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阴阳诡匠 第25章 解咒起效

时间:2019-03-06作者:肥出骨气

    专心干了一下午活,我一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有心想去打听下学校的情况,又不知道找谁好,最清楚学校情况的,无疑是学校的工作人员,不过我不方便直接打听,最好是找个合理的由头。

    晚上回到周大力家里,虽然才刚动工一天,不过我们来的人,都是常年干这些活的,进度非常快,让当地人赞叹不已。

    吃饭的时候吕春娇还一个劲跟我们说,如果不是我们来了,这学校就根本没法修复了,他们这里的人,既不知道怎么修,也没有材料修,多亏了我们能过来。

    他们一个劲的夸赞着林老板真是大善人,不光资助建了学校,还经常会给他们这些村民捐献一些东西,让他们生活也跟着好不了不少。

    我边吃边应付他们两口子,满脑子想的都是解咒的事情。

    偷偷跟老张打了个招呼,跟他说一会吸引下两口子注意,我要去做点事情,很快就回来,老张一听顿时紧张问我想干什么,我小声说:“你小声点啊!我又不干坏事,十分钟就能搞定,再说我能干啥坏事?你看看他们家的样子,有什么能偷的吗?还是我打算去点火?我可也在这呢,我想把自己一起烧死不成?”

    老张倒是没反驳,只是盯着自己眼前的酒碗,我想了下才反应过来,他这肯定不是怕我干什么坏事,而是怕我一个人偷偷溜了,留他一个人跟周大力喝酒。

    我没好气低声给他说:“就十分钟!回来我帮你喝!”

    老张这才咧嘴一笑,拍着胸脯保证给我打好掩护,看我俩嘀嘀咕咕半天,周大力不高兴问我们,为什么不喝酒,俩人凑那嘀咕啥呢,我借故水喝太多了,要出去方便下,让他们俩先喝,就先偷偷溜走了。

    出门我立马去墙角拿了杯子,接了半杯热水半杯冷水调成阴阳水,一头钻进周小力的房间。

    拿出准备好的猫翔,把阴阳水倒进去,又吐了口吐沫,用小树枝搅匀,等干巴巴的猫翔化开,顿时一股恶臭味扑面而来,把我给恶心坏了。

    捏着鼻子掀开被褥,用小树枝沾着猫翔,直接涂在那副刻图上,稍等片刻后,拿了把螺丝刀,狠狠朝着刻图划去,把那幅图划的乱七八糟,又用小锤子和螺丝刀,把那一块硬生生削下来一块木头,这就算完事了,解咒步骤已经完成。

    之所以用猫翔,是猫这动物灵性很强,而且民间传说中,猫阴性要重于其他动物,翔这东西又是极其污秽的东西,用来破咒是最好的选择。

    其实我有更好的选择,不过材料不好弄,所以就想到用猫的。

    搞定之后并没有什么明显的事情发生,不过按照天工策的记载,这样已经算是解咒了,于是我快速收拾好床上的木屑,擦掉床板沾上的猫翔,快速出门把东西一扔,洗

    了个手回到房间继续跟他们吃饭喝酒。

    周大力喝酒很猛,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感觉他有什么心事,又不好说出来的样子,所以在借酒消愁。

    我心想这种事情我没遇到过,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人,再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别人有心事,也不一定非要凑上去问,万一是不能说的事情,问了还招人嫌,还不如装作没看到的好。

    老张早早装醉跑去睡觉了,我答应帮他喝,就只能硬着头皮赔周大力,被灌得晕晕乎乎的,他才放过我,趟床上啥都没想,沾枕头就睡着了。

    第二天被老张喊醒,我才想起昨晚解过咒这件事。

    背着人偷偷下咒,不管目的如何,这种事终归对目标人是不好的,就是对周小力,肯定是有一些危害,我如果没发现这种事还好说,既然发现了,必然要顺手破掉。

    虽然我没猴子那么强的正义感,不过看到对那么小的孩子动手脚,还是为这种事情感到非常不齿。

    出门去上工的时候,天还是阴沉沉的,我跟老张听到远处吹吹打打的很热闹,就没直接去学校,好奇的先找了个地势高的地方,朝远处看了看,来地窝村的时候就说过,这边村民住的很不集中,基本上都是分散开住的。

    村长和几户家里条件好的,住在村子正中,一块地势比较高的地方,大部分人都住在其他地方,站在高处能看到山坳里七零八落的房屋。

    “好像是在送葬呢,还不止一家……居然这么多?”

    老张看了阵,有些吃惊的说,我也有些错愕,下面至少有五六家人在办丧事,虽然没家的人都不多,可一下有这么多人家都在搞,声势就显得很大了,除了送葬队伍和吹唢呐敲锣打鼓的,下面还看到一些穿着破旧僧袍的和尚,该是请来做法事超度的。

    偏僻地方对于红白事,比其他地方看的都更重,哪怕是家里再穷,遇上这些大事的时候,都会想尽办法去置办好。

    来的时候我就预料到,这里遭了那么大的天灾,肯定会有很多无辜的生命死去,看到这一幕我才想到,事情要比我预料的严重的多,这一天就有这么多家人下葬,那之前之后总得加起来,具体又有多少人下葬呢?

    老张拍拍我后背,说,我们先去学校吧,尽力早点把那边的事情搞定。

    我懂老张的意思是说别想那么多,现在把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做好,完事之后如果能搭把手,就尽量给这里的人帮帮忙。

    干活这种事,别人催着没用,除非是自己认真卖力,才能真的加快进度,我们一点都不摸鱼的情况下,学校内木制品的修复进度一下就快了起来,远远把其他工友的进度甩到了后面。

    只是这么干活,当天回去后,也把我们累个半死,周大力再找我

    们喝酒,我们是打死也不陪他了。

    拒绝了周大力的热情要求,不过我也发现个奇怪的事情。

    无意间我听到了周大力和周小力父子俩的对话,周大力问周小力在想什么,怎么老走神,周小力有些纠结的说,他想出去玩,可是作业还没写完,就这样出去玩觉得有些不好。

    周大力不像别的父母,反倒一瞪眼,跟儿子说写个屁,想玩就去玩,回来以后再也写来得及,等会记得按时回来吃饭就行。

    周小力答应了,可没多大会儿,就一脸不高兴的跑回来,说他找不到人玩,大家都在写作业,谁也不肯出来。

    周大力不以为意,反而嘻嘻哈哈的跟儿子说,没人陪你玩,老子陪你玩去。

    说完父子俩还真就一起去玩了,我看的好笑,心说父子俩关心还真好,之后也没多想,白天累得半死,就早早睡觉了。

    第二天我们干活的时候,经过教室时,忽然听到有人在训人,停下脚步凑头一看,发现是戴老师正在训周小力,让他去罚站,似乎是上课时候没用心听讲的原因,看了几眼我也没在意,就快步离开了。

    当天晚上回去的时候,又看到父子俩凑一起,周小力这次根本不提写作业的事情了,直接说了想出去玩,周大力很乐呵的陪着他一起去了。

    天天在周家借住,周小力的情况我自然清楚,刚见到周小力这虎头虎脑的半大小子,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他没像外表那样,看着是个很活泼的孩子,反而成天静的出奇,每天从学校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回房去学习,从没见他出去玩过。

    连续见到两次这样的事情,当然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心里隐隐捕捉到了什么,好像……那个古怪的刻图,真的是某种诅咒之类的东西,可以让人心性大变,而我解咒的功夫也没白做,现在似乎是起到作用了,让周小力慢慢恢复了本来的天性。

    这么大的孩子,正是贪玩的时候,哪怕喜欢读书,也没理由成天那么死气沉沉的,不光是周小力,他们整个班的孩子都那样,看着别提多诡异了,现在周小力成天闹着要去玩的样子,才像个正常孩子嘛。

    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这么缺德,居然对这么大的孩子用这种恶毒东西,恐怕除了周小力之外,学校还有不少别的孩子也被下了咒,这种东西不可能是指针对周小力一个人的。

    我现在没法断定,是谁做的这种事情,或许那个戴老师,看着是周小力的班主任,是最有嫌疑的,不过考虑到他是城市里来的老师,就觉得他不太可能会那些旁门左道的东西,能接触到这些东西的人,基本上都是偏远地方的人,在城市里固然有一些所谓的‘大师’,不过大部分都是骗吃骗喝的江湖骗子。

    再说那学校又不是

    只有戴老师一个老师,所以我才没过于怀疑他,但我已经能确认,这件事,必然跟学校的某个老师脱不了干系,不然的话为什么刻图是那样的?

    之前考虑过怎么去了解学校的情况,现在想到了解学校最多,人也最好的应该是包校长,我打定主意,这两天抽个时间,找包校长来喝酒,顺道从侧面套套他的话,看能不能问出什么。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