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婚入心扉 第284章 【番外】我是你想不到的无关痛痒(四)

时间:2020-09-16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现在的她,已经跟傅臻重新在一起,至于过去的那些事,她早就放下了,同样的,她也希望他能放下。

    唐康均看了两人一眼,随后站起身来。

    他走过去,手搭在了他的肩上,方淮扭过脸来,眼底的光满是复杂。

    “去吧,你们也该是时候好好聊一聊了。”

    唐康均丢下这话,就进屋去了,后院里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醢。

    褚暖看着他,等待着,一会儿以后,他才动了动身子,走过来在她的对面坐下。

    她亲自给他沏了茶,端放到他的面前。

    “这是我给唐伯伯带来的茶叶,味道挺不错的,你也尝尝。缇”

    他拿起茶杯抿了一口,果然是好茶,入嘴后那幽香久久没有散去,甚至渗进了肺腑。

    她的唇角勾起了笑,两人的过往仿佛仍在眼前,若说她在这个世界上至今觉得对不住的人到底是谁,恐怕,便是他了。

    不管是在多年前,还是在俞城时,他对她来说都是有着重要的意义的,两人总是不断地错过,有时候想想,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有缘无份了吧?

    但不管怎么样,她都将他视为最无可替代的朋友。

    “方淮,我过得很好。”

    她开口了,声音很轻。

    “我现在每一日都与傅臻在一起,与孩子在一起,我想,这样的生活就是我想要的,平平淡淡,却细水长流。”

    褚暖抬起头,两年的时间未见,他看上去是没有丝毫的改变。

    仿佛……仍如记忆中的那个会为她不顾一切的男孩子。

    “你知道吗?每个人的生命中都存在着过客,这些过客或许曾经烙下很深的痕迹,但过客终究是过客,那就像是手心里的流沙,再怎么用力想要抓住,都会从细缝里溜走。而我跟你,注定了是彼此的过客,无数次地相逢,无数次地纠缠,却终究还是会溜走,只留下淡淡的时间能完全冲刷掉的痕迹。”

    他抿着唇,好半晌才吭声。

    “你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她笑,对上了他的眼。

    “我是什么意思,你懂,我也懂。”

    他不再说话,那放在石桌上的手却攥成了拳头。

    她看着那袅袅升起的茶香,长长地叹了一声。

    “方淮,该放手的还是得要放开手,勉强握在手中,也只会弄疼自己。你不是一个傻瓜,为什么偏偏在这一点上冥顽不顾呢?你明明知道,你跟我之间已经再也没有可能了,为什么你就不能让自己好过?”

    看到他这样,她心里也难受。

    她时常在想,若是最初的最初,她没有将他拉进来,那么现在他是不是就会好好的?

    那是她唯一觉得后悔的事。

    她看着他,眼底的光带着一丝哀求。

    “放开手吧!我不想你这样绑着自己,你得走出来……当你走出来了,你会知道到底谁才会是你最好的选择……”

    “你想说什么?”

    他抬起头,眸光一凛。

    “接下来,你是不是要告诉我,丁莹莹是我最好的选择?我应该选择跟她在一起,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把过去紧拽着不肯放开?”

    方淮猛地站起身来,那垂放在身侧的手紧攥。

    “我自己的事,与你无关,我想要怎么过,那是我选的,我不后悔就行了。”

    他的反应,是她早就料到的。

    褚暖仰起脸,在来这之前,她就猜到他不可能那么简单就妥协,她熟悉他的性子,不撞南墙心不死,又岂会是她一言一语就能劝得动的?

    但是,她还是想要试上一试。

    她仍是在乎他的,只是这种在乎,与爱情无关。她与他相识多年,她想要看到他获得属于自己的幸福,而不是在过去的记忆里将自己绑住,跟时间耗一辈子。

    “是,我知道,你想怎么过,那是你自己的选择,我无权干涉,可我今天所说的一切,都是站在朋友的立场说出来的,也是发自我内心的。”

    她起身,声音传进了他的耳。

    “方淮,你死心眼,我也死心眼,你认定的事不会改变,而我亦是。你以为,你现在抱着那些过去我就会回头吗?那是不可能的!我的心里只有一个傅臻,也只会有一个傅臻,我过去是在利用你,你还不清楚么?你是不是又要说,我是为了把你逼走才撒的谎?可是事到如今了,我根本就没有理由继续撒谎骗你了,不是吗?”

    “我的话今天就摆在这了,我也只说最后的一次,你放不放都与我没有任何关系,反正那是你在过,最后是你难受又不是我。而我要说的除了这一些,另外的是要提醒你,丁莹莹要结婚了,她要嫁给别的男人了。”

    闻言,方淮不由得一怔。

    “你说什么?”

    褚暖对着他的眼,脸上没有半点的表情。

    “两年前,丁莹莹怀上了你的孩子,再之后,你抛弃了她,她也执意要把孩子生下来,她已经说了,不管你回不回头,她都会独自抚养孩子。但是,这个世界是残酷的,单亲妈妈会遭受白眼,孩子长大以后也会遭人非议,她熬得很辛苦,撑得很辛苦,如今,她为了孩子,要嫁给另一个男人,她是迫不得已,因为她明白,她根本就等不到你,纵使她再不愿,她也要为丁家着想,就算这婚事最初是她母亲逼的,她也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答应。”

    “或许在别人的眼里,这是一件好事,我也觉得,如果她注定等不到你,那么与其继续这样耗下去,与别的男人结婚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可我也在想,为了孩子而嫁给根本就不爱的男人,真的好吗?为什么就不能为了孩子而有个健全的家庭?为什么孩子的亲生爸爸要这么狠心?你……真的能够忍受自己的孩子喊一个陌生男人‘爸爸’吗?”

    她看着他,方淮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说实在的,他与丁莹莹的孩子,他根本就没有见过,两年过去了,他的孩子也一岁多了,他连孩子的模样都不知道。

    是不想见吗?还是不敢见?他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他跟丁莹莹之间,本来就是因为利用关系才会在一起的,孩子的存在也是意料之外的事,他根本就没有想过他会有一个孩子。

    所有的事情暴露以后,他尚且能对丁莹莹狠下心肠,但是那个孩子呢?他的亲生女儿呢?他……也能做到真的心狠吗?

    他没有答案。

    说到底,他是愧对那个孩子的,大人之间的恩怨,与一个孩子没有半点的关系,那个孩子是无辜的,只是被牵扯进来的。

    他心里也明白,与其说是不想见,倒不如说是不敢见。

    他没有办法面对他的亲生女儿,也不敢去见。

    而褚暖的每一句话,就好像将他的心撕开来摊在空气下,暴露无遗。

    “方淮,那是你的孩子,就算你再怎么不愿意承认,那个孩子的身上仍然有一半流着属于你的血液,这是你怎么都摆脱不了的。你能不爱丁莹莹,但你不能否决那个孩子的存在,那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她会喊你‘爸爸’,会跟你说话,她还会问你,为什么你不要她。”

    他往后跄踉了几步,脸色苍白。

    褚暖看着他。

    “去面对丁莹莹面对你们的孩子吧!爱情这种事于人的一生来说不是最重要的,那反倒是可有可无的事,没有它,你也不会停止呼吸,只是会痛上一段时间,等过了这段难熬的时间,你就会明白那不过是不足一提的过往,而再深刻的事,最终也会沦为记忆。唯有陪伴在身侧的人,才是最重要的,也是陪你走一生的。”

    “方淮,我希望你能幸福。”

    她说完这话以后,就率先越过他,朝着门口而去。

    他伫立在那,耳边尽是她的那些话,挥之不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抬起手,紧攥的拳头展开,之前攥住的时候痛意一阵一阵地传来,但当松开的时候,那痛意是慢慢消褪,时间久了,就好像根本就不曾存在过一样。

    其实他心里是明白的,这两年来,又更甚是更久之前,都是他自己不肯放开。

    他画地为牢将自己困在其中,一再地为难自己,也是不肯放过自己。

    他的孩子,他的女儿……

    垂眸看着自己的掌心,良久后,他五指收拢。

    若是他现在才来握住,还来得及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