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侦探柯南之移动炸弹 第三百三十章各方动作
作者:能飞的马的小说      更新:2017-05-10
    夜很平淡:“哦!”

    快斗:“喂,你这是什么语气啊!你知不知道啊明天会有三个,三个和蜘蛛一个等级的人会过来啊!”

    夜:“你对情况这么了解?挺有一套的啊。”

    快斗翻了翻白眼:“得了吧,他们要是想隐瞒我怎么都不可能知道。人家根本就没有任何隐瞒,正大光明告诉所有人他们有三个人会过来。”

    正是因为这样,快斗才更加认真对待。人家自信那是因为他们的实力强出自己等人太多,已经根本不在乎那么多了。还有他们这么做也算是将一切摆在明面上来了,一个世界级的杀组织,其他性质的组织,在利益没有足够大之前,都不会得罪他们的。当然了,就算利益足够了,它们也要掂量一下,它们有没有那个实力和三名a级杀抗衡。

    警政厅!

    目暮警官正在认真布置明天的行动,这次的事件警政厅非常重视,说不定能影响英日两国的关系,所以必须要办好,办的漂亮才行。

    目暮警官:“好,刚刚说的你们都明白了吗?”

    一众警员:“明白了!”

    目暮警官:“好,那就今天就先到这里吧,都下去准备吧。”

    刚散会,一名警员就急匆匆的从会议室外跑了进来。

    警员:“目暮警官,那个松本警视请您过去一下。”

    目暮一怔,“好的我知道了。”目暮现在已经感觉到了,明天的出警可能并不会顺利。

    进了松本清长的办公室,现里面已经有其他人了。沙上的分别是二课警视的茶木神太郎,还有二课的警部中森银三。看样子松本警视已经和他们聊了一会,看到目暮后,立马站了起来。

    松本清长:“目暮你来了,情况紧急,我也就长话短说了。这次押送蜘蛛的任务,会由你们一课与二课共同执行。”

    目暮:“松本警视,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突然让我们一课和二课联。”他的心中是有些不满,但更多还是疑惑,按照道理,很少会有在这种还有一天的时候临时改变方案的。突然加入一方进来,势必会打乱原先的安排!

    松本清长一脸难色:“那是因为在不久前,我们接到消息,蜘蛛隶属的组织会有人来救他。”

    目暮一惊:“竟然有这样的事!”

    中森银三:“没错,我们二课也就是因为这样,才会突然也被调派过来。”

    目暮:“这么说他们会来很多人?”

    松本:“没有,只有三个人,但是他们每个人都不比蜘蛛弱。他们中有个代号火兵的人,曾以一人之力,消灭了一只全副武装的百人军队。”

    咕噜,吞咽声。目暮感觉口干舌燥,一百人的全副武装军队啊,那我们一课二课这点人能够吗?

    中森银三拍了拍目暮的肩膀,他刚开始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狠狠地震撼了一把。看到现在的目暮,他就像看到不久前的自己一样,深有同感。

    中森银三:“目暮你就不要担心了,把蜘蛛交给我们,我们可是经常跟国际罪犯打交道的,这方面我们有经验。”

    目暮挪开中森银三的:“你们还是管好怪盗基德吧,等你们什么时候能抓到他,再来和我说把蜘蛛交给你们的事。”

    目暮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怪到基德一直就是中森银三内心的一根刺,现在目暮提起这件事,一下就把他惹爆了。

    中森银三:“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目暮瞥了眼暴怒的中森银三,很淡定道:“就是想说,蜘蛛交给你们二课,根本就不可能。还有这次来的可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家伙,可不是你们平时的小打小闹,这是真的会死人的。我们一课平时见惯了生死,交给我们才是最合适的。”

    中森银三感觉自己都要燃烧了,内心的火山已经爆了:“你说什么!你说我们平时的工作是小打小闹。”

    完了,今天必须有一个人要躺在这里了。

    “你们两个!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是争这些的时候吗?明天的事情交个一课,二课协助,好了就这么订了,你们两个下去吧!”松本清长严肃的宣布。

    中森银三:“什么!竟然要我们二课协助他们一课,茶木警视,这。。。”

    茶木神太郎:“一切以押送蜘蛛为主,其他事情以后再说,这次的事情我已经和松本警视交换过意见了,他说的也就是我说的,所以现在执行命令!”

    中森银三:“。。。。。。是!”

    杀组织!

    领:“那么都安排好了吗?”

    高层:“恩,他们三人已经抵达日本了,如果条件允许,他们准备在日本境内就将蜘蛛救走!”

    领:“在日本境内?”思考了一会,“有多大把握!”

    高层面带笑意:“他们三人给出的是百分之百!”

    领面无表情,好像觉着这一切是理所当然:“恩,这样啊。”

    这次杀组织派出的三个a级杀已经是很多了,如果这样都没有办法从日本警方中救出一个人,那就真的可以都去死了。

    另一名高层看领还是那么面无表情,有些吃不准领的意思:“领是怕他们出现什么意外吗?要不然我在派一些b级c级杀进行协助?”

    领盯了这名高层,盯着他掌冒汗,心里慌,怀疑自己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过了好半天,领才开口:“不用了,哪个b级c级的人只会妨碍到他们。对了那个日本组织给出什么消息。”

    管理日本方面的高层满头大汗:“哪个他们组织没有回应我们。”这个没有回应已经很说明问题了,这就是一次试探性的挑衅啊。

    这次领很久都没有再开口,底下坐的一批高层是大气都不敢喘,就怕吸引领的注意引火烧身。在高层们都要撑不住的时候,领终于开口了:“看来是因为我们很多年没在日本有大动作,很多人都忘记我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