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阴阳诡匠 第57章 扣押

时间:2019-03-06作者:肥出骨气

    晚上感觉没睡多久,就被人给摇醒了,这起床气还没出来,就被一句话给堵回去了。

    “小穆,你那个朋友跑掉了……”

    我一醒就听老张凑我旁边小声说,愣了下,我一激灵就清醒过来,跑到外面一看,天才刚刚亮,院子里空无一人,只有一张凉席和薄被,上面的人早就不知道去哪了。

    周大力家住处不够,昨天李青云过来后,实在没法安排,把周大力搞得挺尴尬,本来想让李青云去别家暂住,但李青云说天热,他在外面睡凉席就行了,半夜去别人家也不方便,于是就在院子里睡了。

    看到那张空着的凉席,我忍不住暗骂,这小子真不够义气,居然一个人偷溜了!

    骂了两句我一想不对,李青云那家伙的性格,他一个人偷溜了的话……她肯定会去报警的吧?!

    肯定是这样没错了!

    一想我不由又开始上火,他大爷的!昨晚上发生那种事情了,今天他走了也就算了,真要报警把警察招来了,这不是给人添堵吗?

    我越想越气,赶紧给老张打了声招呼,就说有事要出去一下,晚点我自己去学校那边,拿着手机就想找个有信号的地方打电话。

    老张急忙拦住我,问我要去干什么,劝我说:“小穆,你这会有再急的事情,也不要乱跑,你进社会时间不长,社会经验少,听老哥的没错,昨天晚上那情况你也看到了,他们虽然没直接威胁我们,但意思也差不多了,你现在乱跑要是被人看到了,少不了会有什么大麻烦,以前还好说,现在你还是别乱跑了。”

    我犹豫一下,知道这老哥是为我好,就小声跟他说:“我想去给那小子打个电话,至少跟他打声招呼,让他别去报警吧?不然他走了是一了百了,我们还在这,这不是给我们招麻烦吗?先别说了我先走啊。”

    “你这小子怎么不听劝!”老张急着说:“你跟他很熟吗?”

    我愣了下说还行吧,不算是很熟,就之前打过一段时间交道。

    “那不就结了?”老张没好气说,你现在就待在这哪里都不要去,既然不是很熟,你别管别的事情,到时候就算来警察了,地窝村的人问你,你就说你跟他不熟,本来就不知道就行了,昨天都警告我们了,今天你被人看到乱转去打电话,肯定让事情更麻烦!

    我心说老张虽然紧张过度了,不过他说的也不无道理,犹豫了一阵,还是决定听这老哥的好了,毕竟他的确是比我社会经验丰富,又不会坑我。

    当天我们装作什么都发生的样子,照常去学校开工干活,不过学校已经没人上课了。

    当初戴老师明知学校有破损比较危险,也执意要继续上课,起初我们都以为他是个责任心非常强的老师,后来知道他做的一切,才明白他是

    想早点达到自己的目的,一秒钟都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

    自己也要冒着风险的情况来上课,恐怕那时他已经离自己的目的,越来越近了,他才会如此迫切吧。

    没人上课的学校,当然安静了很多,不光是没老师学生的声音,我们过来干活的人,也明显沉默了许多,干活的时候根本没人说话。

    每个人都保持着沉默,气氛压抑的不行。

    我这已经够老实了,没想还是有事上门。

    我跟老张这没干多久活,戈村长就找上门了,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先对我们嘘寒问暖几句,跟着又搓着手,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问:“小穆啊,有个事情得要你帮忙。”

    我被这小老头时不时变脸,搞得有些不自在,但还是只能勉强笑着问,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只要能帮上的,肯定没二话。

    戈村长咧嘴一笑,露出掉了大半牙齿的口腔,说也不是什么麻烦事,就想借你手机用一用,昨天你录的东西,我们想再听听。

    我脸皮抽了抽,说是借,老头身边还跟着他那个壮的像头牛的儿子,还有另外一个非常壮实的小伙子,我无奈,也只能乖乖拿出手机递给他,心想着这手机到时候能不能要回来,那就是两说了。

    看我这么配合,戈村长很满意的点点头,又不动声色的问我,之前跟你一起的那个小伙子呢?怎么没看到他人,今天到处也找过,谁都没见过他,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我心头一跳,按照老张给我的说法,跟他说,我跟那人不太熟,就是打过几次交道,之前我发现戴兴这人不对劲,偷偷搞些歪门邪道的,他正好跟我联系,我就把这事说了,他也就是过来看一眼。

    戈村长哦了声,也没在这耽误太久,拿着手机瞎掰扯几句,表现的跟过去一样亲热,走了走形式后,就立马带着两个人就走了。

    看人走了,老张拍拍我肩膀表示安慰,说了句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就招呼我赶紧干活,早点搞完了就能早点走了。

    其他人的手机,虽然没被收走,不过从这天开始,我们身边就多了一些人,那摆明是来盯着我们,防止我们报警的,但他们嘴上说的漂亮,只说他们是村长安排过来,帮着我们一起干活的,虽然的确帮了点忙,可大家心里都敞亮着呢,谁都知道他们的真正用意。

    这放在之前几天干活的时候,是从没出现过的,当时虽然戈村长说了找人帮忙的话,但被工头拒绝了,只让村民帮着把材料给运到就行了,其他的都有我们这些专业的人来做,出来的活才能放心,而且都让别人干了,我们回去也没法给老板交差不是?

    被人盯着干活的感觉很不舒服,不光是干活,之后的日子,几乎不管去哪里,都会有人跟着,哪怕没人跟着

    的时候,我们任何人走到哪里,都会有当地人的目光落在我们身上。

    我们被盯得浑身难受,却又无可奈何。

    另外就是最近总有人问我,是怎么发现戴兴不对劲的,李青云到底去了哪里之类的问题,一天得反复问我几遍,搞得我烦不胜烦,又不能表现出不耐烦,就反复用准备好的借口一一敷衍过去,好在我一直保持着警惕,从没说漏嘴过什么东西。

    这感觉就跟以前听人说的,误入传销团伙被扣押住,限制人生自由了一模一样,我虽然没搞过传销,不过总感觉两者之间没啥区别,甚至于我们的处境会更危险。

    没几天的时间,最让我担心的事情出现了,警察果然找上门了……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