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侦探柯南之移动炸弹 第七十七章外交官杀人事件二
作者:能飞的马的小说      更新:2016-10-19
    “夫人您回来啦。”管家恭敬行礼。

    “恩,老爷他回来了吗?”中年女人说道。

    中年女人名叫辻村公江,辻村也就是这家主人的姓氏,rb现在还实行着这样的制度。嫁过去的女人就要改用丈夫的姓氏,和中国古代一样。

    “老爷他回来了,现在正在书房里面。”管家看着公江夫人身后跟着的3大两小疑惑的问道:“这个,他们是。。。”

    “他是我一个老朋友毛利先生,其他都是他的家人和亲戚。”公江随便说了句,就将毛利等人的来历带过。

    “啊,妈你回来啦!”一个漂亮的年轻女孩从客厅出来,对着公江友好的打招呼。

    她不就是那张照片上的女孩?

    “你怎么会在这里?”公江脸一板,不悦的说道。

    “是我叫她来这里的。”客厅中再次出来个男子,他把手放在女孩的肩上,给与她支持,告诉她不用害怕。“我是看爸爸一直不愿意见幸子,所以我才会硬逼着爸爸答应的。好像从现在开始,爸爸就一直待在书房里。”

    又在书房?夜暗暗想到。估计这次死的人就是这个一直在书房的家伙了,要知道独自一人可是很危险的。各位小朋友不要学。

    “哦!对了妈,这几个人都是你的朋友吗?”幸子有了男朋友的鼓励,鼓起勇气喊了声妈。

    可哪知,公江听了她的话后,脸色变的恐怖起来,“是谁让你这么喊的,你现在还没资格喊我妈!”

    “额。”幸子脸一红,尴尬的低下头,“我。。我知道了。”

    公江的儿子叫做辻村贵善,他的女朋友是桂村幸子。柯南默默记下。

    离开客厅,走向通往二楼的楼梯。楼梯上刚好有人走下来。

    他就是外交官的爸爸,辻村利光。他嚷嚷着自己钓到了大鱼,可是拿出来的却是一张画在纸上的鱼。

    这个老爷爷脑子不灵光吧,柯南想道。

    而夜则是有些疑惑,这个老爷爷怎么神色慌慌张张的,像是在掩饰着什么。

    书房门前。

    咚咚!

    “老公,毛利先生他来了!你在里面吗?”公江敲了敲书房的门,可是久久没有人回应,“老公!奇怪了,难道不在里面吗?”公江拿出备用钥匙,打开书房的门。

    刚打开门,大声的音乐声扑面而来。

    “你在书房啊!真是的音乐就这么开着,竟然就这样睡着了。”公江说道。

    恩,是歌剧。夜对歌剧兴趣不大,不过还是知道一点的。

    公江走到熟睡的外交官旁边,“老公,你醒醒啊,毛利先生已经来了。老公?”公江推了推他。

    外交官顺势倒在地上,“啊,老公!”

    服部、柯南、小五郎立马跑了过来。服部蹲在地上,手指放在外交官的鼻子处,摇了摇头,“他已经死了。”

    夜有点惊讶,在那么一瞬间他竟然在公江的身上感受到杀气,这个女人想杀死自己的丈夫?这家人的关系还真是复杂啊。

    身体还有余温,看来是刚遇害不久。

    在死者的脖子上又被扎过的痕迹,嘴唇又已经发紫,看来凶器是有毒的尖刺物没错了。

    柯南和服部在地上寻找了一番,同时发现一根针,两人想将它捡起。可结果就是他们的头狠狠的撞到一起,针被夜捡了去。

    “啊,这就是杀人凶器啊。”夜将针放在眼前,仔细和被害者脖子上的伤口进行对比。

    。。。。这个捡漏的小鬼,什么时候摸过来的。

    警方到场!

    暮木警官查看现场得到的证据,“死者叫做辻村旬,今年五十四岁,而且呢在案发现场就有一位侦探。”目幕警官严肃的看着毛利小五郎。

    “啊,哈哈,没错,那就是我毛利小五郎。”毛利得意的向目幕敬了个礼。

    目幕没眼接他,毛利这家伙。。。就没有看出自己非常不想遇到他吗?“那么死者是他杀吗?”

    “这个目前还不清楚,我想可能是自杀吧。”毛利说道。

    “不,这是他杀!”声音从服部的方向传来。

    “没错!”服部点了点头,可是突然又发现有点不对,刚刚的话好像不是自己说的。

    服部回头一看,脸一黑,果然是这个小鬼躲在自己后面乱说话。“喂!小鬼,你不要躲在后面帮我说话。”

    “哦,没有啦!”夜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嘴都要咧到耳根了。

    “你这是什么表情啊,搞得像是夸奖你一样。”这个小鬼!服部要被气死了。不,现在还不行,自己好像打不过他。。。忍一忍。。

    “那个你们两等一下在讨论,你刚刚说这是他杀有什么证据吗?”目幕说道。

    “你看。”服部手指着死者的脖子,“这里有一个小红点,他的嘴唇下方都已经发紫,眼角还有点血迹,证明是被人下毒后窒息而死。”

    小兰怔怔的看着推理的服部。他好像新一哦,推理中的新一和他简直一模一样。

    要是夜知道小兰的想法,一定会大力吐槽。看起来像那是必然的,只要把肤色滤过,他们两就一模一样了。

    “那么凶手就是有这间房间钥匙的咯!”目幕说道,转头继续向公江,“那么太太,这个房间的钥匙是每个人都有吗?”

    “不,这个房间的钥匙只有我和我先生有。”公江拿出自己的钥匙,“我想另一把应该还在我先生的身上。”

    “啊,这是!”目幕在死者的裤子内侧找到了另一把钥匙。

    “怎么了吗?”毛利不明所以,这是怎么了,都大叫干嘛?

    “你还不明白吗?既然这把钥匙在死者的口袋中,另一把在带我们来的公江太太身上,而且在我们进来之前房门确实是锁上的。也就是说,这间书房是一间密室!这是不可能犯罪!”服部耐心的为毛利解释。

    服部看着毛利心中想到,这个叫毛利的家伙根本就没有什么推理能力。看来以往的案件都是那个叫工藤新一帮他解决的,这个大叔一定是在案件没有进展后,就偷偷的和工藤联络寻求帮助。

    好,现在也快差不多了吧,那就看看我们谁先解开案件吧。工藤新一!

    踢踢!

    服部回头一看,发现夜正在踢他。“你要干什么?”

    “我是想说,你不会认为那个老头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外行人吧。如果这样想,那你就太年轻了。”夜摇了摇头,一个人蠢了近900级?想想都知道不是真的蠢。

    ps:感谢h文武h的打赏!

    还有就是要说下最近可能没法正常更新,因为22号就要考试了。谅解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