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阴阳诡匠 第27章 向专业人士请教

时间:2019-03-06作者:肥出骨气

    被折腾了一晚上,别说老张没精神了,我更是提不起劲,虽然不至于磨洋工,可效率也一下低了很多。

    老张一直显得萎靡不振,看他这样子,我也算过来人了,心里多少有点数,这该是撞邪之后,留下的一些后遗症,想要恢复过来,也就只能慢慢调养了。

    这还跟阴气冲体不同,毕竟老张没直接接触到鬼魂,跟我上次还有区别,具体怎么恢复过来我不知道,不过想来应该比我上次好得多。

    我猜的没错,等到下午的时候,老张吃过午饭,精神就好一些了,看样子要不了多久,就会彻底恢复过来。

    可昨晚鬼叫门的事情,让我心里始终难以踏实下来。

    昨天晚上算是勉强熬过来了,可那鬼东西今天再来怎么办?如果它不肯放弃的话,天天来找麻烦,谁能受得了啊?鬼和人又不一样,不存在体力和精力的困扰,一般又是直肠子,真惹上了铁定会纠缠下去。

    我下意识想给家里打电话,看能不能给我出个主意,拿出手机就忍不住一拍脑袋。

    靠!每次打个电话,家里都得担心的不行,要是知道我又摊上事了,天知道要急成什么样,我奶奶年纪又那么大了,万一一着急,忽然心脏什么的出问题了,那我罪过就大了。

    放弃了给家里打电话的想法,可现在我又没别的主意,总想找个人商量下,帮我出出主意,遇到这种事情,哪怕暂时没出事,我总该有个对策不是?

    人在没主见的时候,总会想去找个人商量下,我现在毫无疑问是最美主见的时候。

    撞上鬼叫门这种事情,只要明白其中含义,除非是傻了才会疏忽大意,昨晚虽然安全度过了,但不代表今天也会安全。

    我第一时间想到了猴子,也想到了卫泽涛和顾全,只不过刚想到就被我立马给否决了。

    没主见的时候,会第一时间想到找熟人帮忙没错,可后两个早就没联系了,现在最信任的猴子,知道我出事肯定会很有义气的来帮忙,可他来了能有鸟用?不给我添乱我都要烧高香了。

    拿着手机半天没打出去一个电话,焦躁乱翻着通讯录,没过多久,我眼珠子直勾勾落在一个通信人上,再也挪不开了。

    李青云……虽然说跟这家伙闹了不小的矛盾,之后又说过,也做过永远不再打交道的打算,不过最后一次见面后,我忘了删掉他的联系方式,就一直存在手机里了,突然看到他的电话号,我猛然意识到,我这会儿六神无主的,想要找人商量、咨询,找的人当然必须是懂行的,这家伙不就正好是个懂行的吗?!

    盯着通信录看了半天,直到手机屏幕自动熄灭,我顿时下了决心。

    小命重要还是脸皮重要?这问题压根不用多想,反正老子脸皮厚。

    不管那只

    半夜跑来叫门的鬼,究竟想要干什么,我救了老张也肯定惹毛了它,会来找我麻烦的可能性,几乎接近百分百。

    地窝村虽然能收到信号,可这信号都是飘的,天知道下一秒就飘哪里去了,想打电话还得去找信号,我整个村子到处跑着去找信号,最后还是一个工友看到后,建议我到高一点的地方试试,说不定信号会好一些。

    我吭哧吭哧跑了半天,可能是摸对地方了,找到的地势高,又挨信号基站稍微近一点的地方,信号才好不容易稳定一些。

    不敢有丝毫耽误,我赶紧给李青云打去电话,响了二十多秒,那边接起电话,李青云平静的声音从听筒传来:“你好,哪位?”

    我有些尴尬,看样子反倒是他先把我的电话给删了。

    “嘿嘿,青云小哥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这才多久没见,就不记得我了吗?”我干笑一声,李青云略一沉默,很不友好的问,是你?打电话干什么,不是说好不联系了。

    我尴尬的不行,还是厚着脸皮跟他说,我遇上了一点麻烦事。

    “你有麻烦关我什么事?”

    李青云压根不客气,我头疼的不行,脑子飞快转着,最后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没给李青云说话的机会,迅速脱口而出说:“就是想咨询你点事情,要付费咨询也可以,我愿意给钱,我遇到的麻烦不是普通麻烦,是那种比较特殊的,就是上次一起见到过的那样的麻烦……”

    不知道是对付费咨询感兴趣,还是对那种特殊事情感兴趣,李青云居然变了口风,说,哦?是什么事情,你先说来听听。

    “你该知道鬼叫门吧?”

    “你遇上鬼叫门了?”

    我说不是我,是我一个工友,为了让李青云清楚到底什么事情,我把昨晚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他,并且说明不是我中招,而是工友中招了,我以前听过鬼叫门的传说,所以就问问他是不是这么回事,如果是的话又该怎么破解。

    李青云听完稍一思考,问:“那户人家以前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或是做过什么恶事,近期有没有沾染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我一听立即否认说,不可能是那家人的问题,冤有头债有主,就算得罪了什么人,通常也是成年人的事情,我们住的地方,是那家人孩子的房间,就算是鬼魂报复人,为什么先去找孩子?再说就算那是个傻鬼,也总分得清报复目标吧?如果是那家人的问题,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先找到我工友头上啊?

    李青云没反驳我的推测,忽然问我在什么地方,现在在做什么。

    我跟他说我现在在一个贫困山村,这边遭了灾,给人来修建学校,顺便看看有机会的话,就给这边的人帮帮忙,给当地人的房子修复加固下。

    李青云诧异问我这

    是在做义工,还是做慈善?

    我讪笑说是老板发下来的任务,不过只限于学校这边而已,如果是要给其他人家修复房屋的话,那就算是义务救援了,不过我们这边也有类似打算,最后应该会帮一些忙。

    “没想到你还有这种善心,会做这种善举。”李青云有些诧异,我不满说别看不起人行吗,既然碰上了,能顺手帮点忙也没什么难的吧。

    “好吧,那就说说鬼叫门的事情。”

    李青云说这些事情,光想着怎么办是不行的,不管怎样,至少要先弄清前因后果,至少要知道那个鬼,为什么会找上门,如果是以前都没有事情的话,它总不能看你们不顺眼,平白无故去找麻烦吧?

    “你去的这段时间里,有没有留意到比较奇怪的事情发生?”

    听李青云这么一问,我心说奇怪的事情还真有,周小力房间那刻图就已经够奇怪了,我解咒之后,周小力性情都跟着一起变了,这事儿总归是很怪的事情了吧?

    想到这,我不由一愣,心说,艹!前脚我解咒了,后脚周小力恢复,晚上就出现鬼叫门的情况,这他娘要说其中没有联系,傻子都不信吧?!

    我也是一时慌了,没想那么多,突然被这么一提醒,顿时反应过来。

    “怪事还真有,而且还很不简单,恐怕这之间绝对是有联系!”我咬牙切齿跟李青云说,他来了兴趣,让我详细说说。

    刚想说没想听筒传来一阵杂音,一看信号没了,我气的差点把电话砸了,刚说到关键时刻,跟我玩这套?

    转了半天没找到信号,实在没办法,我干脆开始编辑短信,长话短说,告诉李青云,之前我发现了很奇怪的刻图,以及解咒之后发生了一些事情,这件事情刚结束才一天的时间,我就遇上鬼叫门这种事。

    发短信不像打电话,有点信号能保障短信发出去,对方就能收到。

    看着断断续续的信号,我急得不行,隔了一阵,李青云回复了一条短信,看到内容我顿时松了口气,他告诉了我该怎么应对鬼叫门的情况,但没说明之前的事情究竟怎么回事。

    不知道是他也没想到,还是发短信说不方便的原因。

    这条短信比较长,看完解决方法后,李青云又问了我下现在的确切位置,我不知道他要干嘛,也没多想就把地窝村的位置发给他了。

    光是这么一联系,由于信号关系,前后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我也没工夫继续打电话过去细问了,实在等不来信号,我只好收起手机,回到学校继续干活。

    有了李青云的办法,我暂时算是轻松下来,他给我的方法,我倒是没什么好怀疑的,毕竟我多少也能分辨真假,看看就知道靠不靠谱,另外这哥们的性格虽然冷淡,不过人品没问题,反正我是挺信

    任他。

    刚到学校动工,就见到包校长跑来慰问我们这些干活的人。

    学校里的工作人员很少,就大猫小猫三两只,最近见到跑学校看施工进度最勤的,就是包校长了,他每天忙前忙后给我们跑着端茶送水,非常希望学校的事情能尽早完工的样子,不管学校怎么样,至少能看得出,包校长是个对学校非常尽心负责的好校长了。

    看他过来给我们送水,我心里忽然一动,跟包校长打招呼,问他晚上有没有空,有空的话,晚上可不可以来周大力家,我们稍微喝两杯聊聊天?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