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侦探柯南之移动炸弹 第四百三十四夜罕见的想通了
作者:能飞的马的小说      更新:2017-08-17
    八阪清:“他是这一带最有名的猎人,我听人说他以前在东北那一带,做猎户头。不过自从遇到了十兵卫后,他就一直在这落户生根了。”

    步美看向夜,疑惑的问:“什么叫做猎户头?”

    夜:“就是狩猎组织的首领,一般都是实力最强的人担任,这样才能服众。”

    元太高兴的说道:“那我们不是不用担心熊了。”

    夜:“不要高兴的太早,现在还不可以掉以轻心。”

    夜看着高兴的元太,憋着没有和他说,本来就没有担心熊,最令人担心的是哪个凶手,要是没有凶手,柯南他们早就回来了。

    柯南他们每走一回就会在地上留下一片洋芋片,夜跟着他们的线索已经在森林里饶了一圈了。

    这样拖下去根本不是个办法,夜有些急躁了起来。不要逼急了自己,逼急了给他们三个都绑起来,然后让柯南过来确认哪个是凶手。

    博士低头小声的问夜:“现在该怎么办啊。”

    夜:“再等一会,要是真的不行,我就动手。”

    动手?博士看着夜,吓的连连挥手,“你可不能杀掉他们啊,他们中只有一个是凶手啊。”

    灰原听博士说的话,也凑了上来,“你不能伤害到无辜的人。”

    夜:“。。。。你们想什么?我只是想把他们绑起来。你们该不会以为我会伤害他们性命吧,我又不是杀人魔王。”

    博士红着脸,知道是自己想多了。“那就好,只是绑起来,绑起来。”

    躲在不远处草丛中的柯南看到夜对着那哪个猎人比了比手,就差不多知道夜心中的想法了。

    柯南怀中抱着个小熊,和光彦一起趴在草丛里:“看来现在我们要想办法让夜知道谁是凶手才行,不然他一定会做出什么我们想不出的事情来。。。。”

    光彦顺着柯南的思绪:“那怎么才能让夜知道?”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让夜知道,更不知道夜知道谁是凶手后能有什么效果。

    在柯南想办法的时间,夜这边又有了新的发现。一棵大树上有两个清晰的爪印,这两爪印一大一小,大的在四五米的位置,有两人高,小的在爪印在夜脸上方一点的位置,应该也是一头出声不多久的棕熊。

    根来友也:“这应该就是棕熊留下的了,撕开外面干裂的树皮,吃里面甜美的树皮。而且一大一小,这。。。。还有个小熊?”

    八阪清惊讶的不行:“小熊?小熊都是由母亲带的,难道十兵卫是一直母熊?”

    阿笠博士:“母亲?十兵卫明明就是男人的名字啊。”

    大家搞不清楚,全部看着这个已经和十兵卫在一起缠斗了二十年之久的锥贺又三郎。

    锥贺又三郎摸着下面的小抓痕:“没错,你们难道没有听说过吗?从古至今山神都是由嫉妒心非常强的女神来担任,所以为了避免引来山神的愤怒,就给它起了个男人的名字,而且引用的还是哪个有名的剑客柳豪生十兵卫名字。”

    夜:“这些抓痕都比较新,看来那头棕熊应该就在这附近了。”

    根来友也:“那真是太好了,我就是为了它而来的。六米多的棕熊,还是母的,要是能猎杀掉,让我付出什么掉价都行!”

    在他说完这一番话之后,夜清晰的感觉到这空气中弥漫丝丝杀意,扭头一看发现锥贺又三郎正死死的盯着根来友也。

    锥贺又三郎:“哼,它是我的!”说完掉头走开。

    根来友也:“切,到时各凭本事。”扭头不看这个可恶的老头子,可这一扭头,发现边上的八阪清也在愣愣的看着他。“你又怎么了?”

    八阪清被他一推,清醒过来,笑了笑,“没什么,就是感觉你和我的朋友很像。他曾经也说过差不多的话。为了一些猎物,他可是做出任何事情。”

    夜:“你的朋友?他也来了吗?”感觉自己现在的思路特别活络,想到了一些事情。

    八阪清点了点头:“是啊,我们是一起来,不过后来我们就分散了,到现在我还有碰到他,也不知道去哪了。”

    夜差不多是明白了,他口中的哪个朋友,应该就是这次案件死掉的哪个。看他的神情,好似一点都不知道的样子。

    哪个人被杀的可能性应该只有两点,一是和朋友之间起了冲突,发生了口角,在愤怒中,这个一直笑呵呵的八阪清开枪射杀了自己的伙伴。

    二就是他和其他猎人之间出现冲突,而猎人和猎人之间产生冲突的唯一方式应该就是猎物了。从刚刚那老头的样子,在猎物面前,说不定这的会开枪射杀其他竞争选手也说不定。

    至于最后一个根来友也,夜看他那怂样,就算发生冲突,也不敢做出杀人的事情。

    那么情况就比较清楚了,现在凶手就只有可能是八阪清和锥贺又三郎,只有他们两个人有可能。

    夜摸着小熊留下的爪印,目光紧锁他们两人。这个小熊站起来的高度还挺高的,自己摸它留下的爪印还踮起脚尖。。。。。突然夜想到了什么,扭头看向这个比自己高出些许的爪印。这。。。。应该不会是这样吧。集合之前种种线索,夜似乎是摸索到了案件的真相。

    夜慢慢走向锥贺又三郎,现在的夜显得非常平静,平时的不正经完全消失,看起来严肃了几分,灰原看着现在的他都有几分诧异,想着这家伙又怎么了、走到锥贺又三郎身边:“喂,十兵卫不止有一个孩子吧。”

    锥贺又三郎震惊的看着夜,好像很难以接受,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像是做了个艰难的抉择,“没错,十兵卫是有两个孩子。”

    夜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也全都明白了。”

    锥贺又三郎苦涩道:“是吗,那接下来?”

    夜:“那种人该杀!”杀意以夜为中心,悄然蔓延。

    锥贺又三郎先是一惊,然后笑了起来,:“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