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阴阳诡匠 第17章 拔出邪眼

时间:2019-03-11作者:肥出骨气

    拔出邪眼

    “啊!!!”

    黑狗血刚淋到邪眼上,贾勇如同被泼了硫酸似得,发出前所有为的凄厉惨叫声。

    我听着都感觉疼,也不知道贾勇得疼成什么样。

    但现在不是心软的时候,这邪眼不破,贾勇一家人都得玩完,容不得有半点的心软犹豫,更何况这又是个必经过程。

    被泼了黑狗血,原本已经没力气挣扎的贾勇,在痛苦的折磨下,居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好悬没把我直接给掀出去,要不是仗着体重和力量在这,我根本就压不住他了!

    好不容易等贾勇力气变小,我又错愕发现,刚才还正大的日头,突然不见了,虽然不至于啥都看不见,可阳光却切实的不见了。

    错愕抬头一看,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小镇上面飘来一大片乌云,把阳光死死遮住了。

    不知为何,见到这景象,我顿时就感觉心慌。

    每次办这些事的时候,忽然乌云压顶,似乎从来都没好事,这本身也不是什么好兆头,扭头看向李青云时,发现他同样一脸错愕,很快李青云脸色也难看起来,脸上肌肉都在微微抽搐着。

    不过正当我感觉没戏了,李青云却一咬牙,诵咒声又快了几分,用法剑挑起一张符穿透,飞快冲进法阵里,剑尖眨眼间,在邪眼上方,连着虚刺了许多下。

    “出来!”

    李青云大吼一声,剑尖悬在一颗邪眼上方,黄符无火自燃,跟着他开始发力,仿佛隔着空气,在挑什么很重的东西,整个法剑的剑身都在微微颤抖着,极为吃力的一点点朝上挑着。

    这雷击枣木法剑,可是我亲手做的,质地有多坚硬我最清楚不过。

    眼下见到法剑剑身,明明什么东西都没碰到,却都有些微微扭曲成弧形了,显然是法剑和李青云,正在跟一个无形的东西角力。

    我看的眼皮直跳,有心想要帮把手,却又不知道抽出手帮忙,对李青云来说有没有意义,是帮了他还是帮了倒忙,加上我还得按着贾勇,一时间顿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正犯愁,小家伙忽然从我口袋里跑了出来,看了眼我和李青云,突然一溜烟跑到悬空的法剑下面,两条后腿踩在贾勇背上支撑身体,伸出前爪托着法剑,想帮着李青云把法剑提起来。

    这小东西只有巴掌大,看着就没力气,这么拼命帮忙的样子,看着有些好笑,但它也竭尽全力了,也让我感觉一些欣慰,这小东西越来越懂事了,而且更加懂得我这主人的心意了。

    只是不知道小家伙能帮上多少忙,而且很快就见到小家伙托着法剑的前爪,居然开始冒出阵阵白烟了。

    并且小家伙还不断发出‘吱吱’痛叫声,似乎很痛苦的样子,小眼睛里都变得水汪汪的,感觉下一秒

    都要哭出来了。

    我心头一跳,顿时心疼不已。

    小家伙虽然有傀儡身躯,作为自己的防护,但李青云手上的家伙,是可遇不可求,至阳至刚的雷击枣木法剑,这东西天然自带强横的破邪力量,小家伙体内的鬼魂,接触到这东西,必然会受到伤害!

    有心想让小家伙快躲开,可看李青云脸都涨红了,明显是极其的吃力,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能多一分力量,就多一分力量吧…。

    能搞定这邪眼,事后让李青云找些阴性重的木料,好好弥补下小家伙就是。

    “起!”

    僵持了半天,李青云猛然大吼一声,法剑猛然挑起,跟着一颗黑漆漆,冒着森然寒气,比正常眼球小了几号的眼珠子,直接穿过贾勇的皮肤飞了出来。

    李青云来不及喘上一口气,就飞快从道袍里拿出杂质斑驳的玉瓶子,放在下面准确借住了眼球,跟着飞快盖上了瓶盖。

    看到这一幕,我心头一喜,一颗邪眼被弄出来了!

    随着邪眼被挑出来一颗,贾勇浑身一阵颤抖,跟着扯着嗓子,发出一阵歇斯底里的惨叫,那叫声大的几里外都能听到。

    跟着贾勇挣扎的更加剧烈了,我玩命压住他,催促李青云继续动手,这货喊那么大声,恐怕之前的中年男人没报警,让其他人听到也会害怕报警的,他咬牙一点头,说:“继续!”

    重新穿上一张黄符,法剑剑尖再度悬在另一只邪眼的正上方。

    不知道是不是少了一只邪眼,让另一只邪眼的力量变小,这次李青云虽然同样吃力,却明显比之前轻松了不少的样子,没用多少时间,另一只邪眼就被挑飞了出去。

    飞快取出另一个玉瓶,装上邪眼之后,李青云腿一软,直接单膝跪在了地上,要不是有法剑撑着,看

    他的样子估计得直接趴下。

    贾勇再度惨叫几声之后,顿时老实下来,呼呼喘着粗气不动弹了。

    “行了。”

    听到李青云的话,我松了口气,放开了贾勇,毫无形象的直接躺在旁边,按住一个成年男人很久,可远没有看上去那么轻松,何况对方还在一直挣扎,完事后我只感觉浑身衣服都被汗打湿了,两条胳膊都不像自己的了,软的跟面条一样。

    小家伙用两条后腿,蹒跚跑到我跟前,前面两只小爪子不敢着地,小眼睛里泪光闪闪。

    我一看,它的爪子焦黑一片,跟被雷劈火烧了似得,顿时一阵心疼,赶忙撑着疲惫的身体爬起来,把它捧起来,揉揉它小脑袋,安慰了它几句没关系,之后给它搞点好的木料,好好给它补一补。

    我们这边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远处传来一片警笛声。

    我跟李青云对视一眼,忍不住相视苦笑一声,到底还是把警察招来了…

    刚才贾勇叫那么惨,估摸着别人以为杀人呢,接到这种消息,警察铁定要第一时间赶来啊。

    “老穆,李大师,对不住,刚才我…。”

    贾勇缓过一口劲,邪眼被弄出身体,他眼神都清澈了一些,一脸愧疚的跟我们道歉,但又不知道说什么的好。

    我没好气的摆摆手,说不怪你。

    刚才贾勇又是骂我,又是喊中年男人救命,我清楚那不是他本意,他当时是疼的失去理智了,才会口无遮拦,这种事情也不是不能理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