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婚入心扉 第289章 【番外】我是你想不到的无关痛痒(九)

时间:2020-09-16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丁莹莹一怔,她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对她说出这样的话来,她的眼眶不禁有些微湿,咬着下唇说不出半句话来。

    他今天本来就是抽空带她过来的,还有一些工作上的事尚待处理,没有再多说些什么,他越过她就走进了屋子。

    一阵微风吹过,将她的裙摆吹起,她看着他顷长的背影,他永远都不会知道,能跟他在一起,甚至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这一切对她来说犹如是上天给她的一份礼物。

    而往后,她也会好好珍惜。

    自那天起,她便带着女儿住在了新的家,当然,她还是一如既往地继续上班醢。

    只是不同于之前,在应酬方面她都会尽可能避免。

    然而,有些人确实怎么避都避不过。

    之前的续约虽说交给了其他人,成功与否她也没去深究,但当她在公司里见到那两个人时,便明白了一些事缇。

    那两个人大概是到这边公司来开会的,她刚好在走廊上路过,就见到他们从会议室里走出来,其中一个狠瞪了她一眼,随后与旁边人低语些什么,边说着还边往她这边看。

    她不敢逗留,加快步伐离开。

    下午助理带着文件走进来时,脸色有些忐忑不安。

    “莹莹姐,你还记得那次在夜总会的那两个男人吗?听说已经成功跟我们公司续约了,往后多的是见面的机会呢!你说怎么办?他们会不会追究那晚上的事啊?”

    她接过文件,表情很淡。

    “你别担心,当时得罪他们的人是我,你们不会有事的。”

    倘若真的有事,她也会揽到自己的身上,不会连累别人的。

    她只希望,事情不会朝着不好的方向发展,但是她并不敢确定,毕竟在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心胸极为狭窄的。

    直至下班,都没发生什么事。

    傍晚时分,她踩着夜色回到家。

    普一走进客厅,就见到保姆带着女儿在爬行垫上玩耍,她走过去将女儿抱起,在女儿的脸上啵了一个,随后,她才上楼去换衣服。

    佣人说方淮今天打过电话回来,说会晚一些再回来,她也没在意,吃过晚饭以后就坐在沙发上给女儿读故事。

    墙上的时钟指向了九点半,门口的方向传来了动静,她下意识地抬起头望过去,男人的身影就出现在视线范围内。

    他的脸上布满了疲惫,走进来看见她时眉头不由得一蹙。

    “还没睡?”

    她“嗯”了一声,他走过来在她的旁边坐着,脱下西装外套放到一边。

    小沁就趴在她的腿上,见到他后微微仰着小脑袋好奇地看着他,丁莹莹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到她伸出了手一掌拍在了方淮的大腿上。

    “啪”的一声不算很响,小沁才不过一岁多,力气也不见得大到哪里去,只是这样的一个举动令两人皆吓了一大跳。

    他的动作一顿,垂着眼帘看着她,小沁也仰着头对着他,大大的眼睛一眨一眨的,还挥舞着双手,咿咿呀呀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她在她腿上乱动,丁莹莹深怕女儿会不小心摔下去,连忙用手按住,可是她越是按住,小沁便越是反抗得厉害,才不过一会儿功夫,她就爬向了他。

    方淮降直着身子坐在那里,这小奶娃就这么从她的腿上爬到了她的腿上,当她坐在他的腿上时,还抬起头一副胜利的模样。

    她小小的手就扯着他的衣角,一岁多的孩子是可以坐稳当的了,她坐在那身子不断地晃动,眼看着就要往后摔了,他没有多想就伸出手抱住。

    这是他第一次触碰女儿。

    小孩子的身体暖暖的,而且还肉嘟嘟的,那触感与大人是完全的不一样。

    他觉得触碰到她的那一块地方烫得厉害,但是,他却产生一种舍不得松开手的感觉。

    丁莹莹的手顿在半空中,她本来想把女儿抱回来,在这一刻时却觉得,或许继续这样下去也挺不错的。

    她注意到他的表情是呆滞的,甚至还带着一些无措,她唇角微弯,想起旧时小沁刚出生时,自己也跟他差不多,总是不知道该如何对待这个孩子。

    她凑近些,指着方淮对女儿开口。

    “小沁,这是爸爸哦!”

    方淮的喉间轻滚,小沁仰着头好气地看着他,竟是连怕生都不曾有,就好像就算之前不曾见过面,但她还是认得他的,她是知道他是她的爸爸。

    父爱是一种奇妙的东西,这样的感动也还是第一次,他控制不住自己将她小心翼翼地抱起来,手放在她的后背轻拍。

    “小……小沁,我是你爸爸。”

    小沁咿咿呀呀地说着话,也不知道算不算是回应,半晌后,她指着旁边的那本读到一半的故事书,又仰着头看他,似乎是想让他给她讲故事。

    丁莹莹站起身,她看见女儿就坐在他的怀里,缠着他要他给她讲故事,方淮从来都不曾做过这种事,每一个举动都显得特别笨拙,可是,他却仍然很努力地去做。

    她的鼻子有些酸涩,这种生活就是她想要的,她日日期盼着能给女儿一个完整的家,如今,终于实现了。

    小孩子向来很容易就犯困,才不过过了半个钟头,就在他的怀里沉沉地睡了过去,他抱着女儿上楼,她就跟在身后。

    从她搬到这里来,就一直都是与女儿睡在一间房间,虽然他们两人之间已经有一个女儿了,但毕竟之间隔了两年,有些距离也无法立即缩短。

    她帮女儿掖了掖被子,刚准备到浴室去洗澡,就听见他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

    “回房吧!”

    她的后背一僵,许久以后才反应过来。

    方淮已经率先回房去了,她看着女儿的脸,招来保姆细心交代,随后才站起身来。

    主卧与婴儿房是完全不同的两种风格,大概这么久以来都是只要他一个人居住,房间四周满满充斥着男性气息,房内的装饰也是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

    她进房的时候,刚巧他洗完澡出来,边擦着头发边指向浴室的方向。

    “进去洗澡吧,已经挺晚了。”

    这时候再迟疑,便显得有些多余,她咬咬牙,抬步走入内。

    洗了澡穿好衣服,丁莹莹站在盥洗台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得不说,她现在的心情是难免不安的,这是自两年以后的第一次同床共枕,说不紧张那是假的,从前有过的从容这一刻不知所踪,其实两人已经是夫妻了,就算是做那档子事,也是理所当然的。

    她深深地呼吸了一下,才打开浴室的门走出去。

    方淮已经把头发吹干了,见她出来,便朝她招了招手。

    她在床边坐下,正想着是不是应该说些什么,转过头望去时,男人已经掀开被子躺了下去。

    他紧闭着双眸,不得不说,这样一来她是轻松了不少,她暗地里松了一口气,也躺了进去。

    可才把床头灯关掉,身后就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下一秒,一只长臂从后头伸了过来,环过她的身子放在了她平坦的小腹前。

    她全身绷紧,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周遭很安静,静得似乎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清楚听见。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的声音听起来是尤为清楚。

    “你可以把过去的两年当作不曾存在过,我不希望你在勉强自己。”

    他只说了这么一句,就没再继续说下去了。

    丁莹莹任由他抱着,他的呼吸就喷在后颈上,特别的炙热。

    只是他的那番话,却也一再的回荡在她的脑子里,挥之不去。

    这一夜,她睡得并不踏实。

    幸好第二天是周末,她在床上多躺了一会儿,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近午了。

    方淮去上班了,她看着今天天色挺好的,便带着女儿到外面去走一走。

    她也没去太远,只是在住宅区的游乐设施那里逛了一圈,没想,回去的时候却恰巧见到容沫兰过来。

    容沫兰从她怀里接过孩子,看见孩子似乎过得挺好的,她也就松了一口气。

    “妈,你怎么过来了?”

    她的脸上难掩惊讶,忙不迭想要把母亲迎进门去。

    容沫兰摆了摆手,没有多想就拒绝了。

    “我只是过来看看你和小沁,顺便问你一件事。”

    她顿了下,随后开口。

    “你和方淮现在算是夫妻了,那么,你们还举行婚礼吗?”

    丁莹莹怔忡,这事她根本想都没有想过,二如今母亲提起,她犹豫了下,便摇摇头。

    “算了吧,有没有婚礼都无所谓。”

    容沫兰瞥了她一眼,就算不说,她也明白其中的缘由究竟是什么,她叹了一口气,也没有过多勉强,反正日子是他们自个儿在过,有些形式上的事也不会去过多勉强。

    聊了几句,她便离开了,就如同她所说的那样,此趟过来当真只是看看她们而已。

    她带着女儿进屋,女儿到了时间点午睡,她就让保姆把孩子抱上楼。

    外头的阳光穿透枝芽照射下来,她站在落地窗前,想起容沫兰的那些话,她并不是不想要婚礼,婚礼是每个女人心目中都渴望着的,但是两年前,那一场无疾而终的婚礼成了她的一个心病,现在的她,没有办法再次面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