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阴阳诡匠 第32章 河内棺材

时间:2019-03-06作者:肥出骨气

    河内棺材

    龚俊痛苦说,当时那个人找上他,告诉他不许把真相泄露,不光用工作和生存空间威胁他,还用更好的工作条件来诱惑龚俊。

    当时那人说龚俊如果答应的话,他可以把他调动到镇上去任教。

    再说人本来就已经死了,何必为难活着的人呢?

    大家完全可以把秘密烂死在心里,这样又能得到好处,何乐而不为呢?

    龚俊动摇了,最终违背了自己的良心,艰难答应下来这件事。

    说着龚俊止不住泪水长流,悔恨着自己为什么就昏了头,会答应那种事,原本他应该揭发这件事,哪怕已经来不及了,却能让女孩得到安息。

    我跟李青云沉默着不说话,等待着龚俊发泄。

    不管之前他是怎么想的,但此刻龚俊的确是在感情流露,我们能看的出来,他是真的在后悔这件事。

    李青云虽然面无表情,一直板着脸,但我看出他眼神在闪烁,显然是为这事感到震惊,我不由无奈摇摇头,不管他的术法再厉害,他毕竟也只是个刚进大学不久的大学生,就阅历这方面,我至少所见所闻,都要比他多了不少。

    龚俊痛苦的说,之后白衣女孩的鬼魂找上他,实际上起初并没有为难他,只是因为心中不平,想要龚俊替她伸张正义。

    至少让那个男人的正面目,能公之于众,而不是让他再去祸害其他无知女孩。

    与那位校领导所说的不同,白衣女孩并没有同意对方的要求,对方完全是来硬的,她也没接受对方的钱,对方也只是减免了女孩的学费,之后发现自己有了身孕,女孩本身格外传统,无法接受打掉孩子,最后才生了下来。

    这一点当时对方也乐意,结果见到生下来的是女孩,对方当即发作。

    龚俊告诉我们,他们那里重男轻女比较严重,哪怕是这年头也不例外,实际上很多人发现生出来的是女孩,都会偷偷溺死在粪坑里,这种事情虽然让人心寒,但在他们那并不少见。

    只能说近些年重男轻女没那么严重了,比较少见一些而已,但还是时不时会发生一次。

    因此哪怕是知道这些事情,也没人会去捅破,更没人去举报,毕竟都是认为习以为常的事情。

    正是这样的事情,才让白衣女孩最后崩溃,选择了自寻短见。

    而龚俊找上我们,实际上是因为白衣女孩怨气增强,龚俊迟迟不敢去举报那个人,最后引的女孩的鬼魂疯狂,威胁到龚俊的生命了,所以他才硬着头皮找上我,他希望解决的,也并不是他老娘,而是白衣女孩。

    这次龚俊跟我坦然,实际上白衣女孩之前一直跟在他身边,哪怕是白天都能见到,这种事情让他几乎发疯。

    我在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神经质的去驱赶东西,实际上就是看到了白衣女孩的幻觉。

    之所以说是幻觉,就是因为我工作的地方,全都是辟邪法器,当时还是大白天的情况,哪有什么鬼敢来捣乱?

    李青云皱眉问:“你母亲的坟地被人侵占,这也是事实,她就没找过你一次麻烦,反而一直在保护你?”

    龚俊闻言脸色更加愧疚,痛苦的摇头说没有。

    当初村里传的风言风语,他又答应了对方的条件,一直守口如瓶,最后活活气死了老娘,这是龚俊始料未及的事情,但他之后虽然痛苦,却想到事情都成那样了,如果他把真正的事情,全都透露出去的话,最后他肯定什么也得不到了,所以就一直保持了沉默。

    “那个人让你背锅?”李青云皱眉问。

    “是的…当时传言已经落在我头上,他跟我商量,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只要我什么都不说,他就没事了。”龚俊痛苦说。

    我冷笑问:“你就这样什么都不做,一直做了鸵鸟?恐怕当时该怎么做,都是你们一起商量的吧,包

    括你一直不解释的事情?按照你说的,那人根本不会有这样的脑子,能这么轻描淡写的蒙混过关。”

    龚俊闻言顿时面红耳赤,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话。

    毫无疑问,真正的小人是龚俊,搞清楚前因后果,此刻于我来说,真正的罪魁祸首,是龚俊才对。

    虽说每个人都有怕事的时候,不作为也不怪他,但他当时的表现,明显已经属于助纣为虐了,也亏了白衣女孩信任她,就连死后也想到找她寻求帮助。

    到现在我也不认为龚俊全部说了实话,否则最终白衣女孩哪怕没求助成功,也会自己去报仇,而不是找开始找龚俊的晦气。

    只不过这些我已经懒得问了,既然看清他是什么人,这些事情我也没期望得到真正的理由,总归事情大概我们已经清楚,我已经对龚俊厌恶到极点,也懒得跟他继续纠缠这件事。

    “说说那把梳子的来历。”

    我看向龚俊,死死盯着他的眼睛,其他事情我可以不理会,但桃木梳的事情,我必须要有个满意的答

    案。

    龚俊愣了下,似乎有点没反应过来,不知道是不是话题跳的太快的原因。

    他纳闷问我为什么突然问这个,我不耐烦摆摆手,说:“你别管,桃木梳是什么来历,你给我说清楚就行,别说你也不知道。”

    龚俊点点头,犹豫着说:“具体来历我也不太清楚,只听以前我娘提起过,记得对不对,我就没法保证了。”

    提到这件事,龚俊的表情显得有些无所谓,我反而放心下来,因为我察觉到这家伙,对于自己不利的消息,他总喜欢遮掩带过,但换成事不关己的事情,他就说的坦坦荡荡了。

    龚俊略微回忆了下,就说:“我听我娘说,早些年我家附近遭了旱灾,当时村里位置偏,大家都吃不上饭,甚至喝水都困难,死了不少人,那年旱情特别严重,附近的河床都干了。”

    “之后有人去找吃的,意外在干涸的河床上,发现一具棺材…。”

    听到这里我打断龚俊,问他棺材是什么材料的,具体又是在什么位置,这个最好详细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