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叫中心世界网目录

婚入心扉 第一百零五章 芥蒂,由心而生

时间:2020-09-16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当傅臻推开门走进来的时候,看见的正是她这一副模样。最新

    他走到床边,将早餐放到了旁边的柜子上,她这才发现他回来了,扯起唇角一笑。

    “回来了?”

    他将早餐摆好让她吃,她一口一口地吃着,虽然没什么食欲,但好歹还是吃了一点。

    待她吃过早餐以后,他便将早餐袋子丢下,重新走了回来。

    “暖暖,”他的声音略有些低哑,“关于这三天的事,你能告诉我吗?鼷”

    她抬起头看他,他的表情难得严肃。

    这三天,她被困在那个地方,对外,便是失踪了,想也知道,这三天以来他铁定是到处找她了。

    叶暖垂下眼帘,这三天对她来说,就是一场恶梦。

    想起傅元彦临走前所说的那一番话,她就忍不住握紧了拳头。

    “我被卖到了地下人贩市场了……”

    傅臻自然是听过这个地方的,他的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眼神也冷冽了许多。

    “买下你的人,是傅元彦?他没对你做些什么吧?”

    他会知道买下她的人是傅元彦,关于这一点她是一点都不意外。他既然能找到那个地方,自然很多事情都已经查清楚了。

    她阖了阖眼,那一幕幕仍然能回荡在眼前,就算是她极力想忘记,亦是无用。

    她没想过要对他隐瞒,便将自己这三天的事情全部都告诉了他。

    她看见他的脸色是愈发地阴沉,待她说完以后,他是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光是这么看着,都觉得可怕。

    正当她以为他要做些什么的时候,他却突然伸出手,将她紧紧地抱在了坏里。

    “让你受委屈了。”

    听着他的话,叶暖难免有些鼻子发酸。

    她扯住了他的衣服,良久以后才摇了摇头,却是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对她来说,那三天的确就如同恶梦一般,但是,最起码他找到了她,让她得以从这场恶梦中苏醒过来。

    只要他在身边,就够了。

    傅臻垂下眼帘,用手指帮她抹掉眼角的泪。

    当日,他就是顺着叶问蕊,才知晓她被卖到了地下人贩市场,之后再继续往下查,终于知道她被傅元彦买去了,甚至是被关在那样的一个偏僻的地方。

    傅元彦对叶暖的心思,他是一一看在眼里。

    只是,他却也有疑惑,傅元彦不可能那么巧合地出现在那里,又那么巧合地买下叶暖。

    唯一能够说明的,就是这事是叶问蕊和傅元彦合谋的。

    当真是可笑啊,跟一个外人合作,为的只是铲除自己的妹妹。

    他收敛眼底的利光,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脸。

    “医生已经说了,你还需要在医院观察几天,这几天,我都会在这陪着你。”

    叶暖本想出院,医院这种地方,她是真心不喜欢,可是,当她想到回去爵园以后又会碰见叶问蕊,她便又沉默了下来。

    现在的她,还没有办法面对叶问蕊。

    她不知道该怎么理清自己的心情,叶问蕊是她的亲姐姐,却偏生是这个亲姐姐将她卖到了那样的地方。她不可能原谅叶问蕊,可又被那亲情所牵绊着。

    似是看穿了她的心思,男人对着她勾唇一笑。

    “你就安心呆在医院养身子,至于其他的事,我会处理的。”

    她仰起头看他,到了最后,唯有点了点头。

    这之后的几天,他果然如他所言般,天天都守在了她的床边,就连喝口水,都是由他递到嘴边。

    这样的对待,她还是头一回。

    叶暖是相信他的,既然他说出口了,定不会欺骗她。

    可是几天下来,她却仍然没见他对傅元彦做过些什么。

    她仍然能每天从报纸杂志上看见有关于傅元彦的新闻,新闻里,傅元彦是混得风生水气快活得不得了。

    每每看见这样的新闻,叶暖都觉得气愤不已。

    她没有办法忘记那三天里,傅元彦对她的羞辱。

    安小曼曾经来看过她几次,还贴心地帮她记录了课程的笔记,最近已经临近考试了,要是在这个节骨眼缺了课,很多内容都是跟不上的,指不定,当考试的时候也会被当掉。

    叶暖从杂志地偷偷抬起头,傅臻正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他的腿上放了笔记本电脑,正全神贯注地处理着公事。这几天以来,他都是以这样的方式陪在她的身边。

    她看着今天的头条,又是关于傅元彦与多名身材火辣的女人进出旅馆的消息,照片上的傅元彦笑得猖狂,就好像是在讥笑她一样。

    她终于还是受不了了,便猛地将杂志放下,直接就望向了他。

    “傅臻,我能问你一件事么?”

    男人懒懒地抬眸瞟了她一眼。

    “什么事?”

    她的手紧攥着杂志,声音有些清冷。

    “我被傅元彦关了三天,那三天里,若不是我拼死反抗,说不定我已经……难道,对此你就没什么想说的吗?”

    她的话里有话,他把笔记本电脑放到一边,抬起头看着她。

    “你到底想说什么?”

    既然他都把话给说白了,她自然也就不打算拐弯抹角。

    “你总说,欺负我的人你一个都不会轻易放过,甚至还说,让我不要担心,所有事情你都会处理好。可是,这都已经过去几天了,为什么一点动静都没有?还是说,你根本就只是在敷衍我?”

    闻言,他的脸沉底沉了下来。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的手慢慢收紧,杂志在她的手里发出了轻微的声响。

    “我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还不明白吗?傅臻,如果你不想帮我报仇,你可以直接说,我自己的仇,我会自己去报。也难怪你这么为难的,毕竟傅元彦是你的大哥,虽说是同父异母,但血缘这东西是怎么都改变不了。”

    她的话里带刺,他霍然站起身来。

    “叶暖,你就是这么想我的?”

    “不然,你要我怎么去想?”

    她迎上了他的目光,毫无畏惧。

    “你根本就不知道那三天里我到底是怎么度过的,你更不知道,在这之后,我是处于怎样的煎熬当中。傅臻,你在计量着什么?又在衡量着什么?是在算着我和傅元彦到底哪边比较重要吗?”

    男人的脸色铁青,他看着叶暖,那眼神是恨不得把她的脖子掐断。

    “我的话只说一遍,叶暖,现在不是收拾傅元彦的时候。他对你做过的事,我没有忘记,我会找一个机会以十倍奉还,我会算计我会等待,只是因为现在不是做出什么事的适当时机。”

    “那么,什么时候才是适当时机?”

    她在冷笑,那双眼里尽是对他的怨怼。

    “如果你找不到适当的时机,那么,就不用麻烦你了,我自个儿的事,我会自己去做!”

    “你真是无理取闹!”

    他丢下这句话,便拉开门拂袖离开。

    叶暖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是委屈极了。

    她怎么无理取闹了?傅元彦对她做过的事,她至今都没有忘记,就是因为没有忘记,她才会处处想着报复。

    她没有办法等待,也不想讲求什么时机,她只知道,看见傅元彦如此快活,她的心里就愤慨极了。

    实在没有办法继续呆下去,她便将杂志丢到一边,随意地挑了件外套罩在肩膀上就走出了病房。

    医院的后方有一处很大的草地,草地上有很多游乐设施,住院的人大多数都会在这个地方来回地走动,借此来轻松一下。

    她赤着脚踩在草地上,青草有些湿润,踩在脚下凉凉的。

    她抬起头望向不远处,那是一对父女,大概住院的是女儿,而她的父亲此时是正与女儿欢快地在玩着手里的球。

    那女儿看上去年龄很小,也就只有十岁左右,明明是那样美好的年纪,却要住到这样的地方来。

    只是,她却没有从这个女孩子的脸上找到一丝的不快乐。

    她的父亲即便满身大汗,仍是与女孩子一起玩乐,远远地看上去,两个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异样。

    叶暖看得有些失神,她想起了叶世文。

    若是叶世文还在,又怎么可能会让她受这种委屈?

    她可是他的宝贝女儿,谁若敢欺负了,他定是丝毫都不会放过。

    她抬高手腕,擦掉了脸上的眼泪。

    即便再怎么怀念,她也明白,宠爱着她的叶世文已经不在了,他已经永远地离开了人世。

    她多么希望,那不过是一场梦,只要梦醒了,叶世文会坐在她的床边,满带宠溺地笑着取笑她像个小孩子一样。

    一切,都演变成了奢望。

    叶暖叹了一口气,正准备回过身回去病房,没想,在转身的一刹那,一道熟悉的声音在耳边想起。

    “暖暖?”

    这声音,她不可能错认。

    叶暖的身子猛地一僵,随后,她慢慢地望了过去,果不其然,方淮的身影立即边印入了眼帘。

    她已经忘了,到底有多久没有见过他了。

    方淮一身悠闲装站在她的不远处,他的手里拿着药包,从她的这个角度看过去,似乎一段时间没见,他消瘦了不少。

    心脏的地方轻微地开始抽痛,她强迫自己扯起唇角一笑。

    “好久不见。”

    明明,在不久前曾经见过,但那一段日子,于她却有一种度日如年的感觉。

    方淮也抿唇一笑,他是怎么都没想到,会在医院这个地方碰见她。

    “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瞥见了她身上的医院服,随即脸色一白,神情也不由得激动了起来。

    “你是哪里受伤了吗?没什么事吧?”

    她摇了摇头,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了他手上的药包。

    “你病了?”

    他的嘴角勾起了一抹苦笑。

    “最近天气开始变凉,不小心染了风寒。你别担心,我已经看过医生了,吃几天药就能好起来。”

    听见他的话,她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两人就近找了一处长椅坐了下来,叶暖抬起头看着蔚蓝的天际,是啊,时间过得真快,距离叶世文出事,已经过去快半年了。

    想起当时的狼狈,她便不禁叹息。

    方淮目带贪婪地看着她,这段日子,即便她不在他的身边,他也是天天都在想念着她,总想着就算不能在一起,学校里偶尔见上一面都是好的。

    只要她能过得快乐,那就足够了。

    两人简单地闲聊了几句,方淮忍了许多,到底还是忍不住问了出口。

    “你到底是因为什么事而住院?还有,这些天为什么你没有去学校?”

    她转眸看着他,他的眼里带着关切。

    “我去问过安小曼,但是她说什么都不肯告诉我……”

    其实,也难怪安小曼不肯告诉他的,那小妮子没有对他做些什么,已是万幸了。

    她低下头,看着自己放在大腿上的手。

    关于她的事,傅臻是爱理不理的,她心里憋着的那些事,又不可能对安小曼说,如今,刚巧碰见了方淮,看见了他的脸,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很想把那些隐藏在心底的事情全部都说出来。

    方淮越往下听,脸色是越难看。

    听到了最后,他猛地站起身来。

    “傅臻连你都保护不了,他怎配呆在你的身边?”

    她抬起头看他,没想,下一秒他突然将她扯进了怀里。

    她吓了一大跳,他的声音随即传了过来。

    “暖暖,你别担心,我一定会给你讨个公道的。我不会轻易放过傅元彦的,我会让他知道,什么人是他惹不起的!”

    他的话,让她的眼眶微红,他浅笑,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她。

    “暖暖,我方淮这一辈子没有办法亲自给你幸福,但是,我希望就算我不在,你也能得到幸福。”

    ……

    两人并不知道,他们相拥的一幕,尽数都落在了傅臻的眼里。

    他就站在十步之遥的地方,亲眼目睹了他们两热闹相拥的情景。她和方淮,像是对外隔了一堵墙,谁都无法进入他们的世界。

    这其中,边也包括他在内。

    他放在身侧的手紧攥成了拳头,头也不回地向医院迈步。

    这一夜,傅臻难得没有在医院陪她过夜。

    叶暖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傅臻不在,她便也乐得轻松,方淮离开前已经答应过她了,关于傅元彦,他铁定会亲自收拾,她相信方淮不会骗她。

    下午的时候,傅臻过来帮她办理出院手续。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脸色略显有些怪异,她是知道的,但由于前一天的事心仍有芥蒂,便也没有多做理会。

    如今比傅臻更重要的,是如何面对叶问蕊。

    lambhini在爵园前停了下来,她看着那一栋别墅,犹豫了良久,到底还是打开车门走下车。

    她在玄关换过鞋以后,就垮步入内。

    她是怎么都想不到,叶问蕊就在客厅里坐着。

    见到他们回来,叶问蕊立即便站起身来,走至了她的面前。

    “暖暖,你可回来了,你不在的这段日子,担心死我了。”

    她的脸上尽是关切,就好像之前的事根本就不知情一般。

    若叶暖不了解她,当真会误以为真。

    但是,她和她是多年的姐妹,她自是知道,叶问蕊这一脸的装模作样。

    她在心里冷笑不断,对姐姐的态度也是极为冷淡。

    “如果你没什么事,我就先上楼了。”

    听见她的话,叶问蕊的神色一僵。

    再想去看,叶暖已是上了楼。

    她杵在那里,暗地里咬牙,她是当真没有想到,叶暖竟然还能回来。

    看来,那个傅元彦是没能把叶暖给留住。

    叶暖径自上了楼,到衣帽间挑了件比较舒适的衣服换上,刚一换上,就见到他推开门走了进来。

    她越过他想走出去,却想不到他长臂一伸,把她整个人都带进了怀里。

    她未来得及询问他想做些什么,他便突然一低头,封住了她的唇。

    他吻得很深,那箍住她细腰的手稍稍用力,仿佛是想要将她给揉进骨子里一样。

    她想要反抗,他却蓦地将她松开。

    “叶暖,你有什么话想对我说的吗?”

    她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他的那双眼睛,就好像漩涡一般,能把人给完全吸进去。

    见她一脸懵懂,便知道她根本就不打算对他说些什么。

    傅臻的态度突然冷了很多,一句话也没说就甩门离开。

    叶暖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觉得这个男人是莫名其妙极了。

    在房间里休息了一会儿,她这才走下了楼。

    没想,却在二楼的平台处见到了叶问蕊。

    叶问蕊是刚好要上楼,碰见她的瞬间,她的唇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现在,傅臻也不在这爵园里,她自然也就不用戴着那伪善的面具。

    她双手环胸,冷冷地瞅着她。

    “怎么回来这个地方了?傅元彦没有好好疼爱你吗?还是说,你已经被他‘疼爱’过了?”

    叶暖的脸沉了下来。

    她看着她,那双眼里尽是冷意。

    “为什么要这么做?把我卖到那个地方,你可有想过我会遭遇些什么?你是我的姐姐,难道在你眼里,我就这么碍眼么?”

    叶问蕊大笑了起来。

    “你别叫我姐姐,这一句‘姐姐’我可承受不起!”

    说着,她的面色骤然一变。

    “这是你自个儿讨来的,可怪不得我!”

    想起那一天的事,她就觉得愤怒到了极点。

    想她叶问蕊可是从未被人这么对待过,这个女人,口口声声把她当作了亲人,可是,要她把傅臻让给她,却是一点都不情愿,甚至,还跟那个男人密谋要把她送走。

    她又岂能在这之前就率先下手?

    因此,那样的事,都是叶暖咎由自取的,怨不得她。

    “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打算把我送走么?叶暖,若你当真把我看作姐姐,你会这样对我?你明明知道我爱着傅臻,你不把他让给我也就算了,你现在又在我的面前摆什么神气?!”

    越是看她,她便越是觉得怒火中烧。

    叶暖怎么都没有想到,叶问蕊竟是这般看她的。

    对于傅臻的事,她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不是她不想把傅臻让给她,傅臻是一个人,不是她们能够互相让来让去的东西,更何况,她并不认为傅臻是她能招惹的人。

    她做那么多,说了那么多,不都是为了她着想吗?

    或许把她送走这个决定是过分了一点,但是,若不是她对傅臻怀了那样的心思,她又怎么可能作出那样的决定来?

    可是,叶问蕊现在说了些什么?

    她竟说,她会被卖到那样的地方,是她自己咎由自取?

    叶暖握紧了身侧的拳头,眼底尽是对她的失望。

    “姐,你忘了么?我们是亲姐妹啊!是这个世界上仅剩的血脉相连的亲人啊!你怎能为了一个男人就这样对待你的妹妹?”

    她望着她,满眼的痛心。

    “当我知道是你把我卖到那种地方时,你明白那一刻我的心情吗?我是怎么都猜不到,对我做出这种事的人竟然会是你!还有,你会知道傅元彦,是因为这是你跟傅元彦合作的吗?你把我卖掉,然后他把我买下吗?”

    事到如今,她便也不想再隐瞒些什么。

    因此,叶问蕊冷哼了一声,昂起头不屑地看着她。

    “是啊,是我和傅元彦合作,我们俩一起对你出手的!这不是刚好么?傅元彦对你感兴趣,就算他已经结婚了,但那也是可有可无的事。你离开傅臻到傅元彦的身边,我得到傅臻,这不是皆大欢喜的事?”

    听见她的话,叶暖跄踉着步伐往后一退。

    眼前的这个女人,她快要觉得自己不认识了。

    她记忆中的叶问蕊,不是这样的。

    曾几何时,她变得如此歹毒?

    她觉得喉咙像是有什么卡在里头,上不去,也下不来。

    她只能用一种不敢置信的目光瞅着她。

    “所以,在傅臻和我之间,你选择了傅臻是吗?”

    叶问蕊没有吭声,但那表情却已说明了一切。

    叶暖是彻底地觉得心寒。

    这样的事,是她从未想过的,如果可以,她不愿意与她走到这样的地步,她和她是最亲的亲人,她多想用尽这一辈子的力气好好地待她。

    可是,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之后,她再也没有办法了。

    “姐,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

    叶问蕊满眼的不在乎,对她来说,她现在最想得到的便只有一个傅臻,至于其他的事情,她是一点都不放在眼里。

    叶暖低着声音说出这句话,正想离开,却听见她的声音传了过来。

    “叶暖,你不在的那三天里,我和傅臻已经上过床了。”

    叶暖猛地望向了她,她在笑,那模样满溢甜蜜。

    她像是在回忆,说出口的话每一句都像是一把刀,狠狠地扎在了她的心里。

    “你说什么?”

    叶问蕊微仰着头,丝毫都没有将她放在眼里。

    “你不在的这三天里,我成为了他的女人。”

    “他还说,他发现他最爱的就是我,他说他已经玩腻了你,但是,归于责任,暂时还没能丢弃你而已。”

    她在说这番话的时候,一脸的得意。

    她放在身侧的手握成了拳头,掌心内,指甲深深地陷在了血肉里。

    痛,而不自知。

    她在想,她不在的这三天,傅臻和叶问蕊当真……

    不,她不会相信的。

    她抬起头,倔强地瞅着她。

    “你以为你说的这些话会让我相信么?”

    “信不信随便你。”

    叶问蕊说完这话,便大步地越过她离去。

    她看着叶问蕊离去的身影,左边胸口的地方不停地抽痛。

    她知道,她该相信傅臻,相信傅臻没有碰过她,但是,叶问蕊说得一脸刹有其事,却在她的心里引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她怕,她怕叶问蕊说的都是真的。

    孤男寡女,三天的时间,谁都保证不了会不会发生什么不该发生的事。

    但是,叶暖唯一知道的是,她和叶问蕊之间,是再也没有办法回到过去。

    晚上的时候,傅臻踩着夜色走进了爵园。

    普一进门,他就当着叶暖的面,将一把钥匙丢向了叶问蕊。

    叶问蕊拿着那把钥匙,心是一个劲地往下沉。

    她很聪明,自是明白,这一把钥匙到底意味着什么。

    她还没来得及做些什么,就要被扫地出门了吗?不,她不甘心。

    只是,她仍想假装,不愿在叶暖的面前太过可怜。

    “傅臻,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男人冷漠地瞥了她一眼,面靥上是一点表情都没有。

    “这是一套房子的钥匙,你现在收拾东西出去,司机会把你载到新住所的。”

    他的这番话,无疑是将她最后的一点希望给泯灭。

    她跌坐在沙发上,像是全身的力气一瞬间被抽空,一点都不剩下。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她捂着脸哭了起来,声音撕心裂肺。

    “你要是不喜欢我哪里,你说出来,我通通都可以改!我不想走!我不要走!我要留在这个地方!我要留在你的身边!”

    说着,她奔至了他的面前,拉住了他的手。

    “傅臻,求求你,不要赶我走!我不想走,我不想离开你……”

    然而,她说得再多,也丝毫进不了他的耳。

    男人甩开了她的手,眼底溢出了丝丝的冷意。

    “你有两个选择,一,自己走出去;二,我让人给你撵出去。”

    这样毫不留情面的话,让她的脸色一白,顾不得什么就抱住了他。

    “我不!我不要走!我要留在这里!傅臻,我爱你!我爱你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怎么可以?……”

    他将她用力推开,她收势不及跌倒在了地上。

    还没来得及抬起头,就听见他的声音毫无温度地响起。

    “把她赶出去!”

    佣人听见了他的命令,便上前擒住了她。

    叶问蕊一再地反抗,却发现怎么都挣脱不掉,最后,唯有被那些人给硬生生地拖了出去。

    那哭嚎声渐渐远去,叶暖坐在沙发上,看着大门的方向。

    傅臻做起事来,是半点都不会留情面,关于这一点,她是早就知道了。

    她站起身向着二楼的方向走去,没走几步,手腕就被他猛地攥住。

    她回过头,男人的脸就这么地印入了眼帘。

    “叶暖,你怪我吗?”

    她知道他在说些什么,没有多想,就摇了摇头。

    “没有。”

    她说完这话,就径自上了楼。

    对她来说,把叶问蕊赶出爵园,她没有办法做到,但是,不得不说,傅臻替她做出这一个举动,她心里还是感激的。

    或许,唯有叶问蕊不在了,大家才能好过一点吧?

    可是……

    她揪着胸前的衣服,稍早前叶问蕊曾经对她说过的话仍然在脑子里挥之不去,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没有办法不去在乎那些话。

    她的心里,需要一个答案,但是,她又没有办法开口去问他。

    接近十一点的时候,傅臻才回到房间来。

    她躺在床上辗转难眠,他到浴室去洗过澡以后就上了床,习惯性地去将她拉到自己的怀里。

    嗅着她身上的香味,他眼底的黑逐渐变得浓郁,下一秒,就将她整个人都压在了身下。

    她睁开眼睛,在他凑上来亲吻之前将手抵在了他的胸前。

    “我今天没有心情。”

    男人的眉头紧蹙,他可从没被人拒绝过,自然也就容不得她拒绝他。

    他扯开她的衣服,她的眉间恼意隐现,觉得他是丝毫都不尊重她。

    “我说了我没有心情,你就不能放过我吗?”

    他的动作停了下来,目光紧紧地盯住了她。

    “为什么没有心情?”

    她懒得回答他,便撇过脸望向了一边。

    她的沉默不语,看在他的眼里便成了另一个意思。

    他想起在医院时,她与方淮仿无旁人的相拥,潭底就冒现了一丝冷意。

    这个女人,当真是狼心狗肺,即便他把她留在身边万般地宠爱,可到底,她的心里只有一个方淮,是丝毫都没有他的位置。

    傅臻眯起了眼,不顾她的反抗就低下头吻住了她。

    叶暖奋力反抗,看着身上的这个男人,她就不由得记起叶问蕊对她说过的那些话。

    她不知道,叶问蕊是不是当真跟他……

    当真是不能去想,越是想,她就越是抗拒他。

    可傅臻是谁?他想要的,从来都没有得不到。

    良久以后,他下床到浴室去淋浴。

    她看着天花板,缓缓地阖上了眼。

    总是这样,那个男人,向来都是这般强迫人。

    他从来都不会理会她的想法,更不会考虑她的心情,在他的世界里,他是国王,至于其他人都只能对他奉承。

    偏生,她纵使再不愿,也只能像现在这样依靠着他。

    叶暖突然觉得,自己是可悲极了。

    趁着傅臻在浴室淋浴的空隙,她忍着全身的酸痛爬下了床,把破烂不堪的衣服披在身上,跌跌撞撞地走出了主卧。

    她知道,即便她离开爵园也是无处可去,便也打消了离开的念头,出了主卧以后,径自打开了其中一间房间的门。

    把门关上以后,她顺势还上了锁。

    随后,她走到床边躺下,可没多久,她又觉得不舒服,干脆到里头去简单洗漱一下,再爬回床上。

    用被子把脑袋盖住,她不由得蜷缩起身子,头发披散在枕头上,带着几分凌乱。

    明明很累,却是一点睡意都没有。

    她实在没有办法再继续面对傅臻,现在就连他的触碰,都会让她觉得恶心。

    她的手渐渐收紧,强迫自己闭上眼睛不再去想。

    傅臻从浴室走出来时,并没能看见她的身影,到楼下察看了一番,确定她还在这个屋子里面,也就没再去找她究竟躲在了哪间房间。

    他回到主卧,掀开被子躺了下去。

    被子上沾了属于叶暖的味道,他看着身侧空出来的位置,翻身背对着入睡。

    翌日起来的时候,傅臻已经去上班了。

    叶暖昨夜根本就没有睡好,躲在被窝里哭了整整一宿,早上起来的时候眼睛是红肿到不行。佣人看见了,连忙拿来东西帮她热敷。

    外头,阳光很是灿烂。

    她敷了一会儿眼,便随便拿起了放在旁边的遥控器,将电视机打开。

    她漫无聊赖地转着台,心不在焉地看着,虽然已经无法与叶问蕊回到过去了,但是,那毕竟是相处多年的姐姐,她还是不禁会担心她现在过得怎么样。

    傅臻给她找的地方,肯定是最好的,也会有佣人在旁照顾。

    想来,这样的结果是最好不过的了。

    叶暖正想得出神,冷不防的,注意力被一段新闻所吸引。

    她慢慢地回过神来,看着电视屏幕,眼里禁不住溢出了诧异。
小说推荐