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侦探柯南之移动炸弹 第三百五十九章飞来的箭矢
作者:能飞的马的小说      更新:2017-05-29
    毛利小五郎自己一个人是先跑了,留下绝望的夜还有柯南陪着小兰一直逛到很晚才..la

    第二天一早,这次夜就不是自己一个房间了,一早上还没睁眼就被从床上拎起来了。

    “都快点起来,已经九点多了,今天要带你们去个好地方,不过地方有点远,在郊外,快点起来,我们这就租车过去了。”毛利小五郎一边说,一边对着拎在手里的夜晃了晃。真是的,这小子被拎起来还没睁眼。

    其他人都好了,唯独夜一个人,磨磨蹭蹭的折腾了半个小时才好。毛利小五郎早就等不及了,先一个人下去找车去了。

    等小兰带着夜小兰,毛利小五郎已经吸了好几根烟,等的不耐烦了。

    搭上车,夜控制不住,一头栽车上,继续呼呼大睡。小兰坐在前面,后面只有柯南和夜,所以夜躺着完全够了。

    小兰看夜的模样,无奈摇了摇头:“真是的,怎么感觉夜现在睡觉的时间越来越长了,怎么回事?”

    毛利小五郎撇了撇嘴:“以前他也差不多,哪里是现在。不说了,今天我带你们去一座非常气派的山庄,而且哪里还有非常好的垂钓点,真想过去大展身手,让他们知道我不止是名侦探,还是个钓鱼名手!”

    小兰满脑门的黑线,每次去钓场都没有钓上来几条,还钓鱼名手。说的人没啥,到是听的人不好意思了。

    “呵呵”

    这种独特的嘲讽笑声,毛利小五郎立马回头,看着后面的两个人,夜还在睡觉,“柯南,你这小鬼是什么表情。”

    “不是我!”柯南就感觉很冤枉了,根本就不是他发出的声音。

    毛利小五郎一瞪眼,做了还不承认:“不是你是谁,夜在睡觉了,还能是我发出来的!”

    “呵呵”

    。。。。。。刚刚的声音好像是睡着的夜发出来的。

    毛利小五郎一噎,刚说完就被打脸了。柯南摊了摊,就说不是我吧。

    毛利小五郎憋得难受,有气没处撒,夜在睡觉呢,总不能在他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把他拖起来一顿打吧,这样不民主。

    心中憋着一口气,开车的速度都上来了,即使到了道路非常颠簸的路段,毛利小五郎的车速也没有减下来。颠的夜在后面一跳一跳的。最后更是噗通一声从车座上滚了下来,脸贴车面摔的那叫一个实在。

    啊!

    夜捂着鼻子,扶着前面的车座站了起来。“叔叔,你怎么额开的车啊,不会慢一点吗?”

    毛利小五郎:“小孩子懂什么!,我现在开快一点就能快点到山庄,现在才是早晨,到了后我们还有大把的时间去钓鱼。”

    以这样的车速,在中午十二点的时候,车子从颠簸的道路下来,走上一条平坦的路。

    小兰:“爸爸,怎么这里的路这么平坦啊,刚刚的路却那么崎岖颠簸。”

    毛利小五郎得意的看着自己的女儿,柯南一看他这个表情就知道他是要炫耀自己所谓的知识了,毛利小五郎嘴角抑制不住上扬:“这个你就不知道了吧,那条路刚好在静冈县的边上,走向是和静冈县平行的,刚好又是和静冈边上的一个县很近。这就导致啊,有的路在静冈县境内,有的在县境内。现在你应该大致可以猜到了吧。”

    小兰明悟:“你说他们两个县都想让对方出钱来修是吗?”

    毛利小五郎点了点,吸一口烟:“恩,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双方都不想出钱,于是这条路就一直闲置在这里。这还算好的了,平时来往的人不多,有的路可是行人很多还不修的,这个事现在已经屡见不鲜了。”

    单纯的小兰有些不敢相信:“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对于小兰这样单纯的人是不会想明白这件事的。

    车子在平坦的道路上行驶不多久,一座建在山端的山庄慢慢出现在众人眼前。

    毛利小五郎:“你们看山庄已经可以看到了,我说的没错吧,是不是很气派!”

    小兰点了点头。

    柯南:“叔叔,听你的口气,你好像也没有见过这个山庄啊。那你早上说的什么气派的山庄是在骗我的咯!”

    夜:“什么还有这种事情,早知道我就不来了!”

    夜这一开口,立马就把话题扯歪了,你一早上就没有清醒过吗?要去干嘛都不知道。。。。。。不过他好像也是上来就睡着了,就下楼的那段时间可能是清醒的。这么说来,他还真的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一路睡过来的。

    毛利小五郎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干脆就不说了,扭头看看车窗外的风景。这条路的两边风景都非常好,不多时,一个牌子在视野里慢慢变大,上面写着三个打字,涉猎场。“呦,这里还有涉猎场,这次来这里还真是来对了啊。”说不定还能进涉猎场玩玩,真是太幸运了。

    啪,嗖!

    一根利箭,飞快的向车前毛利小五郎和小兰射来。

    啊!小心!

    毛利小五郎现在是加速又减速,最后尴尬的发现和射来的箭矢刚好齐平,这要被射到估计就完蛋了。

    在毛利小五郎觉得自己完蛋的时候,一只小手突然伸出,一把抓住箭杆。毛利小五郎回头,发现是被夜抓着,这才松了口气,活下来了。。。。

    夜:“叔叔,你是内奸吧,拼命的和这只箭保持对齐,不是找死吗?”夜拿起箭甩了甩,觉得叔叔一定是自己不想活,想拖着大家一起走。

    这拿着夜甩了甩,这才发现,这个箭的箭头是钝的。什么嘛,原来是处理过的箭头,这样射到叔叔也不会有事。

    箭刚射不久,一个穿着淡蓝色衣服,带着黑色墨镜的女人慌慌张张从边上的绿化带跑了过来。

    毛利小五郎现在可是非常生气了,愤怒的下车:“喂,你在搞什么鬼啊,知不知道这样做有多危险!我可是差点就没命了!”

    女人急忙跑过来,什么话没说,先鞠了一躬然后摘下墨镜,露出美丽的容颜:“真是对不起,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