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侦探柯南之移动炸弹 第三百一十章蜘蛛被抓啦?
作者:能飞的马的小说      更新:2017-04-27
    夜拿起手机,有些奇怪,快斗这个家伙怎么会给自己打电话过来?“什么事啊,你竟然给我打电话。 .”

    “喂,我可是有好消息和你说的,不要这个态度好不好。”快斗抱怨的声音传了过来。

    声音太大,吵的夜连忙将手机拿开自己的耳朵,等快斗消停了,才从新放回来。

    夜:“说吧,到底什么好消息啊。”

    快斗也没有卖什么关子,“你知道吗?就是哪个蜘蛛,他被抓啦。”

    夜立马就清醒了:“他被人抓了?什么时候的事,还有到底是什么人把他抓住的。”怎么说蜘蛛也是个a级杀手,还是个幻术大师,这可不是谁都能随随便便抓的。

    本来夜最近是到哪里都提防着,就怕蜘蛛这个家伙会突然出现打的自己措手不及。不过现在是完全放心了,蜘蛛这个家伙竟然被抓了,真是可喜可贺呀,真想快点知道到底是谁把他抓住的。

    说到这快斗就有点不高兴了,甚至还有些愤愤:“还不是白马探哪个家伙,不过这都多亏有我的协助,不然哪个家伙也不可能抓住蜘蛛。”

    夜及其敷衍:“恩恩,所以说现在蜘蛛哪个家伙是被白马探抓住了?”

    快斗:“不是被他抓住的,而是我和他一起抓住的蜘蛛,这才是重点!”

    夜:“恩,所以呢,现在蜘蛛被白马探关在哪里?”

    快斗:“......不知道能家伙怎么会和我说这些事情。”

    夜:“也对,像蜘蛛这种国际通缉犯,关押那是非常严密的,你确实没有资格知道。”

    快斗一忍再忍,是在是要忍不下去了:“谁说我不知道的,他现在就被单独的关押在警局的一个秘密牢房中,24小时无死角看守,实在是太严了。”

    夜无奈的翻了翻白眼:“那就这样还是被你查到了,你是想说你很厉害咯。”

    快斗:“我可没说,不过事实总是瞒不过群众的眼睛。”

    夜:“......那也就说蜘蛛现在人还在警局。”快斗这个家伙也是有够不要脸的,还群众的眼睛。夜不想再这个无聊的问题上面纠结太多,还是问清蜘蛛的情况比较重要。

    “对,还在警局,这个有什么吗?抓到这种要犯不就是该送到警局的吗?难道不抓直接给他放了啊。对了,我想起来了,我潜入进去时听他们谈话,说蜘蛛最后要被送到英国,英国政府都通缉他7年了。”

    “这样看来的话,他们出动的时间也就是哪个时候了。”

    “他们?什么他们?”快斗有些疑惑不解。

    “笨,蜘蛛落网了,一定会有人来救他,a级杀手有这个价值。”

    “什么,你说他们会闯警局,劫走蜘蛛,那可就糟了!”

    “夜,你和谁打电话呢?”。小兰这个时候刚好觉得肚子饿,起来找点东西吃,碰巧看到夜正弓着身子,神神秘秘的和谁通电话。鬼鬼祟祟的,一看就有问题。

    啊?夜一惊,回头看着刚醒过来的小兰,“我没有和谁在打电话啊,我是在玩手机上带的游戏呢。”

    这一时间,夜手飞快,关闭通话界面,将手机里唯一的游戏贪吃蛇打开。拿到小兰面前,“小兰姐姐你看,就是这个游戏。”

    小兰眯着眼睛好好的打量了他一番,看的夜这个心虚的啊,头上的汗不停地渗啊。

    小兰:“你真的在玩游戏,可是我刚刚怎么听你好像在和谁说话啊。”

    夜甩了甩脑袋:“聊天?怎么可能,小兰姐姐我看一定是你刚醒,脑子啊还没有清醒,所以啊,这种有缺陷的状态下你出现幻觉也是能够理解的嘛,我就原谅你好了。”

    小兰的手在他的耳朵上狠狠一拧,真是越听越来气啊,“你是说我脑子有缺陷?我今天就打的你脑子有缺陷,到时看看到底是谁的脑子有缺陷。”

    夜捂住耳朵,夸张的大叫起来:“啊,小兰姐姐,轻点耳朵要掉了。你这样用武力强迫我是不对的,就算现在我妥协了,那也是屈打成招,不算数的。”

    小兰本来还没怎么使力气,听了夜这充满挑衅的话语,手头上的力气瞬间陡增:“屈打成招?哈,我还就喜欢屈打成招的。”

    小兰将夜的脸对着自己,两只手一边一个,掐着他的脸蛋。“来你现在告诉我,屈打成招得到的算不算数。”

    “噗算!”夜的最被咧的老大,说话都说不清楚了,不过还是依稀可以分辨出的。

    小兰:“不算?挺有骨气的嘛。”又拉大一点,“现在算不算。”

    “呜呜噗噗。”夜现在是根本就没有办法说话。

    另一边被突然挂断电话的快斗不仅不恼,反而乐呵呵的,小兰的声音他也听到了,想到那小鬼在那边屁颠颠的围着小兰转,他心里就别提多爽了。

    乐极生悲,刚高兴没多久,快斗又想到夜最后和他提到的,蜘蛛的组织会派人来营救他。这个就有点麻烦了,但是却难不倒我怪盗基德,到时他们来多少人,我就让他们进去多少。

    快斗想通了,这边的夜也想通了,在小兰的毒手下,他选择了屈服。

    小兰拍了拍手:“早这么不久好了,我可告诉你,我还没使出全力呢。”

    夜捂住两边都肿起来的脸,无语的看着小兰,脸都被拉肿了,感觉嘴里像塞了两个鸡蛋一样,一边一个。就这样小兰还说出这样的话,真是没有人性。

    夜现在的心情很糟糕,气鼓鼓的钻被窝里,蒙上被子倒头就睡。

    小兰摇了摇头,真是的,这是在生自己的气吗?算了,一会下去吃东西的时候给他带一点。

    其实夜并没有睡,这些都是装出来给小兰看的,现在躺在床上的他在考虑蜘蛛的事情。组织一定会派人来救他的,而关键点就是在这里,蜘蛛不能别救出来,他要么一辈子在监狱,要么就只能死!

    他知道自己的秘密,要是他和组织的人说了,自己就永无宁日。(其实蜘蛛早就和组织里的人说了,但是没有人相信他说的话而已。)而且就算蜘蛛不说,他的存在还是威胁到自己身边人的安全,所以他的结局早就定下了,剩下的就是自己怎么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