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侦探柯南之移动炸弹 第三百二十六章绝望无助的夜
作者:能飞的马的小说      更新:2017-05-06
    毛利小五郎:“没错,凶手确实不是龙二先生。我之前说过了,凶手要想让信一先生将头伸出窗外就要在一边手中拉着吊线,一边用空气枪向气窗射击。我想不管是任何人,只要是在气窗下做出这种奇怪的举动都会引人注意吧。而且还有一点,那就是想要将信一先生吊死,就要一口气将气窗内的图钉全部拔掉,这中间,绳子与绳子之间的摩擦,图钉拔出窗户,想要做出这些动作,需要非常巨大的力气,单靠个人的力量是根本不可能办到的。案发当时,有能力也有这个时间做到这一切的,就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你罗伯泰勒!”

    啊!所有人全部震惊的看着罗伯。

    在大家的印象中,罗伯是个非常开朗,阳光的孩子,有时还会说一些风趣幽默的话引得大家开怀大笑。这样的人,又怎么会是杀人凶手呢。

    毛利小五郎:“我想他就是在晚饭一结束就跑到这边,以检查车为借口,其实是将吊线绑在车后,用车的巨大动力,完成这一起杀人事件。空气抢也刚好在卡车里面低着头射击,这样做根本就不会被人发现。等到所有的一切都做完后,开着和小兰他们上坟祭拜,在路上停下的时候,你也刚好可以处理掉空气抢,还有绑在车后的吊线。”

    小兰和叶的房间。

    夜和纱绘绘未提到了武田信一被杀的那件事,那知两个小不点很是淡定。

    纱绘:“伯伯是被蜘蛛仙杀掉的!”

    绘未:“没错没错!我和姐姐都看到了。”

    小兰连忙问:“你们都看到什么了。”

    纱绘和绘未对视了一眼:“我们看到了,从仓库的气窗哪里,有一条好长好长的蜘蛛丝。那一定是蜘蛛仙的丝。恩,没错。”

    一条长长的丝线,夜觉得自己现在或许是知道怎么回事了,能做出这番设计的,也就只有罗伯了。看了看仓库的方向,柯南他们应该早就发现了吧,现在说不定已经把案子解开了,算了自己就不过去了。

    回过神来的夜看着面前的两只表情非常认真的小萝莉,她们一定是认为真的看到蜘蛛仙了,那么问题就来了:“你们看到蜘蛛仙不会害怕吗?”

    纱绘怕怕的为自己大气:“不怕,奶奶说了,蜘蛛仙只会吃掉不听话的小孩,纱绘可听话了。”

    绘未连连点头:“对啊对啊,绘未也很听话,所以蜘蛛先不会来找绘未的,绘未也不怕。”说完绘未抱着姐姐的手。

    夜暗笑,你们的行为都把你们暴露掉了,明明就是很害怕嘛。想到这,夜突然来了个坏坏的点子。

    夜:“哪个纱绘绘未啊,我记得你们刚刚好像没有听你们妈妈的话,擅自跑开了吧。这样可就是不听话的小孩了哦。”

    纱绘嘴一扁,吓的快哭了:“纱绘是不听话的小孩,纱绘该怎么办,蜘蛛仙会来找纱绘的。”

    绘未已经哭了:“姐姐我不要蜘蛛仙来找我,我今后再也不敢不听妈妈的话了。”

    夜没想到竟然把她们惹哭了,自己也是瞬间就麻爪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哎,哪个,我只是在和你们开玩笑的,这个世上哪里有什么蜘蛛仙。”

    纱绘一边哭一边用手擦:“呜呜。。你骗人,奶奶明明说有的。”

    绘未哭的可就更加伤心了:“我和姐姐都看到了,你骗不了我们的。呜呜呜。。。”

    夜是没法子了:“小兰姐姐....”

    小兰:“你别看我,自己惹出的麻烦,自己解决,谁让你骗他们来着。”

    夜感觉现在的自己好绝望,真的是体验了一把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唯一回应他的,就只有两只小萝莉那清脆的哭喊声。

    纱绘绘未:“呜呜。。。我要妈妈。”

    夜:“........”

    这边众人快要被毛利小五郎强而有力的推理说服了,罗伯这个时候也着急了起来,拨开众人走出来。

    罗伯:“毛利先生,你今天下午也都看到了,我今天可是三年来第一次回来这里,在来的路上我还不小心的迷了路。我想刚来的我应该没有时间做这么多的安排吧。”

    武田家的人点了点头,罗伯说的没有错,刚来的一下午,就因为得到美纱死了的消息就做出这么多精密的设计,就算是智商超高的人也没有办法做到啊。

    毛利小五郎:“刚来?罗伯先生,这个你就撒谎了吧。如果你是今天刚来的,那前几天死掉的根岸先生又是被谁杀害的呢?”

    罗伯听了脸色大变。

    “什么!”

    “难道说根岸也是被罗伯杀害的。”

    毛利小五郎:“恩,这些陷阱估计是那天就早早的设计好了。杀掉根岸后,你就个大阪的高中生侦探寄一份委托书,随后就在路上埋伏等待。等一切都照着你想的进行后,今天的你来这里只要从仓库往外面拉根吊线就行了。”

    “那么罗伯又是为什么要杀害根岸呢?”现在大家基本上都相信罗伯就是凶手了。

    毛利小五郎:“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罗伯知道美纱小姐还有信一与根岸贩卖麻药的事。”

    贩卖麻药!?

    武田勇三:“大哥好会贩卖麻药!?”

    武田龙二:“这怎么可能呢?”

    这件事对于武田一家无异于是晴天霹雳,自家的大哥竟然一直做贩卖麻药的勾当,今天让他们震惊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都快麻木了。

    毛利小五郎:“事实就是这样,武田信一还有根岸先生,他们伙同在一起,贩卖麻药从中牟取暴利。你们想想一个人偶就是100万,光修理费还要70万,这些都合理吗?没错,他们要买的不是木偶,而是藏在木偶中的麻药。当然,你们要是还不信,现在就可以打开看看,这些木偶里面都塞满了麻药!”

    啊,武田龙二连忙拿起一个,拆开,果然有袋麻药塞在木偶的肚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