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侦探柯南之移动炸弹 第八十三章恐吓
作者:能飞的马的小说      更新:2016-10-20
    “估计是不能进去了,我们还是在家里吧。听说森谷帝二这个人很凶,和吸血鬼一样,看过他的女孩都被吓哭了。”夜旁敲侧击,期望小兰回心转意。

    “吸血鬼!”小兰抱紧身体,有些害怕了。

    哈哈,小兰就是这样,别人说什么他就相信什么,真是太单纯了。怎么样,现在不敢去了吧。

    “不行!我还是要去。”小兰坚定的说道。

    “对嘛,对嘛,还是在家。。。”夜一阵附和,突然发现不对,“纳尼,还要去?为什么啊,你不是最怕鬼了。”

    “因为。。。因为这是我和新一的一个约定。”小兰脸微红,充满憧憬的看着窗外的星空,“新一答应过我,只要我去帮他赴约。他就会和我在这个星期天的晚上10点,一起去看午夜场电影。”

    什么!哪里就是森谷帝二最后要炸毁的地方,要是小兰去了。。。。虽然原剧情小兰是没有危险,最后事件也安全解决。可把好伙伴的命交给那虚无缥缈的命运,这让作为暗世界一份子的夜没办法接受。

    命运!就该掌握在自己手中。

    据夜脑海中的记忆,森谷第二是一个对自己艺术品苛求到病态的人物。他不管是做什么建筑设计,都必需让该建筑处于对称。而他这个癖好是在中年后才养成的习惯,并且经过时间的积累现在越加病态。于是在他年轻时做出的那些不对称的建筑,在现在的他的眼中,这些作品就是彻头彻尾的失败品,说失败品都无法表达彻底,直接说是污点或许更接近。痛恨这些失败品的他,做出了非常疯狂的举动,那就是将这些失败品统统毁掉。

    4月29日,一辆出租车停在森谷帝二豪宅门口。

    跟随毛利下车的夜,看着宅院中完全对称的设计,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和记忆中的一样,精神上的洁癖真是严重。

    柯南兴致非常高,下车后就蹦蹦跳跳的,急不可耐的想钻进去。“小兰姐姐快一点。”

    小兰看着手中褶皱不堪的邀请函,心中有些忐忑,应该不会计较吧,只是褶皱了点。

    “你好,这是我们的邀请函。”小兰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小心的将手中邀请函给侍者。

    侍者拿着褶皱的邀请函,微微诧异的多看了眼小兰。随后恭敬的向小兰欠身,做出请进的手势。

    小兰脸一红,低头快速的向前方的花园走去,真是太尴尬了。

    一路走过的路上,不管见到的是什么,在他的另一面一定会有一个一模一样的物品与之相对称。

    小兰站在花园中间,“哇,这两边的花园和建筑都一模一样哎!”

    “这就是著名的左右对称设计,森谷教授一直到高中都是在英国度过的,也正因为这样使得他对英国式的建筑特别神往,还有。。。”毛利有些断片了,立马从口袋之拿出一本小小的笔记本,“他对这种古典建筑风格有着格外的执着,他的执着旁人是无法理解的。”

    。。。来这种地方还带着小抄。

    “他的原来的名字叫森谷贞治,后来才改名左右对称的森谷第二了。”毛利小五郎继续滔滔不绝的照着小抄读,完全不知羞耻二字怎么写。

    真是病态到了骨子里,夜暗暗想到。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漂亮的庭院呢!”小兰像只快乐的蝴蝶,在花园的小径中来回穿梭。

    这时一个身着棕灰色西装的男子从英式豪宅中走了出来,“能够得到你的称赞是我的荣幸,你们好,初次见面,我就是这栋宅子的主人。森谷帝二。”

    这家伙就是森谷帝二?夜刚开始还以为这是个英皮肤白白的,个子高高的,整个人都显得那么严肃,夜刚开始还以为这是个英国人呢?

    小兰一惊,连忙停下动作,“你好,我是毛利兰。这位是家父,因为新一。。。工藤新一在外地有案件,没有办法应邀,所以就拜托我们。”

    “啊,是这样啊。”森谷帝二脸上露出十分可惜的表情。

    “不过这有什么关系,我们的叔叔也是非常厉害的名侦探哦!刚刚叔叔他可是照着小抄念了一大段我不认识的字呢。”夜用崇拜眼神看着毛利。

    额,小鬼你在说什么。小五郎刚想笑的脸瞬间就哭了,带这个孩子出来真是倒了血霉,没有一次顺心的。

    小五郎捂住夜的嘴,“咳咳,孩子胡说不要在意啊。鄙人毛利小五郎,请多指教。”

    “啊,你就是大名鼎鼎的。。。。”

    不一会,森谷帝二将众人引到后花园。“午茶会就在后院举行。”

    后院已经围满了人,他们都是一些模特和艺人,企业家和评论家,还有名演员,出现在这的都是一些经常出现在电视的熟面孔。

    “哇,这里都是好精致的糕点啊!”小兰看着桌上放的糕点,由衷的赞美。这么漂亮的糕点,让人有种下不了口,舍不得吃的。

    喀喀!“小兰姐姐这个味道真不错,你也尝尝吧。”夜一手那两个,嘴里还叼一个,一共拿了五个。饮料杯子放在面前,这样不用手都可以喝到饮料,把嘴凑到杯口就可以随便喝。

    其实是有吸管的,可是夜用吸管总觉得不舒服,还是大口喝来的好。

    。。。。。。现场原本吵闹的气氛突然一静,都看向差点爬在桌子上的夜。

    小五郎和小兰恨不得地上有条缝钻进去算了,下次出来再也不能带这个小鬼出来了,真是太丢人了。

    沉默良久,人群中渐渐传来忍不住的笑声,“呵呵,这个孩子真是可爱。”一个演员说道。

    “是啊。”一个艺人接道。

    “当年的我,可是紧张的不敢做任何事,只会紧紧的跟在爸爸后面。”某个企业家回想道。

    。。。。。

    虽然得到大家的谅解,小兰还是将夜从位子上拎了下来。

    “啊,这是什么,森谷先生,你看着是你丢的吗?”小兰将桌子上的一张卡纸递给森谷帝二,因为上面写了森谷帝二亲启的字样。“奇怪,明明记得这里刚才没有东西的啊?”

    “哦?”森谷帝二也有些好奇,这是谁给自己留下的。

    将卡纸翻开,森谷帝二脸色瞬间变得恐怖非常。毛利看着脸色难看的森谷帝二,也好奇的凑了上去。

    “停止一切行动,否则你将小命不保!”毛利将纸上的信息读了出来,立马惊讶的大喊,“什么,那不成这是一封恐吓信?额,这寄件人没有署名,只是画了个黑色的残月。”

    森谷帝二一直处于震惊中,没有发现小五郎的靠近。等到他发现时已经晚了,小五郎已经将信的内容都读出来了,这样想隐瞒都不行了。

    “森谷帝二先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评论家问道。

    “是啊,森谷帝二先生。”一名艺人。

    “要不先报警吧,我认识警察局的目幕警官。”小五郎说道。

    “千万不要,这个人警察是对付不了的。让警察去只会白白送命,他和我们不属于一个世界。”森谷帝二连忙阻止了小五郎,继而用具有惊慌的语气说道。

    马蛋,炸弹还藏在家里,现在叫警察来。。。。不是自寻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