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阴阳诡匠 第3章 狗皮膏药

时间:2019-03-06作者:肥出骨气

    在猴子那闹腾了大半夜,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搞得我迷迷瞪瞪的,还在是撑住了,没弄出什么漏子。

    猴子小舅是个很精明的生意人,眼光也非常毒辣,前几年看到房地产逐渐有要大火的趋势,当即掏出所有老本,买了套位置好有开发前景的城中村带小院房子,之后等手头资金多了,又把房翻建了一下,附近不少人受不了房价不断涨跌的刺激,渐渐在不同价位抛售掉了房子。

    猴子小舅却咬紧了牙关,哪怕资金周转不灵的时候,也死都不抛出去,并且预言,现在2008年刚开了奥运会,别听人成天瞎求给房价唱衰,等奥运会完了过两年,房价肯定还得涨,他这房指不定再翻个个都有可能!

    事实证明他说的一点没错,之后的房价一路上涨,还真就没跌过了,这笔投资一点都没错,而且涨价的时间也比他预料的快的多。

    城中村的房猴子小舅没打算租人,说租金就那么一点,租出去说不定还经常遇到什么麻烦事恶心人,还不如不租的好,干脆就让猴子住了。

    跟猴子见面后,他立马就提议,让我别住员工宿舍了,搬过来跟他一起住得了,房里家具电器什么都有,住着舒服又方便,我们哥俩没事还能喝点,比员工宿舍巴适哪里去了,虽然他小舅不想租,但兄弟去住肯定是没问题,打个招呼就成。

    猴子的提议我当然心动,二话不说就收拾行李跑去猴子那蹭住了,不光有了自己独立的房间,洗澡什么的方便了,离公司也不远,坐个公交六七站路就到,实在是完美的没得挑剔。

    然而我没高兴几天,蛋疼的事儿就来了……

    有天刚上班没多久,正在给一栋高层的住户装修,工友突然说有人找我,我纳闷刚上班什么人会来找我?出去看了眼,我顿时傻了,我靠!居然是那天被我揍的黑衣帅小哥!

    见到黑衣小哥我有点紧张,居然跑我上班地方来找我,会是什么事情?

    想着该不是来报复我的吧?但看他就一个人,应该不是报复,我之所以会紧张,除了担心被报复,另外就是怕他可能找到我在哪上班后,会报警,打架闹事是小事,只能算治安案件,可这事万一被警察叔叔在档案上记一笔,就算不影响以后的生活,也蛮恶心人的。

    我有些担心问他找我干啥,黑衣小哥绷着脸,神情坚定的说,道歉!

    我一愣,明白他说的是让我给那个漂亮姑娘道歉,可这事本身就不是我做的,加上正上着班,居然被人堵上门了,让我有点生气,压根没过脑就骂,道个求!爱道歉自己道去!老子这上着班呢,没求事滚远点,闲的蛋疼!再他玛来我上班地方闹事,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骂完我转身要回去上班,却被他死死拉着,我顿时火了,扭头想也没想,狠狠

    一拳打在他脸上,直接把他打倒在地。

    刚挥拳出去,虽然收效极好,我却立马后悔,他大爷的!最近跟猴子住一起,暴力思想被灌输多了,有点事就想立马动手揍人解决,更别提是被人惹毛了的情况下了。

    黑衣小哥倒下后,很快又爬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他那坚定的眼神,让我越看越火大,他又直接冲上来了,我气急败坏一脚踹了过去,把他再次踹倒,然而我小瞧了他的毅力,哪怕肚子遭了重击,他痛苦的喘不上气,依然挣扎着又爬起来,跌跌撞撞的凑过来,抓着我衣服,眼睛里仿佛都写着‘道歉’两个字。

    “他玛的!还没完了是吧?!”

    我气急败坏的骂了句,连着在他肚子上狠狠打了两拳,再次把他放倒后,我没再给他爬起来的机会,拳脚交加下,直到打的他爬不起来了,我气也消的差不多了,这才停了手。

    这弱鸡没打架经验,就是头铁骨头硬,很会让人火大而已,真动起手来,这样一对一的情况,也就只能被我揍。

    “你他玛想报警就去报,想让老子道歉,门都没有!”

    瞪着趴地上动弹不得的黑衣小哥,我火大扭头走了,这是啥吊破事?

    然而很多时候,有些事情总是事以愿违的。

    那天我跑回去上班的时候,整天都过的很忐忑,不过我最担心警察没来,看样子那小子没报警,这让我稍稍松了口气,本来以为那小子怕我了,这事可能就过去了,没想到过了没几天,我又见到那黑衣小子了……。

    见到我没别的话,还是那俩字,道歉。

    没隔几天又碰上这货来,还是一个事,我都给惊呆了,然而又是不道歉不放我走的态度,让我再次炸了,逮着这孙子又是一顿胖揍才脱身。

    可这事压根就没完了,黑衣小哥从那以后,或者说从第一次再夜市开始以后,就像狗皮膏药一样黏上我了,在此期间,我发现一个规律,我几乎每次都揍他一顿才能脱身,他每次都会隔两三天就会来找我,不是怂了,是养好伤行动方便了才来,坚定执着的令人发指,就是那副吊样,实在太能撩拨人的火气了。

    道歉可能对大部分人来说不困难,尤其是面对甩不掉的麻烦时。

    可我也特么是个有脾气,有信念的男人,不是我的错,打死我也别想让我道歉,更别提这狗皮膏药缠的我实在心烦,大不了你来一次我揍你一次。

    难怪老爱穿黑衣服,特么狗皮膏药不就是黑的吗?

    我被缠了将近一个月,高层那户人装修完了,都换另一家去装修了,黑衣服小子也不知道从哪的来的消息,依然准确的找到我工作的地方。

    唯一的变化是,黑衣小哥慢慢不再是一直被动挨揍了,从第三次找上我开始,他居然能躲开一些我的拳头了,之后偶尔竟然还有机会还上

    手了。

    这让我有些怀疑,这家伙该不是找我当陪练的吧?

    另外他那股揍不怂,死缠烂打的执着劲儿,又让我怀疑,这货别是喜欢上我爱的老拳,被揍上瘾了,两天不被揍不舒服是吧?

    虽然他偶尔还真能还上手了,但我也有我的自信,只要是单挑,他一辈子也别想打赢我!

    话虽这么说,但人的忍耐限度总是有限的。

    另外让我有点不舒服的是,快一个月我连着揍那黑衣小子十几次,让我猛然意识到一件事。

    这桥段,怎么整的我跟电视小说里的反派似得?

    英俊帅气性格坚韧不拔的男主角,为了自己的信念,为了捍卫自己的尊严,为了人间的正义,与邪恶强大的反派,进行了旷日持久的斗争,最终主角渐渐强大起来,战胜了邪恶的反派,或是用人间大爱感化了反派,让反派感激涕零,最终弃恶从良……

    艹……想到这茬我就感觉腻歪,浑身直起鸡皮疙瘩,于是我决定无论如何也该终结这场闹剧了。

    前两天又揍了黑衣小哥一顿,算着日子他今天应该又要来找我了,我提前在楼下等着他,见到我以后,他微微一愣,似乎没想到我居然会提前来等他,两步走到我跟前,他用乌黑明亮的双眼,牢牢注视我的眼睛,说,道歉!

    我抿抿嘴,忍着蓄势待发,想要立马砸那张脸上的拳头,说,你总不能为这点事,一辈子缠着我吧?你也该知道,我也不可能真揍死你,难道你想这么无止境的纠缠下去?

    “你给她道歉,这件事就结束了!”

    我鼻子差点没气歪,这狗r的铁头还真没完了啊?我冲他吼,再跟你说一遍!我他玛没摸她!

    黑衣小哥不辩驳也不说话,就盯着我看,眼睛里写满‘道歉’。

    我气的高血压好悬没出来,咬牙切齿竖起一根指头说,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今天你要能打赢我了,我二话不说给她道歉,否则我没做过的事情,你这辈子别想让我道歉!就算你执着的能感动天感动地,也他玛别想感动我!是个老爷们就痛快点答应,你没别的事儿做吗?成天赶着来挨揍,一点正事不干,你丫的自己不害臊是吧?

    黑衣小哥脸色涨得通红,不知道是被我爆粗口气的,还是真感觉尴尬了,犹豫了半天,他最终还是点头算是同意了,我松了口气说,行,那就找见证人,我找我兄弟来,你也能找个见证人,这样最公平,有意见吗?

    他摇头,我指指旁边说,今天等我下班,我提前点走,七点,到时候去西边的废品收购站见,那边人少。

    约好之后他问我要了电话,我也没多想就给了,顺便提前给猴子打了个招呼,让他过来当个见证人,一听要干架,他兴奋的不行,说立马就过来,给小舅请个假就来。

    到了下午七点,我准时到了废品收购

    站,这地方平时没人愿意来,到处都是垃圾,而且还不好闻,是个不讨喜的地方。

    黑衣小哥一个人来的,让我有些意外,问他不要找个人见证吗?他摇头,我无所谓笑笑,说:“也算不打不相识了,说实话,我倒挺佩服你的执着,不过这么久还不知道你名字,报个名字吧,这事儿结了,不管以后还会不会再见面,好歹算认识一下。”

    “李青云!”黑衣小哥字正腔圆的报了自己名号,一字一顿,听的很清楚。

    “算你小子点儿背,惹谁不好非要惹我们关中双煞,也不掂量下自己几斤几两。”猴子摇头晃脑说,看到要动手,他双眼发着光。

    我干咳一声,低声说,咱以后能不报这称号了吗?不觉得丢人尴尬是吧?土不土啊你。

    猴子翻白眼,说我不懂欣赏。

    天色渐暗,只剩天边残余的夕阳,配着旁边堆满垃圾的废品收购站,多少显得落寞凄凉,看着单薄倔强的李青云,我很放松,不知道为什么,他答应了这是最后一次,我就相信了他,觉得他肯定不会耍赖。

    “来吧。”我招呼一声,李青云摇头,我纳闷问他咋了,不想他居然说我刚下班,给我点时间休息,不然对我不公平。

    我顿时乐了,还挺讲原则的,我跟他说不用,我还没那么虚,李青云也不多啰嗦,攥紧了拳头,眼神前所有为的坚定,我心头一跳,心说这小子好像是打算跟我玩儿命啊……

    “有没有人?!有没有人帮帮我!”

    忽然一声女人的尖叫,从废品收购站里传出,并且声音越来越近,转眼就到了跟前,我都准备撸袖子揍人了,被这一声喊叫弄的一下泄了气。

    转眼一个面色蜡黄,头发散乱,身体瘦弱,一脸苦疾之色的中年妇女从收购站里冲了出来,看到我之后,她眼睛明显一亮,快跑过来,中间还摔了一跤,到跟前她顾不上拍打身上的尘土,拉着我胳膊,泪流满面说,小伙子,帮帮我,求你帮帮我……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