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阴阳诡匠 第37章 木料有问题

时间:2019-03-06作者:肥出骨气

    田姐愁眉说:“我家那个认真负责,平时人缘也很好,如果他的性格上,稍微懂得一些人情往来,愿意做送礼走动关系这样的事情,他其实早就该朝上升一升了。”

    “可那么多年都没开窍,你说他怎么会突然就开窍了?”

    “这怎么看都不合理,还是家里突然变得奇怪了以后,就更让人没法理解了。”

    我皱眉点点头,说:“性情大变的确不同寻常,除了这些之外,还有没有别的异常?”

    田姐立即点头说有,可我去问是什么异常的时候,她又不说了,一副难以启齿的扭捏样子。

    我好笑跟田姐说:“田姐,是什么事情,你要告诉我,我才好做判断啊,你放心吧,我这个人嘴很严,进了我耳朵的事情,就不会再有第三个人知情,你不需要觉得不好意思。”

    田姐这才点点头,一咬牙,跟我说:“就是那个……我家那个当过兵,身体素质一直很好,而且我们感情也一直非常好,就算是有了孩子,每个星期也会有很多回那种事,他也一直很热情,可是最近……”

    我眨眨眼,心里忍不住偷乐,原来是房里的事情,难怪不好意思说,见田姐说着又说不下去了,我问她是不是李哥最近变得冷淡了?

    “那倒不是……”田姐很害羞的说,他最近反而比以前还要主动了,可是……他身体素质很好,以前每次都要折腾很久,可最近虽然主动,却一下就不行了,有时候还经常半途而废,我本来以为他最近是太累了,可他天天都缠着我要做那事,我担心他身体吃不消,可我劝他也不听……。

    我听的有些奇怪,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不过也的确可能是太累,身体撑不住了,但身体既然不行,干嘛还天天那么主动?

    一时间我想不通缘由,只好继续问还有没尤其异常。

    “德秋以前虽然很气儿子淘气,可我知道他更疼儿子,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性情大变后,对我倒是热情,对儿子却一下变得特别冷淡,偶尔看孩子的眼神……就跟看别人家孩子,不是自己亲生的一样。”

    我一听不免有些狐疑问,是不是弄错了?突然性情大变也不至于不认自己孩子吧?

    田姐有些激动说:“怎么可能会弄错?”说完她回过神,想到孩子还在旁边房间,立即压低了声音说:“天天都要见面,他的那种眼神我怎么会弄错呢?刚开始我也以为是自己弄错了,后来特意观察过,他不光是眼神冷淡,对儿子态度也是不冷不热的,虽然偶尔会装一装,但眼睛里的冷漠,是怎么都骗不了我的!”

    我心里有些狐疑,正感觉隐约捕捉到了什么,旁边房间传出响动,田姐低声跟我说,孩子应该起来了,她去送孩子上学,等一下就回来。

    田姐让

    我先坐一下,她下午请了假,等一下回来再继续说,让我先在房里看看。

    我点点头,让她先去忙,没多久,田姐领着穿戴整齐,背着书包的儿子出了门,只剩我一人在房里,见人都走了,我立即起身,拿出提前准备好的鲁班尺,在房间里检查起来。

    因为丁哥的原因,我之前检查不过不少人的房间,对这也熟悉了不少。

    城市里楼房的装修大同小异,不像是自建房那么复杂。

    对这块熟悉了,实际上很多地方,只需要用肉眼一观察,隐约就能看到哪里不对劲,再一测量就八九不离十了,因此我现在测量速度很快。

    不大会我就测量完毕了,皱眉在房里四处看了起来,顺道也放出小峰,让它看看哪里不对劲。

    田姐家的装修,是丁哥那边安排的,虽然是简装,但装修质量很高,房子装的非常用心,木工这块做的中规中矩,基本上没任何问题,不光是我,小家伙在房里转悠一圈,似乎也没任何发现。

    我坐回沙发上靠着扶手,心说该不会跟上次郭先生家一样,是什么小件东西上有问题吧?

    只不过真有什么寄灵之物的话,小家伙不可能发现不了。

    想了半天,感觉如果真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应该不会出现在装修上面,装修是丁哥安排的,他不会专门找人去坑自己战友,回过头来又让我帮忙解决。

    但这里明显有了异常,八卦镜能镇住,就说明绝对是有问题。

    皱眉想着问题,手指在沙发扶手上敲着,听着敲出的‘咄咄’声,我不由一愣,低头看了看木质沙发扶手。

    之前我大概检查过家具,没发现什么问题,也就没多在意。

    初步检查发现田姐家的家具,不光没什么问题,反而做工挺好,选用的木料也不错,这时候我才察觉一个问题,房里大部分家具都是木质,还是实木的,都挺沉重的。

    买房的时候,他们本身已经手头拮据,哪来的钱买这些实木家具?

    丁哥也提到过这件事,不过我没太在意,现在想起来,不由引起了我的注意,立马从沙发上起来,仔细打量起家具。

    又重新检查一遍,依然没发现问题,这些家具不光做工精良,油漆上色也非常均匀,明显不是便宜货色。

    房子里转了一圈,最后伸手细细在茶几上摸索着,虽然没一样东西量到是在凶位上,可检查到茶几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了异常,我有种很强烈的直觉,这直觉来自于自幼跟木头打交道,来自木匠的直觉,仔细摸索茶几的时候,我总感觉这茶几木料不对劲!

    虽然没确凿证据,可我更相信自己的直觉没出错。

    “做的倒是中规中矩,也没做在凶位上,该不是茶几里加了料吧?”

    我凑到角上,拿只加抠着边缘的木料

    ,想弄掉点漆,看看里面的木料,好不容易扣下来一点,看到里面木料颜色,稍微有点发暗,只是这么点面积,看不出是木料本色,还是木料的斑点,亦或是老料的关系。

    毕竟没打过招呼,我不好弄掉太多的漆检查,可这么一小块,又实在是没法确认,没办法,只好凑近闻了闻,上面全是油漆味,木料味道很淡,隐隐还有股其他说不上来的味道,不过感觉有些熟悉。

    正琢磨那是什么味道,门忽然响了一声,我吓了一跳赶紧坐回沙发,看到是去而复返的田姐,我不由松了口气。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