他一起跳了出来,差点就被炸死。。。。。。

    柯南看着已经坐上出租车的夜,一脸无语,觉得这才有可能是实情。但他心中又感觉不应该是这样的,为什么夜要杀了他们?难道他们三个都是组织的一员?柯南看着还在这的朱蒂和新出,思绪纷飞。

    出租车。

    “我们去医院。”灰原上来立即说道。

    离这里越远,组织的气息就越弱,慢慢的她也开始放松下来,恢复了少许的冷静。

    走了一半,夜突然让司机改到,直接回博士家。这让灰原很惊讶,同时也强烈的反对,明明身上全是伤痕,必须要去医院。

    “都是些皮外伤而已,去医院就太小题大做了。”

    “那你刚刚。。叫的那么夸张,还整个人都搭在我身上。”灰原脸慢慢升起两朵红云,这家伙刚刚是在欺负自己。

    “我那可都是为了你,不然你怎么能和我一起开开心心的回家呢?”留在哪里还要接受警方侦讯,一定还会和组织的人碰面的。

    灰原也明白,沉默一会,小声的说了句:谢谢!

    前面开车的司机感觉自己很煎熬,虽然自己已经是七八年老司机了,可还没有个女朋友。但后面这两个七八岁的小鬼是怎么回事,是在谈情说爱吗?两人挨的那么近,后面的座位那么宽敞,你们就不能分开一点嘛!

    司机心中的怨念夜和灰原两人根本不了解,也不明白。此刻夜觉得灰原好美,看来爆炸的后遗症不轻,脑袋都摔坏了。

    使劲的敲了敲脑袋,可这个动作被灰原误会了,还以为是他头疼。紧张的抓着夜的手,仔细的看是不是哪里受伤了。精致的面容就这样在夜的面前,双方都能感觉到对方的鼻息。

    两人这才感觉气氛变得暧昧起来,感觉身体磁化了,慢慢的向彼此靠近。夜看着灰原,嘴慢慢靠近她的小巧的粉唇。她现在非常紧张,夜可以看到她紧张而咬嘴唇的贝齿。灰原的这个可爱举动,让夜瞬间遭受了暴击,身体再也不受控制,靠了过去。

    咳咳!

    前面的司机再也看不下去了,泪流满面,这是做什么,能不能给单生狗一条活路。已经到了孩子给自己撒狗粮的时代了吗?泪目~!

    夜和灰原两人瞬间消磁,分开。灰原羞赫的想找条缝钻进去,夜则是咬牙切齿的看着这个司机,刚刚的感觉很美好,都是被这个可恶的家伙搅和了,就差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