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婚入心扉 第一百九十一章 叶暖,你竟敢背叛我(精,精彩,必看)上

时间:2020-09-16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从傅家出来,她整个人都是浑浑噩噩的。

    接到安小曼的电话时,她正在大街上,电话里头,安小曼问了她的位置以后便挂断了,没过一会儿,一台计程车就停在了她的面前。

    叶暖抬起头,看见安小曼气喘吁吁地往她这个方向跑了过来。

    “暖暖!暖暖!”

    这还是叶暖被软禁之后,她第一次见到她,就连她住院的那段期间,傅臻也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她。如今好不容易见到了,她才发现,好友不过是一段时间没见,竟是瘦了一大圈。

    她满眼的心疼,就连拉着她的手也在轻微发抖偿。

    “你别吓我啊,好端端的,你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她的声音里带着哭腔,叶暖抬起头看她,干得裂开的嘴唇一张一合。

    “小曼,我什么都没有了……都没有了……”

    她没有了家,没有了亲人,现在,就连女儿也没了……

    傅家不肯把她的女儿还给她,那是她唯一的女儿啊,那些人,为什么这么残忍?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安小曼看着她哭成了一个泪人,她忍不住将她拥进了怀里,不住地安慰。

    “不是的,你还有我嘛!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在你身边的……暖暖,不要怕,我会一直在的……”

    她紧紧地攥住她的衣角,也不知道哭了有多久,安小曼的手机突然进来了一个电话。

    她边抽泣边听着好友在说着电话,等到她把手机收起来,她强迫自己扯起一笑。

    “如果你有事,你就先走吧,我很好,你不用担心我的……”

    这个女人,总是在不该逞强的时候逞强。身为她多年的好友,安小曼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这一点?

    “暖暖,你跟我一起去吧!我只是要回学校去交一下报告,很快就行了……我实在没有办法丢下你一个人不管。”

    不用猜也知道,那报告肯定是科系上的,要是不交,教授那边也不好交代。

    叶暖沉默了一下,决定跟她去一趟。

    半个钟头后,计程车在大学的西门口停了下来。

    两人下车,由于刚刚哭过,她的眼睛是肿得见不了人,一路走过,不少人直盯着她看。

    安小曼不禁有些懊恼,她不该把她带过来的,可是,不把她一并带过来,留她一个人在那,她又实在放心不下。

    她张望了一下,指着一棵大树对她开口。

    “暖暖,你就在那等我一下,教学楼就在不远处,我直接跑过去,很快就能回来了。”

    叶暖知道她这是为了她着想,因此,她也没拒绝,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

    临走前,安小曼再三地交代,随后才急匆匆地离开。她想尽量缩短时间,毕竟好友现在的状况,她不觉得自己能把她丢在这里太久。

    看着这小妮子的身影越走越远,她靠在树旁,看着周遭的风景。

    她已经几个月没有回来这里了。

    自从怀了孩子,她就一直都呆在爵园里,她才不过二十岁,大学的学业根本就没有完成。其实在叶世文去世的那段日子,她曾经以为,自己只能辍学,但当她遇见傅臻,拥有了新的家人,她以为,她还能拥有期望的生活。

    叶暖阖了阖眼,明明,不想去想,很多事情却总是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涌进脑子里,让她心痛如绞。

    就连接下来,她应该怎么办,她都觉得茫然。

    不管怎么样,她自己心里明白,于傅臻而言,她就是一枚棋子,利用价值没了,自然也就要抛弃了。

    孩子……唯有孩子,是她不能放弃的。

    那是她怀胎几月才生下来的,无论要她付出怎样的代价,她都想要把孩子要回来。

    ……

    “叶暖?”

    一道既陌生又熟悉的声音,突然传进了耳。

    她睁开眼睛,一个衣着时髦的年轻女人站在了她的面前,满眼惊讶地看着她。

    叶暖愣了好一会儿,随后才终于记起眼前的究竟是谁。

    “钱森丽?”

    这个女人,她自然不可能会忘记,之前,她的作品就被这个女人在老师面前买通,换了自己的名字挂在了展览上。若不是傅臻帮忙,估计,她还真无处求援。

    况且,也是这个女人,把她带到了那晚的宴会场所,让她亲眼目睹了方淮的背叛。

    只是说起来,两人是许久没见了,反正,是自那晚以后,就没再见过一面。

    钱森丽蹙着眉头看着她,不得不说,在他们的系里,叶暖是出了名的美人胚子,有哪个男生不喜欢她?况且,她那时还是出身名门,那么好的家世,又有那么好的外表和成绩,自己是极为妒忌的。

    后来,她还跟方淮在一起,待两人分手后,她本以为叶暖会一无所有,怎么都没想到,她竟然攀上了像傅臻那样的高枝。

    甚至之后她怀孕暂时休学的事,她自然也是听说了的。

    怎么都没想到,如今竟然会在这里碰面。

    钱森丽将她上下打量了许久,眸底有光一闪而过。

    本以为她过得很好,怎料,现在看上去,是比之前憔悴了不少,而且还瘦了许多。

    难不成,她在傅家并不好过么?

    想来也是,傅家在这邑洲可是出了名的大户人家,像叶暖这种落魄千金,傅家怎么可能会允许她嫁进去?

    而傅臻那种优质男人,想来,对她也只是玩玩而已。

    钱森丽微仰着头,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怎么成这副鬼模样了?难不成,被傅少给抛弃了?”

    她也只是随便猜猜罢了,可她看见叶暖默不吭声,她惊诧之余,心里是乐坏了。

    “哟,真的被抛弃了?我当初就说了嘛,像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配得上傅少?人家傅少也只是玩玩你……”

    叶暖不想理会她,转过身就想离开。

    只是,钱森丽好不容易才逮到这个机会,又怎么可能轻易地放过她?

    她上前攥住了她的手,制止她离开,嘴里还不饶人地说着话。

    “你当初跟方淮那段,是轰动全学校啊……怎么,被傅臻抛弃了,为什么不去找方淮啊……”

    她说着说着,故意做作地惊呼出声。

    “瞧我这记性,我怎么就忘了,方淮也不要你了啊!你现在是没人要的女人!你平时那神气样儿,我早就看不惯了……”

    “放手!”

    叶暖的声音极冷。

    偏偏,钱森丽是死活要踩在她的伤口上。

    “你急着走做什么?难得见到老同学了,不聊几句怎么行?指不定,我还能告诉你一些你不知道的秘密……”

    她是什么话都不想听,直接就甩开她的手往前走。

    钱森丽看着她的后背,这样的机会很少,她并不笨,自然懂得抓住机会。

    “知道我为什么当初就知晓傅少对你只是玩玩而已么?因为啊,方淮的那天晚上,是傅少故意设的一个局,为的,就是要拆散你和方淮……”

    她也就随便说说,没想,在听见她这番话以后,叶暖是猛地顿住了步伐。

    她转过身,朝着她走了过来。

    “你刚刚说什么?”

    钱森丽在心里冷笑,反正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她说的话,谁也无法去追究其中的真假。

    因此,她说起来,更是肆无忌惮。

    “我说,那天晚上方淮跟那个女人的事,是傅少设的一个局,只是为了拆散你和方淮……你以为,在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巧合的事么?你那时候跟方淮在一起,傅少看上你,想玩你,就肯定要给方淮栽赃些什么罪名,好把你们俩拆散。这样一来,他才能让你爬上他的床……”

    之后,钱森丽再说些什么,她已经听不见了。

    当初的事,是傅臻设的局吗?

    那个男人,从一开始就装作一副畜生无害的模样,可是谁都不知道,他才是那个幕后操控一切的人。

    他制造了她父亲的死,设局让她和方淮分开,还假意让她陷进这段虚假的婚姻,只为了促成他的目的……

    傅臻不是一个好人。

    记得最初的最初,方淮曾经跟她说过这么一句话。

    那时候,她还不放在心上,如今想想,方淮早就让她多留意傅臻,不要被他虚假的面具骗了。

    是她,是她错将方淮的好意视若透明。

    是什么蒙蔽了她的双眼?傅臻给予的温柔和宠溺么?

    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钱森丽已经不见了。

    可她的那些话,却久久在她的耳边回荡,无法散去。

    安小曼急匆匆地赶回来,就看见她一个人站在那里,一副失了神的模样。

    “暖暖,你怎么了?”

    叶暖张了张嘴,却是连半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直至第二天,安小曼都陪在她的身边,不住地安慰她,让她不要担心,也不要想太多。

    下午,偌大的爵园里只有她一个人。

    她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手机,屏幕上,是唐康均的电话,她一直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按下去。

    正想得出神,没想,门口却突然闯进了十来个人。

    她惊得瞪大了眼,“你们是谁?”

    然而,她根本没有得到丝毫的回应,这些人便一涌而上,把她擒住往外带。随后,她便被押进了一台黑色的轿车里,轿车驶出了爵园,向着不知名的方向而去。

    车厢内,她看着旁边的人,心里是害怕极了。

    也不知道过了有多久,黑色轿车在一间医院前停了下来。

    她被押下了车,直接就往医院里走了进去,之后,更是搭着电梯上了楼。

    当电梯门“叮”的一声被打开,走廊的尽头,几抹身影让她的脚步微顿。

    竟是,丁珏与佟雪。

    叶暖被强行押到了两人的面前,因为收势不及,她整个人都跌在了地上,好半晌以后,才挣扎着爬起身来。

    刚站稳,身后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

    这脚步声对她来说,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就算是闭上眼睛,她也能知道来的是谁。

    身体蓦地僵住,她根本就来不及向丁珏询问,到底为什么要把她找来,身后的那脚步声,就足以让她不知所措。

    她回过头,随后,心好像有什么在逐渐裂开。

    在傅臻的身侧,与他并肩而站的,是一身白衣的白薇。

    远远看上去,两人就是一对璧人,郎才女貌,没有人比他们两人还要般配。

    而她,就好像是一个笑话,与这个地方格格不入,突兀得不该存在。

    本来,傅臻跟白薇正准备去吃饭,半途的时候,丁珏给他打了一通电话,让他立即过来医院一趟。

    他本是打算将白薇送回去,自己再驱车过来的,但是白薇深怕他会累着,便说要跟着他一块过来。

    男人利眸一扫,在瞥见旁边那抹略显狼狈的身影时不由得一顿,但停顿的时间太短暂,短得就好像根本没有一般。

    他挽着白薇的腰,淡淡地瞥向了丁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