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侦探柯南之移动炸弹 第三百八十三章一眼拆穿
作者:能飞的马的小说      更新:2017-06-21
    服部平次:“大叔,现在还是办案重要,在警方还没到来前,我们先把案件调查一番吧。”

    毛利小五郎勉强的点了点头。

    新一?小兰看着现在的服部平次,感觉好陌生,他真的是新一吗?再看一看脚边跟着的柯南,同样的陌生,怎么才一天的时间身边的人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恩?柯南旁边的是夜,他什么时候过来的。

    夜很敷衍道:“小兰姐姐你今天好漂亮”接着非常认真道:“小兰姐姐,你有没有带钱,我饿了。”

    小兰笑道:“抱歉,小兰姐姐现在穿的是演出的道具,没有办法带钱,等一会吧。”虽然觉得夜说的是假的,但是被夜说漂亮还是不自觉的开心。

    现在想来自己身边的人,好像就夜没有什么改变啊。

    夜点了点头:“知道了,我去赊账然后记小兰姐姐的名字对吧。小兰姐姐在学校这么多人认识,相信他们一定会同意的。”说完小跑着,向后方买吃的地方跑去了。

    “哎,小夜,等一下!”小兰穿着公主裙,拖着长长的裙子,行动不便。看着夜越跑越远,一点办法也没有。而且现在她的前方还被人挡住了,挡住他的人就是扮成工藤的服部。

    服部平次:“怎么了,好久不见你们已经忘记我了吧。”双手搭在小兰的肩膀上:“我是工藤新一啊,小兰!”

    小兰绷紧身体,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好,这根本就不是哪个熟悉的新一。

    “服部,你在搞什么鬼啊!”和叶的脑袋突然出现在他们两人中间,伸手在服部脸上抹了一把,露出被粉底掩盖的黑色皮肤,“不仅发型变了,脸上还涂了这么多的粉底。”

    服部吓的直接跳开,忘记和叶这个家伙还在这里了。

    远处抱着零食的夜看到这一幕,心中感叹,不亏是情侣啊,一下子就发现工藤是服部假冒的了。

    “什么!你是服部平次!你在搞什么鬼啊!”毛利小五郎直接炸开锅了,自己说怎么哪里怪怪的,原来是这个原因,刚开始他还以为工藤可能是在大阪那边处理案子时间久了就带一点大阪口音,现在知道了,原来直接就是大阪的小子假扮的。

    “啊哈哈,哪个。。。”服部拿出一块手帕,在自己脸上混乱的一顿擦,马上白色的粉底全部消失,露出黑色皮肤,“哈哈,我就是和你们开个小小的玩笑。”服部现在都不敢去看小兰的脸色,自己把事情弄的很糟,希望一会工藤他自己可以反场。

    警方很快的赶到现场。

    死者名叫莆田根明先生,今年27岁,目前在一家医院做主治医生。根据死者口中的杏仁味,还有粉红的指甲,判断是氰酸钾中毒。

    夜一愣?莆田系的?那没问题了,死的肯定是他了。

    和死者一起来的还有他的三个朋友,一个胖胖的,穿着蓝色衬衫的男人,名字叫三谷阳太。一个打扮时尚,身穿红色束身的无袖连衣裙,名字叫做野田梦美。还有一个穿着普通,长相甜美的的女人,名字叫鸿上舞衣。

    他们三人原本都是米花高中的学生,现在也都已经大学毕业了,碰巧他们四人还是在一家公司上班,所以每年高中园游会的时候他们四人都会一起来这里观看演出。

    高木:“目暮警官,我想死者应该是喝了带毒的饮料,所以才倒地身亡的。”

    哦?目暮看着洒落在地上的饮料杯,好像没有多少的样子啊。

    “哪个这个饮料是谁买的!”

    鸿上舞衣:“哪个是我买的,我就是在那边卖饮料的地方买的。”

    夜现在就站在他们这边,一手拿着饮料,一手抱着零食,自溜溜喝着,突然看到鸿上舞衣指着那家买饮料的,噗的一声就喷了,自己的饮料就是在哪买的。

    夜喷饮料的声音吸引了大家的注意,目暮一会头,看到是夜,一脸的不自然。“夜,这么说他是不是也来了。。。”

    毛利小五郎:“目暮警官,我在这里,你刚刚说谁也来了啊,是不是在找什么人啊。”

    毛利小五郎这个时候高兴的凑了上来,可目暮却是一点也笑不起来,他怕的就是这个丧门星,结果真的在,竟然都已经把死亡带到自己女儿的学校来了。

    目暮笑容僵硬,非常勉强:“哈哈,刚刚应该没有人碰尸体吧。”

    毛利小五郎:“那是当然了,保持现场完整这种事情,我名侦探小五郎当然清楚。”

    服部平次:“我刚刚已经调查的差不多了,死者是氰酸钾中毒,至于凶手很有可能就在而他一起来的这三个人中。”

    服部说的头头是道,可毛利小五郎脸都绿了,目暮一脸愠色:“毛利老弟,你不是说现场保护的很好吗?”

    毛利小五郎:“啊,这个。。。这个。。。。我们只是事先简单的调查一下而已,尸体还有尸体周围的东西我们都没有碰。”

    “真的都没有碰?”

    “恩恩。”毛利小五郎点了点头,一脸认真的表情。

    “恩。”目暮点了点头,视线从他两身上收回,看着身后刚刚说到一半的鸿上舞衣,“你刚刚说你买的饮料?”

    鸿上舞衣:“是的,不过我买了饮料后立马就跑去上厕所了,饮料我就交给了三谷阳太。”

    视线移动这个和他一样,都是个胖子的身上。“他说的都是真的吗?”

    三谷阳太点了点头:“是的,我记得到时舞衣买好饮料后,就跑去上厕所了,饮料就全部交给我了。不过我也只是将饮料给梦美,最后是她交到莆田手上的。”

    “是这样吗?”目暮看着野田梦美。

    野田梦美:“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我只是将饮料递给莆田而已,这么短的时间,我又怎么可能下毒,而且帮莆田选冰咖啡的人明明就是三谷你啊。”

    三谷阳台:“啊,那个我只是找一下。怎么。。”

    高木眼看他们就要吵起来了,立马制止:“哪个你们不要这样,我们现在只是进行案件的调查而已,还有确定下来犯人在不在你们中。”

    这时一人跑了进来:“目暮警官,在剩余的饮料中并没有发生毒物反应。”

    什么!目暮大惊,毛利小五郎也是一脸见了鬼,不是饮料中有毒,那会是哪里,他又是怎么吃到氰酸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